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偽科學鑑證︰順勢療法

2013/9/4 — 17:56

The second ideal is that the acquisition of knowledge is hard. The world does not go out of its way to reveal its workings, and even if it did, our minds are prone to illusions, fallacies, and super- stitions. Most of the traditional causes of belief—faith, revelation, dogma, authority, charisma, conventional wisdom, the invigorating glow of subjective certainty—are generators of error and should be dismissed as sources of knowledge. To understand the world, we must cultivate work-arounds for our cognitive limitations, including skepticism, open debate, formal precision, and empirical tests, often requiring feats of ingenuity. Any movement that calls itself “scientific” but fails to nurture opportunities for the falsification of its own beliefs (most obviously when it murders or imprisons the people who disagree with it) is not a scientific movement. (Steven Pinker, Science Is Not Your Enemy)

(讀者請留意,本人的生物、化學及物理只讀到中五程度,對醫學或順勢療法的認識不多。我只能把我的立場、理據盡量清晰陳述,如有任何錯誤,不妨指出。)

主場新聞刊了篇自然療法醫師黃偉德寫的〈順勢療法與小兒咳嗽〉,被王偉雄教授批評為偽科學,引起迴響屬意料中事。比方說,在主場新聞可以見到以下兩個留言︰

1. 人類總喜愛將未知視為「偽」,實是無知。未考硏清楚前開聲discredit一門學問,比無知更不如。

2. 哇~教授
我多年來經過無數次西醫測試,都不能切實解釋我的狀況,
只說在他們科學界的知識我就是有病,那我就是你口中所說的「偽」了嗎?那你對我有什麼好建議?叫我自殺?還是叫別人跟我這種「偽」人絕交?

若然你口中的真科學已經把人類了解得透透徹徹,又何需繼續研究人類呢?就係因為仲有好多未知之數丫嘛。你想佢地好,就應該再多一些你相信的科學理據去說服他們,而唔係去阻止他人自由生活。

教授,無論我有多不認同你所謂的真偽,
但我都不會說你自以為全知的想法其實很無知的行為
因為我深信尊重,是人類繼續生存的基本條件。

廣告

「人類總喜愛將未知視為『偽』」這些說話很容易講,抽空脈絡不給理據就好像有點道理,第一位留言者其實不清楚在甚麼情況下可以批評一個系統為「偽科學」。第二位留言者則把王教授的立場加強至「科學全知萬能」,但對科學稍有認識者都知道這是極之荒謬的想法。把荒謬的想法強套至別人口中,應該不是因為無賴,而是無知。

說無知的人無知,是尊重知識。


兩個前設

順勢療法的基本假設是「相似法則」,即「引起某症狀的物質能治療有類似症狀的人」(英文 homeopathy 中的 “homeo” 就是「相似」的意思)。但由於致病源可能含有劇毒,所以需要稀釋,這就是順勢療法的製藥方式。

用黃偉德的例子就是「將肺結核病菌經過重覆200次的稀釋、振盪的療劑」。為甚麼需要震盪?據稱是把物質的治療能力「傳」到水中,所以一方面能稀釋毒性,另一方面有治療的功效。

於是我們有兩個假設︰相似法則及「震盪能把物質的治療能力傳到水中」。批評順勢療法是偽科學,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這兩個假設並無任何科學根據,支持順勢療法的人無法解釋這兩個假設為何成立。

「相似法則」乍聽之下還好像可以成立,畢竟有「以毒攻毒」這成語,也有人企圖以疫苗說明。但疫苗接種的原理,是讓身體免疫系統接觸小量(不引致發病)細菌、病毒而產生抗體,而且不是治療方法。

至於其製藥方法同樣可疑。黃偉德的例子是肺結核菌稀釋二百次,每一次稀釋是把濃度降低一百倍,所以稀釋二百次後的濃度是 100-200,即每 10397 公升才有 1 毫升肺結核菌。數字太大很難想像,不妨比較一下,一個標準泳池(為方便運算,此處取長 50 米,寬 25 米,深 2 米)容量為 250 萬公升,即 2.5 × 106 公升。事實上整個地球的儲水量「僅」是 1.37 X 1021 公升。換言之,這個 ”Tuberculinum 200c” 的濃度要比你把一毫升的肺結核菌滴進整個大海(假設地球所有水都是蒸餾水)還要低得多。

如果這樣的「藥」仍然有效,那現時的科學就得大幅修正了。當然,我不排除這個可能,不過機率很低(我猜大概跟 Tuberculinum 200c 的濃度相若)。


不合格的解釋

根據黃偉德本人寫的《順勢醫學》,「相同者能治癒」(即相似法則)的原因在於牛頓第三定律

原來這是最簡單的常理:作用力與反作用力 (action and reaction) 的原理。任何藥物,外間力量,在身體產生『原作用』(primary action),然後身體會自然、必然地產生『反作用』(secondary action)。

