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類福祉不是學術的目的,追求人類福祉,學者與大學必須付出學術之外的心力

2018/9/18 — 9:14

【文:林從一(台灣國立成功大學教授兼副校長)】

學術是求真,不是為了人類的福祉。在數學、物理、化學……等等「硬科學」領域,這是相當明顯的。

但是,在科技如工程與醫學領域,「學術是求真,不是為了人類的福祉」這看法是不是正確的,就不是那麼清楚了。研究疾病能不能增進人類福祉?是可以的,但是研究人員探究正常細胞轉變成癌細胞的機轉時,他研究行動本身的目的是「了解這致病機制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間接再衍生出研究者的目的如「增進人類福祉」,我說「間接衍生出」是因為研究者也常常是只為自己的福祉,或者,為了其他無關福祉的事,例如做出成績氣氣看不起他的同學或老師。

廣告

對人文社會學科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如文史哲社經政,「學術是求真,不是為了人類的福祉」的說法會不會就顯得太離譜?我覺得,不會。排除一些與「人」沒有直接關係的主題如哲學中的邏輯或社會科學中的統計,就算我們研究的是正義、幸福感、意義、知識、性別...等等一般都會認為與人類密切相關的主題,研究本身的目的都是求真,而不是為了人類的福祉,例如哲學家研究「意義」有可能得出「意義是虛無的」,導致大部分人覺得活得很痛苦,但是,就算不幸如此,你也不能改變哲學研究求真的目的。當然,有可能絕大部分「人文社會科學研究者」的學術生涯帶有造福人類、完善社會的目的,但是,「學術研究本身」的目的並不是。

學術是求真,而真理不等於幸福,真相在一些脈絡中會帶來痛苦與醜陋。價值是多元的,真理與幸福都是價值,但不可相互化約。

廣告

把學術的目的設在追求人類福祉,甚至會扭曲學術研究求真的精神。(類比來說,如果作曲時一心是為了人類幸福,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 9 成會像霓虹燈閃亮歌。)

這並不表示追求人類福祉不重要,作為人,作為人類社會的一員,研究人員追求真理的活動應受自己與社會其他價值的調節,事實上,有些研究題目會因為讓人類安全受到威脅而終止或一開始就被禁止。

追求人類福祉不是學術的目的,這表示學術人要多立一份「學術」之外的心志,才能把學術關連到造福人類福祉的方向上。

大學也是,「造福人類」是大學在求真之外,需要另外付出心力資源才能達成的目標。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