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不食肉糜——脫網這種生活

2019/2/4 — 11:50

野人,圖片來源:野人 facebook

野人,圖片來源:野人 facebook

我欣賞野人對自己一套生活方式的堅持,但對他的生活方式卻不敢苟同。

野人是一位崇尚自然,生活自給自足的人。碰巧連續幾天看到他的「脫網」文章,不禁搖頭失笑。這種生活方式,其實只是搭著文明「順風車」的做法。

野人認為,脫網是指我們是不再依賴社會能源、食物和水源供應,自給自足過生活。野人自己本身就是一個範例:會自學製作不同工具、設施,供應日常所需。不懂的,學,懂得的,慢慢不斷磨練改善。野人相信,在生活花了大量心機打點一切,可助人從現代繁碌、無意義的生活中真正脫離,尋找真我,更可以奪回生活的「自主權」。

廣告

聽起來浪漫,但野人也許不了解人類演化至今的成功關鍵:「合作群居、各司其職」——我們是徹徹底底的「社交生物」。相比起其他動物,人類無需再身兼數十職,把工程師、醫生、科學家、務農等工作都攬了上身。工作放鬆了,時間多了,讓我們有更多時間「尋找真我」。或者野人的真我,就是每天找出方法解決生活問題,但並不是每一個都想這樣。有些人想專注學音樂、寫程式、去周遊列國,甚至「低俗」一點,想去追求物慾。不是他反樸歸「真」的生活態度,才算是找到真我。

說成是生活自主,倒不如說這類自給自足的方法是自私。人人自立一套系統去支撐自己生活,宏觀而言未必對環境有好處。印度恆河就是一個好例子,沒有系統化管理,人人浸腳、洗衫、飲用,可想而知水質會多麼可怕。沒有足夠現代科技製造電力,人人各自為政,以柴煤發電或製造能源,恐怕形成更多問題。一些落後國家不幸需要利用木材、煤碳生火煮食,結果做成極嚴的室內空氣污染問題,對身體造成極大影響。

廣告

古代人類需要掘地打水,需用過時方法種植植物,醫療不足只能望人打卦,希望可以吉人天相。現代科技發展,讓一些可能從來沒有可能生存的人,得以重獲新生,得以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

野人可批評,現代社會的工作已令人類只盲目工作,每天上班下班,有時連基本求生技能也失去。但這是制度問題,不是科技有錯,也無需認為「西醫副作用大」,而選用根本無用、甚至有害的另類療法。

他不可忽略,正正是社會逐步建立的制度令人類生活得以改善,而令人類可脫離苦海的,每每都不是他這種反文明、盲目「擁抱自然」、甚至反智的人所推動。相反,只有真正思考、計算,落手處理的人,才可令人得到更幸福生活。歷史上將疫苗、抗生素、科技無私地跟人類分享的科學家,他們才是真正英雄,才是讓人類從大自然中,取回一點點生命自主權。直接一點說,野人這種生活方式可行,但前題是,每一個群體長遠都必須放棄一些較體弱、工作能力較低的人。

野人提倡的脫網生活不是無知,而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更是享用著現代文明成就,追求自己最大的滿足,對貧苦大眾講著「風涼話」。這也沒有問題,奈何香港傳媒對他的生活方式歌功頒德,竟隨意為他戴上光環,完全沒有人嘗試挑戰、和引領讀者思考,究竟這種生活是否可行?

說白一點,既然野人想提出「尋找真我」,其實更應支持人工智能發展,讓人他朝變成「無用階層」,我們才有機會有時間、有空閒,尋找真我。

脫網生活看似有型,看似環保,看似擁抱大自然,其實根本是一個 First World Problem,現代版的「何不食肉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