廣告

隨後他舉了幾個例子作證,有興趣的讀者請自己按連結去看。若這個「最簡單的常理」真的那麼可靠,我們發冷是不是要進冷凍庫治病?他的「例證」經過選擇,而且每個現象都有不同原因,不是簡單說些作用力、反作用力就能解釋。起碼得給出一個分子生物學上的解釋吧。

至於那稀釋到根本與水無異的「藥」又如何能治病呢?黃偉德如此解釋︰

沒錯,稀釋藥物在化學上並不含原物質的份子成份,所以不含化學毒性。但卻保留原物質的信息,可在人體發揮療效。從古老的牛頓物理學看,從化學上的阿伏加迪定律(Avogadro's Law)看,這是匪夷所思。但從近代量子物理學的理論看,卻又沒有啥稀奇。順勢療劑的水劑、酒精、糖丸,都只是一個媒體,透過其份子結構組合的變化,把原物質的信息盛載、記錄,然後在身體釋內放出來。

我不清楚跟牛頓物理和 Avogadro's Law 有甚麼關係(並懷疑他是否懂得),而且我沒聽過量子力學有這樣的學說。有待黃偉德進一步解釋。

順帶在此提醒各位讀者,憑過往經驗,一旦聽到沒有物理相關學歷的人說「根據量子力學如何如何」,特別是在說與物理學無關的事情,就得格外留神。保守估計這些情況下有超過九成是胡扯,例如甚麼吸引力法則。量子力學是有很多難以想像的現象,但那是出於微觀尺度的世界與我們日常理解的宏觀尺度截然不同,不能用常識理解。

說回順勢療法。黃的「媒體論」只是一個比喻,不是科學理論。再者,分子產生反應不是靠甚麼訊息,或者這樣說,分子結構就是訊息本身。套用他光碟的比喻,我連燒錄一隻光碟的機制也不清楚,為何把試管震上一百次就能把訊息「刻」上去呢(況且分子尺度是我們無法想像的小)。

這都不算偽科學的話,真不知道甚麼才算了。

順勢療法支持者不斷強調「這是有二百多年歷史的醫學體系」,我能諒解二百多年前的醫師有如此想法,當時對人體的理解還很初步。但在生物、化學以至生物化學等學科突飛猛進的今天,如果對這兩個前設仍沒有一個合格的解釋(我暫時不要求證據了),這個醫學體系就顯得可疑。

誠然,前提有錯不等如結論不成立,順勢療法的前設、「理論」不成立並不等如療法無效。(反之亦然,即使順勢療法有效,不等如這些偽科學「理論」成立。)但需要留意,順勢療法並非先發現個別現象而未有解釋(如下文的安慰劑效應),而是從一個抽象的原則去推論出這套療法。斷不能以「科學界也有很多未能解釋的現象」去反駁上文的批評。

以下就講講實驗。


實驗方法

為節省時間,先引舊作

「只能靠個人的體驗來證實」之事,頗有可能涉及一個所有人都會犯下的認知誤:確認偏差 (confirmation bias)。 簡單來說,就是我傾向相信某個命題,便尋找與此命題吻合的證據,忽略反證。例如,很多人都認為自己做某些不相干的事(戴某件飾物、剪頭髮、穿某種顏色的衣 服等等)會帶來好運/惡運,而且言之鑿鑿確實發生,那是因為他們在回想時比較容易想起與其信念相符的例子。這種偏差不一定是刻意造成,所以才需要有意識去避免。

科學實驗需要對照實驗作比較,是為了降低其他因素對實驗結果的影響,也能夠減少科學家主觀信念的影響。假設我相信吃蘋果可以治頭痛,每次頭痛時只吃蘋果,頭痛後來又真的消失。根據這些經驗,我其實無法得出「頭痛消失的原因與蘋果有關」這結論,因為可能與糖份有關,可能與吃東西有關;我甚至無法確定「吃蘋果是有效消除頭痛的方法」,因為頭痛可能會自然消失。

科學角度也許解釋不了一些事情,但在解釋之前應先做好實驗、收集數據,而非只靠個人體驗。否則以後的科學也沒辦法幫助我們了解。

因此如果單以「成功個案」去說明順勢療法的效用(就如不少人的留言般),從科學方法而言站不住腳。例如,那可以是安慰劑效應。

安慰劑效應是現今科學界未有完滿解釋的現象之一,指的是有時候病人僅僅接受了沒有藥效的假藥,只要他相信那有藥效,其病況會有顯著改善。自此現象被發現後,藥效測試需要與安慰劑對照組比較,假如效果相若,就不能視為有效。

需要留意,安慰劑效應有時還頗為驚人,沒有實驗對照的情況下我們難以憑常理判斷安慰劑的效用有多大。那些「難道這些都是安慰劑效應嗎」的反問並無說服力(我可以再答一句︰「不一定,可能是自然痊癒」)。


