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公投】以核養綠發起人黃士修:環保民生須並進

2018/11/22 — 15:48

圖中白衣為黃士修,圖片來源:以核養綠-缺電公民自救會 facebook

圖中白衣為黃士修,圖片來源:以核養綠-缺電公民自救會 facebook

文/Alan Chiu 、審核、整理/TC Chow

本周六 (24.11) ,台灣舉行地方公職人員兼全國性公民投票(公投),十個公投案中引起大量爭議,例如民法婚姻以外形式保障同志伴侶、廢止「核電停運」的「以核養綠」。

而作為第 16 案的廢止「核電停運」是全球首次有民間擁核人仕發起的公投,受到著名環保人仕關注。前 NASA 戈達德太空研究所總監 James Hansen 、心理學家 Steven Pinker 、曾獲普立茲獎的記者  Richard Rhodes 以及美國環保智庫 Breakthrough Institute 創辦人之一 Michael Shellenberger 等都分別聲援曾因公投連署書遭中選會拒收而絕食的公投案發起人黃士修,其中 Shellenberger 更是近年由反核轉至擁核的環保人仕。

廣告

我與 TC 於 14.11 飛到台北跟黃士修會面兩小時,談一下台灣的政治情況,以及核能的未來。

前 NASA 戈達德太空研究所總監占士漢臣 (James Hansen) 曾前往台北聲援以核養綠
Credit: 以核養綠-缺電公民自救會 Facebook 專頁

前 NASA 戈達德太空研究所總監占士漢臣 (James Hansen) 曾前往台北聲援以核養綠
Credit: 以核養綠-缺電公民自救會 Facebook 專頁

廣告

*  *  *

現年 31 歲的黃士修曾於英國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研究理論物理,後因健康問題回國,休養一年有感台灣反核聲音強大,但很多說法都站不住腳,後跟廖彥朋等人成立了核能流言終結者 Facebbok 群組,破解核能迷思。

最初群組只談核能,後來話題越談越廣泛,談再生能源也談火力發電等能源相關的環保、空氣污染、電價以及法律問題。「核終」從來沒想過,五年後成功推動一個台灣全國性公投。

推動「以核養綠」的其中一個原因?黃士修說:「因為我們看到政權失靈。」

2018 年 3 月 2 日,黃士修、廖彥朋聯同國立清華大學原子科學院院長李敏,提出全國性公投案「您是否同意:廢除電業法第 95 條第 1 項,即廢除『核能發電設備應於中華民國一百十四年以前,全部停止運轉』之條文?」,簡稱「以核養綠」。

在公投提案第一階段,必須提交 2,000 張有效連署才可進入第二階段。「以核養綠」團隊交了 3,000 張連署。黃士修說:「覺得怎樣也能過,沒有一張一張去查,或者是注意什麼細節」。中央選舉委員會(中選會)公告進入連署階段,這階段的連署不合格率為 9% 。

在第二階段,黃士修的團隊從一開始已明確發出範文,讓支持者正確填寫連署書;義工亦在連署書提交前,逐張檢查 3-5 次,確定連署不合格率不會超過第一階段的 9%  。

在此期間,曾有一些民進黨朋友提醒黃士修,政黨高層已為法案定調,「即便竄改數據都要把這個公投殺掉」,甚至已將連署不合格率訂為 11% 。他說:「當時我就想,既然你們花這麼多力氣竄改數字,為什麼不花多點心力在施政上?」

到 9 月 6 日,團隊將約 31.6 萬份連署書送交中選會審查,後來公布的查對結果中,點收的詳細數量只有 31 萬 4484 份,合格數僅 27 萬 9,419 份,與門檻相差逾 2,000 份,不合格率亦如之前所說的是約 11% ;後來補交 2.4 萬張連署書不但被拒絕,亦在中選會外被約 60 個警察包圍。「當時我笑了笑,想劇本要演了」,最終黃士修當場開始絕食抗議。

