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仁濟食肉菌感染事故真的是失職?

2018/8/28 — 20:20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Drew Hays, Unsplash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Drew Hays, Unsplash

【警告:以下內容只代表文科生就香港 01 新聞的個人意見】

最近有議員帶同病人家屬開記者會,控訴公立醫院令病人失救致死。不難理解病人和家屬會覺得明明已去急症室求醫,有護士、醫生照顧病人,為甚麼最後都不幸以以死亡告終。利用今次食肉菌事件,我們不妨分析一下家屬的控訴,對於現時醫學界行醫上,到底合不合理。

先來一點背景資料,據香港 01 報道,家屬提出以下數個質疑:

廣告

質疑一:醫生指需送入深切治療部 (ICU) ,但最後病人只獲安排入住內科病房;
質疑二:入院 4 小時,卻無處理過已發黑傷口;
質疑三:呼吸困難但無供氧,妻子質疑抗生素劑量不足。

時序:
00:40 到達急症室
01:35 獲安排入住內科病房
02:10 太太要求醫護洗傷口,但被醫護以要照 CT 掃描而拒絕
02:40 病人呼吸困難
02:55 護士在傷口取組織種菌化驗
03:30 病人出現幻覺及幻聽
03:40 病人停止呼吸
03:50 麻醉科和深切治療科醫生前來急救
04:50 急救無效

廣告

而病人則有以下病歷:
1. 心房顫動 (atrial fibrillation)
2. 病態肥胖 (morbid obesity)

有心房顫動病歷的病人比一般人有更高風險形成血塊,增加中風風險。另外,亦有研究顯示疾病或會增加肺大動脈栓塞 (pulmonary embolism)。現時醫學界已知病態肥胖,是會增加任何一種疾病的死亡風險,同時也會增加急救難度,以及限制了醫生可用治療方案。

根據新聞報道,文科生有一點個人意見:

由送達急症室,再送上內科病房都只是一小時其實速度已經相當理想——首先,事發時間為凌晨 00:40,而醫院凌晨工作的醫護人員其都極少,一般只會有當值醫生和晚間病房護士工作。能夠在一小時內,由急症室醫生診治後,再送上病房。整個過程已代表分流至少已是 Category 3 以上。

當急症室醫生認為病人或有需要轉送深切治療病房,他需先咨詢深切治療科醫生意見,再由該醫生決定要不要將病人轉介至深切治療部照顧。也就是說,最終病人會由內科,還是深切治療科照顧,均是一個臨床決定。在缺乏臨床資料的情況下,根本無可能評價病人為何會被收進了內科,而非 ICU。單從一小時內轉送到內科病房而言,其實不見得是出現了延誤問題。

事件中,病人太太也一直要求醫護洗傷口,卻久久未獲處理。問題是,處理病症時,每每都要有緩急先後之分。當一個病態肥胖,而又有心房顫動病歷的病人由救護車送到醫院時,醫生首先會處理的問題是病人的生命表徵 (vital sign)。換句話說,如果病人心跳過快、呼吸困難,臨床上會判斷為有需要排除病人受肺動脈栓塞困擾,而安排抽血,以及以 CT 掃描排除栓塞,也是很合理的決定。

在這個情況下,洗傷口就變得次要問題。其中一個原因,是洗傷口對於處理致命疾病其實是沒有任何用處的。病人驗屍報告顯示,他患上的是俗稱「食肉菌」的壞死性根膜炎 (necrotizing fasciitis)。洗傷口對治療壞死性根膜炎是沒有作用的。反而,急需要做的是使用抗生素、進行清創手術,甚或是切除壞死肢體。

最後,報道也指病人太太認為病人在呼吸困難下,醫院都沒有為他提供氧氣;而醫生更要在她要求下,才肯使用抗生素治療。首先,使用抗生素與否本身是一個臨床決定,並不會因病人家屬要求便突然使用。就算要使用抗生素令家屬感到安心一點,充其量都只會用 augmentin。我不太相信會有醫生,在全無 indication 情況下,使用 Tazocin 治病。另外,在病人呼吸困難的情況下,也難以想像有什麼原因會令醫護不提供氧氣。新聞提供的病歷報告也有顯示醫護有為病人提供 15L 氧氣,也不見到醫護處理問題有失誤。

護士在傷口取組織種菌是非常合理的做法,而在種菌結果出現前,臨床處方抗生素也是非常合理。但與此同時不能忘記,所有醫療程序都要時間。種菌要等實驗室、處方抗生素前要等待抽血種菌和肝腎功能檢驗報告、提供 IV line,以及向藥房提取抗生素 Tazocin ,之後才能為病人注射。每一步都牽涉不同的醫護人員,每一步都要人力物力,都需要時間,絕不能馬虎了事。

從病人到達急症室至心跳停頓,都只是三小時。三小時並不足以作出可靠診斷,而對治療更是不足夠。更重要是,病人心跳停頓到 ICU 和麻醉科醫生出現,過程只是短短10 分鐘,醫生們足足花了一整個小時急救。而由於在病態肥胖病人是不能使用自動心外壓機 (LUCAS) ,整整一個鐘都是人手心外壓。文科生很想跟整個急救團隊、內科、麻醉科和 ICU 的醫護人員致敬,表現絕對是世界級質素。

說回食肉菌,這種病症能殺人於無形。初期徵狀未必明顯,不過當徵狀變得明顯時,要處理或許已經太遲。如懷疑患病,務必及早求醫進行適切治療。

最後,文科生難以想像家屬在短短四小時內失去至親,是會多麼傷心。但是我們也需明白,有時候就算醫護盡全力,也未必能將病人從死神拯救過來。入院不一定會康復,因為在眾多疾病中,醫學和人類可以做到的其實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小。在此寄望家屬及早走出傷痛。

又,麥美娟議員怎麼老是常出現?

參考資料:
【食肉菌】44歲男遭奪命 入仁濟醫院僅四小時 妻子冀尋真相/HK01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