雙盲

當然,實驗之中病人無法得知自己接受的是藥物抑或安慰劑,否則就稱不上是安慰劑了。另一方面,與受試對象接觸的研究人員有機會因為知道誰是安慰劑組而影響測試結果,故需要所謂「雙盲實驗」。即在需要跟人接觸的實驗中,研究人員和受試對象在實驗過程中均不知道誰是對照組,直到分析結果時才揭曉。

黃偉德的《順勢醫學》中,提及 Benveniste 的研究發現水有記憶,更指「《自然》學報甚至派出魔術家去調查,但卻無功而回,沒有找出破綻,成為了科學界的一場鬧劇」。事實上,調查小組中那位「魔術家」是以拆穿騙局聞名的 James Randi。

查看維基百科,可以見到嘗試重做 Benveniste 實驗的結果。BBC 在 2002 年製作了一套關於這個實驗的紀錄片,結果不像黃偉德所言「無功而回」,相反用上雙盲實驗後結果並不支持「水有記憶」這個結論。而在影片後段 BBC 找來幾位科學家再做一次實驗,意圖奪得 Randi 的一百萬獎金,同樣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水有記憶。以下是那套紀錄片︰
 

可見是順勢療法無功而回,而黃偉德在其著作中造假。


相反證據

除了沒有證據去支持順勢療法外,更有實驗可以說明其不可靠。加拿大廣播公司的節目 Marketplace 有一集探討順勢療法。其中有一班人集體過量服用安眠藥,絲毫無損。

另外電視台又測試了兩種不同順勢療法藥物的成份,發現一樣是糖,只有糖份。主持人詢問藥廠代表這如何能有療效(影片 7 分 52 秒),得到的回應竟然是 "mystery”。不負責任至此,無恥程度可跟壟斷專利的「西醫藥廠」媲美。整集節目在此︰
 



科學知識與科學方法

關於順勢療法的就到此為止。很多人誤以為批評偽科學的人,都是擁護當下的科學理論、排斥任何異見,通常會反過來批評這種態度才是不科學,就如文章開首提及的留言。

再三引用舊作其中一段文字解釋,為甚麼否定某些說法並非不科學或野蠻,更不是「迷信科學」︰

至於那種把「斬釘截鐵地否認」等同「迷信」的說法,也是不了解科學運作。如果我說我發現了一種有三隻腳兩個頭的鳥,不提供任何證據,真正懂科學的人不會存 疑,只會認為我在胡說八道。現今科學之中未有物種天生擁有三隻腳兩個頭(留意是「物種」,個體變異不在此限),而按現時的生物學理論推斷此物種不大可能演 化出來,我不能無賴地說「科學解釋不了不一定不存在,你否定就是迷信」。因為首先就得問「甚麼事情需要科學解釋?」這便回到提供證據的問題,請參考前文關於實驗那部份。

萬一五十三年後有人在亞馬遜雨林中真的發現「三腳二頭鳥」,這代表我的預測準確可信嗎?又或者,這就代表那些認為我在胡說八道的人「迷信科學,與以往的『拜神』並無二樣」嗎?當然不,他們已在既定知識框架下作出最佳判斷,只是現實有時更加奇怪吧。沒有人說理性的判斷不會錯, 但能把犯錯的機會減至最低。

科學不局限於當下的科學理論和知識,更重要是一整套對待事情的態度。包括如何做實驗、如何詮釋實驗結果、甚麼情況下使用科學理論、如何平實陳述等等。

我們需要記住一個事實︰科學理論環環相扣,沒有一門科學完全獨立於其他學科。當提出一些太離奇的理論,與不少理論衝突時,就需要有非常充份的證據。此所謂 “Extraordinary claims require extraordinary evidence”

西方醫學出現過很多有問題的療法和藥物,現在也有(我認為精神科方面問題特別嚴重,理由見下段引文),可是有修正機制,不是高舉一兩個未經檢證、缺乏理論基礎的信念行醫。早前讀 Descartes’ Error,作者 Antonio Damasio 有此評價︰

The problem with the rift between body and mind in Western medicine has not yet been articulated by the public at large, although it seems to have been detected. I even suspect that the success of some "alternative" forms of medicine, expecially those rooted in non-Western traditions of medicine, is probably a compensatory response to the problem. There is something to be admired and learned in those alternative forms of medicine, but unfortunately, regardless of how humanly adequate they may be, what they offer is not enough to deal effectively with human disease. In all fairness, we have to recognize that even mediocre Western medicine does solve a remarkable number of problems, quite decisively. But alternateive forms of medicine do point to a blatant area of weakness in Western medical tradition that should be corrected scientifically, within scientific medicine itself. If, as I believe, the current success of alternative medicine is a symptom of public dissatisfaction with traditional medicine's inability to consider humans as a whole, then this dissatisfaction is likely to grow in the years ahead, as the spirital crisis of the Western society deepens. (p.257, Postscriptum)

如 Damasio 所言,「西醫有問題」並非支持另類療法的理由。我認為,所有療法真要讓人接受,都應該先透過合格的科學實驗證實其效用(比安慰劑效應好)。

除非你反對的是科學。

 

原刊於 etc-tera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