圖:「以核養綠」支持者曾在國立國父紀念館外抗議中選會刁難公投案
取自黃士修 Facebook

圖:「以核養綠」支持者曾在國立國父紀念館外抗議中選會刁難公投案
取自黃士修 Facebook

經過一輪法律訴訟,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北高行)裁定中選會違法,必須收取後補連署書,並合併到原有的連署書計算。然而,中選會副主任委員陳朝建對外說要抗告,直指稱北高行違法,拒絕執行裁決,強行以補件程序收取連署書。

「政治人物或是行政機關敗訴,頂多是表示違憾或是不公,從來沒一個行政機關說法院裁定違法,法務部不敢講、大法官不敢講,你一個中選會副主任委員竟敢這樣說?」黃士修對此仍有點憤慨。

黃士修指,這只是中選會多次阻撓成案的一次,中選會利用選制跟選務上的刁難,刻意打壓全國人民投票率:今年中選會故意規劃流程,規定先領投九合一選舉票,再領投十張公投票,更下令選務人員不主動告知有待領的領公投票——老年人不清楚選舉流程,可能按往年習慣投完縣市長票就離開;年青人投票率本來就偏低,更沒有動機返鄉投票。

依照台灣《公民投票法》,公投法案要通過門檻,同意票數需達全國、直轄市、縣市投票權人總數 1/4 以上,且有效同意票超過不同意票。據 2016 年數字,會投票的人大概是 1300 萬,而現有民調均顯示,近 7 成台灣人支持核能,但黃士修仍表明對公投案沒有那麼樂觀,恐怕中選會怎樣也會黑箱作業,打擊他們:「很多人說台灣有民主、有法治。但是我在絕食期間,也跟傳媒朋友說,我很感慨,我們台灣人經常也笑對岸的朋友,說他們中共政權是專制,我們台灣是個有民主的寶島。對不起,這句話我從此以後再也沒有臉說。」 

*  *  *

其實,很多人不清楚第 16 號法案應同意還是要反對。這是相當關鍵,因為很多老一輩的人最初聽或看到條文:「您是否同意……廢除核能發電……」,以為要廢除核能,所以要投不同意——到台北市區期間,與出租車司機聊起公投,他也以為公投案是廢核要投不同意票。

黃士修指,不能怪老百性,因為條文真的「很拗口、很難懂」。而原本的條文只是:您是否同意廢除電業法第 95 條第 1 項,這也是中選會刻意刁難所致。法務部意見曾指「以核養綠」原有寫法是合法的,只是中選會推翻法務部意見。「我們這個政府的法務部門還要活嗎?那你中選會說了算就好了,你已經變成比法務部神大的機關。」

他又感慨,現代社會識字率已經提高到差不多百分之百,大都接受了初中高中教育,但是很多人看新聞,連標題都看不懂。「現在我問民眾:『你同意廢除電業法第 93 條第 2 項嗎?』『那個就是廢核家園啊?』這只是我隨便胡扯,什麼是 93 條、 94 條、 95 條你也不知道啊;民眾根本就不清楚法律細節,幹麼寫得這麼難懂?」

高雄市議員陳麗娜亦支持「以核養綠」
取自黃士修 Facebook

高雄市議員陳麗娜亦支持「以核養綠」
取自黃士修 Facebook

*  *  *

有很多人質疑核能很危險,應大力發展再生能源,形容黃士修等人所推動的「以核養綠」是「以核擋綠」甚至是「以核養核」。他指出很多人都不明白潔淨能源 (Clean Energy) 在國際間的定義是包括核能,但台灣的環保團體一直去迴避,認為只有再生能源才是潔淨能源。不過,黃士修提醒核能技術比較成熟,可以自己養自己,不但可以穩定發電,也可以幫助再生能源發展:「再生能源自己也養不熟,發不夠電滿足自己的發電設備,發的電也賣不到足夠價錢去補助再生能源發展。」

