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不會說服到我

2019/1/12 — 10:38

Jeremy Perkins / Pexels

Jeremy Perkins / Pexels

還記得一兩年前,曾與一位報刊編輯在網上爭論疫苗安全吵得臉紅耳赤。回想起,其實爭吵根本意義不大,因為人總容易將困在「氣泡」中,忽略甚或無視較為客觀的證據。

這也是我近年已盡量減少跟友人討論宗教、政治或者科學問題的原因。Just Let Them Be。也許這樣會被他人視作消極,放棄討論的表現。然而,這反而是我越來越相信人總受「動機推理 (motivated reasoning) 」思維主導。即使客觀證據確立,仍不可能改變到對方心態,對方甚至乎可很「理性」地提出千奇百怪的理據支持其想法。最終只會反面收場。

這幾年來,不少學者、評論員均認為社會變得越來越不理性, 2016 年特朗普贏取大選,更有不少人認為是民智大倒退,或者有部份人簡單將問題歸咎於假新聞問題。無疑,「後真相」問題的確嚴重,也不難見到網上充斥著假資訊。但是否每一個問題都可以指向假新聞或者民智問題呢?最新刊於 Science Advances美國紐約大學社交媒體及政治參與研究室及普林斯頓大學研究則指出,其實只有極少數人在 2016 年總統選舉時會分享假新聞資訊。

廣告

反而社會現狀可能源自人類天性。人類演化過程中,不懂邏輯、不講理性不一定會死,但沒飯吃就肯定命不久矣。理性可能是社會發展、後天教育和文化衍生而成的產物。另一份最新研究也再反映出,人類未必能事事理性:研究人員發現較年長兒童寧願自己得到比對方更多糖果,也不想雙方都獲得較多糖果。類似不理性行為卻未在幼童或猩猩身上發現。

歷史學家 Yuval Noah Harari 在著作《21 世紀的 21 堂課》亦指出,大多人類行為都不是建基於理性,而是基於思考捷徑 (heurstics) 和情感而成,而這種思維或者幫助我們渡過了石器時代的生活,但未足以應付「殖石時代」的變遷。Harari 強調,我們思考時常會以為是「自我、獨立」思考,但其實都會被整個群組的思想和文化所影響。

廣告

換個角度思考,Harari 和其他認知、演化科學家提出的一樣,都反映著我們個人持有的信念不單是想法,還是我們「身份象徵」的一部份。非我族類,必有異心。人們面對政見不同,自不然會立下一道完全不理性的圍牆,阻隔其他聲音。猶他谷大學助理哲學教授 C Thi Nguyen 在知性媒體《AEON》撰文討論過此問題,並將每個人的信念系統比喻為「個人資訊網路」。這種網路很容易會形成社會學家所指的「回音室效應 (echo chamber)」。即使接觸到外部資訊,或者是甚麼有力證據,自己都會拒絕相信。情況就如同邪教般,要信眾拒絕相信任何外人意見。

要打破此回音室效應並不容易,特別這涉及到改變對方身份一部份——對意見相信者持有的一種歸屬感。Nguyen 引述哲學家 Annette Baier 提出,一個不容易實踐,但絕對值得一試的方法:重新跟人建立信任。

反疫苗家長不一定是無知,而是過份關心子女;特朗普支持者不一定是種族主義者,更大多不是納粹主義者——他們只是美國精英制度之下被壓迫的一群。用心聆聽,讓對方知道自己並無惡意,且慢慢建立信任,才能打進不同意念者的回音室,嘗試令人變得「理性」一點。

參考資料:
AEON, Escape the echo chamber, 9 April 201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