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他和她和他:解離性身份疾患

2016/5/27 — 19:51

The British Library / Public Domain

The British Library / Public Domain

對我們來說,多重人格可能只是一個老掉牙的荷里活電影情節。遇到這種情況,大家都會指病人是「鬼上身」、或者是「講大話」。現在科學界普遍都認為舊稱人格分裂,即解離性身份疾患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DID)是真有其事,而患者更比我們想像多。現時醫學界估計,美國有 1-3% 的人口是 DID 患者;如果數據和香港相約,那即是有 70,000 人患有 DID。

幻構和現實

我們對 DID 有千奇百怪的想像,可能會將實際問題誇大,甚至乎將精神分裂混為一談。

廣告

很多時討論 DID 時,就會自然會聯想起類似的故事:主人格 A 是英國醫生,但有時會變成地盤工人 B,或者小女孩 C,而這三個人格會互相控制等。DID 病人的確擁有不同「身份」,而且身份會控制病人的意識、思想和行為,但這並不代表他們擁有幾個人格;相反,DID 病人是擁有稱為「人格狀態」的人格碎片,在同一個人格裡出現。

創傷而成的病症

外國教師 Ruth Dee(化名)就是其中一位 DID 患者。  一般人不會察覺到甚麼異樣,他們眼中的 Ruth 只是一位特殊學校教師。但其實在過去幾十年,她的身心均是由不同的人格狀態支持,背負著三歲半時不幸被祖父強姦,以及母親的虐待的可怕童年經歷。

廣告

科學家自 1990 年代起,提出了兩大假說。其中較多證據支持的,稱為創傷後 (Posttraumatic Model) 模型。 Ruth 的案例就符合了這模型。她的 DID 病情由童年創傷所引起:她會透過建立不同的人格狀態,去避開慘劇的傷痛。Ruth 形容當小時候被虐待時,自己像以第三身觀察,完全不會感到傷痛。她看到的是另一個人格狀態 Jenny,替她承受著一切災禍。不只是性暴力,身體或者心理虐待都可能會增加病人患上 DID 機會。

診斷與機制

DID 病人雖擁有多於一個人格狀態保護自己,卻不易被發現。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 DID 病人的病情易被其他精神病所隱藏。最常見的,是他們被誤診為精神分裂症。精神分裂症主要會出現妄想和幻聽,但當中的內容都是脫離現實的。所以,當他們會向醫生說聽到腦中或者外在傳來不存在的聲音,醫生可能會誤診為精神分裂,而非 DID。但問題是,他們聽到的聲音內容是合理,而非像精神分裂般紊亂無章,也不會有精神分裂的妄想;整體的認知能力也沒有下降,大概和抑鬱症病人相約。另外,因為不少 DID 病人不想遭人白眼,或者重提經歷,所以都很善於隱藏自己。種種因素加起來,就令診斷和研研究變得十分困難,研究指一般要花上 5-12 年才被正式診斷

醫生會採用不同的工具幫助診斷,其中以問題形式和訪談為主的 SCID-D 測試,就可以準確地診斷病人是不是真正患上 DID,假陽性率為 0%。另一個名為 MMPI-2 的測試,也可幫助分辦出 83% 扮作 DID 的參加者和 86% 真正 DID 病人,減低誤診機會。

神經科學發展也慢慢揭開 DID 的奧秘。神經科學家提出兒時精神或身體創傷會影響到眼眶額葉皮質發展,增加患 DID 的機會。他們更發現, DID 病人眼眶額葉皮質的血液流量亦比控制組(即非 DID 患者)少。也有研究指,DID 病人的海馬體和杏仁核都比一般人小。也發現到 DID 病人在轉變人格狀態前,可從磁力共振成像中見到有大量血液流向杏仁核,變得活躍。而腦電波研究也發現在分別失明和視力正常的人格狀態,在看見視覺刺激後,會展示出不同腦電波活動。科學對神經系統研究不停累積,帶起一個問題:或者 DID 未必是單純的「心理疾病」。

他們的生活與治療

病人每天都要獨力跟不同身份溝通,與「他們」相處,甚至可能會共享記憶。身份間也會有拗撬,主人格就要盡量調解,使人「正常運作」。病人每日都會承受相當大的壓力。

與香港解離症關注協會成員 Andy 討論這個問題時,他指 DID 病人會同時出現不同精神疾病。除了精神分裂外,還有機會患上抑鬱、焦慮等病症,或者更易會有自殺或者自殘的行為。大部份研究亦支持這個說法,其中抑鬱症最為常見,也有個案患上創傷後心理壓力緊張症候群 (PTSD)。正因疾病的壓力等,有研究曾發現超過一半 DID 病人曾有自殘和濫用藥物紀錄。

外國教師 Ruth 也不例外,與前夫離婚後開始控利不了病情。她不但「發現」自己無端端去了其他地方——一種 DID 會出現的失憶問題,工作也變得混亂。情況越趨嚴重,他的丈夫發現 Ruth 會躲在櫃中尖叫,又時 Ruth 又會像個小孩般說話。最終 Ruth 向丈夫坦白,並尋求心理學家協助。但不幸地,雖有同事和家人的支持,她仍然要出出入入精神病房以防自殺。最終她接受心理治療,情況漸有改善。

DID 病人未必可以將人格狀態合整為一,也未必是最理想的方法。現時精神科醫生或心理學家會以「相位模型 (Phasic Model)」為本的方法治療 DID 首先醫生會穩定病人的情緒,以及令他們感到安全。然後再嘗試了解病人的創傷,並為解開他們的心結。之後再幫助病人以不同人格狀態溝通和合作,減少以解離為脫離傷痛的方法。甚至科學家也開始研究小組形式,或者網上療程幫助 DID 病人。

DID 病人可能會背負著一個不想人知也不想回想的創傷。或者聽起來是一些虛構故事,但事實上,我們身邊都可能有人經歷過慘劇,因而患上 DID。最終要每天要以不同人格狀態保護自己。聽到 DID 的故事,你還會覺得是虛假嗎?

作者按:感謝 Andy 提供資料,另外,香港理工大學和香港解離症關注協會正邀請香港大學生參與測試,製作出中文版量表工具。有興趣了解更多,或者幫助建立一套中文版診斷工具的讀者可按此參與。 

參考資料:

Boysen, G. A., & VanBergen, A. (2013). A review of published research on adult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2000–2010. The Journal of nervous and mental disease, 201(1), 5-11. DOI: 10.1097/NMD.0b013e31827aaf81

Dorahy, M. J., Brand, B. L., Şar, V., Krüger, C., Stavropoulos, P., Martínez-Taboas, A., ... & Middleton, W. (2014).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An empirical overview. Australian and New Zealand Journal of Psychiatry, 48(5), 402-417. DOI: 10.1177/0004867414527523

Spiegel, D., Loewenstein, R. J., Lewis‐Fernández, R., Sar, V., Simeon, D., Vermetten, E., ... & Dell, P. F. (2011). Dissociative disorders in DSM‐5.Depression and anxiety, 28(12), E17-E45. DOI: 10.1146/annurev-clinpsy-050212-185531

The Guardian, Eyes meet,  8 February 2009

作者 Facebook 專頁

香港解離症關注協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