「以核養綠」團隊亦並非不支持再生能源,只是覺得再生能源發展已經反過來破壞掉濕地、藻礁這些生態,絕不是環保。

環保的手段過了頭,就會損害了環保的目的,所以以核養綠的綠,我們一開始就主張,真正要追求的是生態環保的綠。我們要養的是再生能源的持續性,而不是再生能源業的口袋。綠能無論是核能還是再生能源,都只是一個手段,目的才是重點。

廖彥朋與黃士修早前於原住民族電視台與反核團體進行辯論
Credit: 以核養綠-缺電公民自救會 Facebook 專頁

廖彥朋與黃士修早前於原住民族電視台與反核團體進行辯論
Credit: 以核養綠-缺電公民自救會 Facebook 專頁

黃士修舉例指,單是太陽光電板,至少要 2.5 萬公頃土地,但能源局數字盤點出來台灣能夠開發的土地只有 5,000 公頃,無法達到再生能源提至供電 20% 的水平,因此經濟部要求繼續找土地開發,包括農田、水庫,甚至墓地。「這也太誇張了吧?為了做太陽光電,竟然連墳墓都不放過,環保團體還敢說太陽光電不會破壞生態。」

不少氣候學者關心核能問題,是因為核能是其中一種重要低碳能源,緩減氣候問題,但事實上基層只關心三件事,有沒有缺電、電費價格,以及空氣污染。更重要是如果廢核只會讓商家從中獲利,黃士修分析台灣 4 個核電廠都棄用,每年就會有 600 億度電力需要再生能源跟天然氣去取代,是每年幾千億台幣的生意,他形容:「我只拿個零頭,可以做多少社會改善?」

黃士修提醒節電是必須的,但不能否定電力需求在未來增加的事實;台灣環團指,政府廢核減煤都是一起推動,絕對可以同時達到減煤發電 30% 的 2025 年目標。但黃士修強調這是不可能做到,因為政府一直低估用電增長量,只是每年百分之零點幾的增幅,幾乎沒有增長。

根據最新數據,台灣現時能源比率為燃煤 47% 、燃氣 35% 、燃油 4.7% 、核能 8% 、再生能源 4.6% ,而「以核養綠」團隊提出將燃煤與燃氣分別減至約 40 及 30% ,核能與再生能源增至 20 及 10% ,燃油則完全棄用。 

圖:以核養綠成員李淩淞圖解理想的能源比例前景

圖:以核養綠成員李淩淞圖解理想的能源比例前景

「對比現實數據,就知道不可能,因為百分之零點幾的數字主要是他們用一個極端減碳的情境下,反推回來要求我們電力成長幅度必須要壓抑在百分之零點幾以下;可是,你不要忘了那個極端減碳的情境,裡面也包括了四個核電廠要運轉提供電力,以及我們的節能技術,有突破性開發才有可能達到。你所有這些假設條件都不講,而且你還要把最重要的那個減碳的條件核能發電拿掉,你怎麼可能達到減煤 30% ?」

*  *  *

無論投票結果如何,核終與自己的去向如何?黃士修指無論是通過不通過,那都是一個歷史的里程碑,並會繼續推動核能溝通與能源科普這方面的事情,而且還要回去睡足一個月。他笑說「核終」無黨無派又無資金,如果有國民黨、中情局的支援就不用那麼辛苦。

黃士修寄語台灣與香港人,無論關心甚麼議題,包括居住正義的問題,最敏感的港獨問題,民生需求、政治正義、用水用電,還有核電廠議題,要回到正常健康民主體制內討論:「我們一定要先釐清客觀事實,再作主觀的價值判斷。理性客觀是指科學,而主觀那一部份,我們需要更多人性、人民溝通,我覺得這個才是民主完整樣貌;如果你連背景知識的認知都是錯誤,這麼一個公民審議機制如何進行下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