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瓦努阿圖原住民基因研究 再惹太平洋人類遷徙爭拗

2018/3/2 — 18:16

瓦努阿圖女人
via Wikipedia

瓦努阿圖女人
via Wikipedia

瓦努亞圖由 83 個散落於南太平洋 1,300 公里範圍的島嶺組成,近年以「全球最快樂國家」而聞名。這個國家一直是人類學家熱衷研究,除了因為這是世上最偏遠、人類最後才到達的土地,更重要是這裡的居民所用的語言源於東南亞,但在基因上其祖先相信來自相鄰國家巴布亞新畿內亞,而巴布亞新畿內亞本身就有獨立的語言體系。

這種語言學與基因的差異在過去一世紀都困擾著學者。有人就曾提出,首批到達瓦努亞圖以及大平洋其他島嶼的人類均是拉皮塔人 (Lapita) 。拉皮塔人是航海技術專家,而其祖先可相信源於台灣,並以巴布亞新畿內亞作為跳板,將人類居住地擴展到很多以前無人居住的太平洋島嶼。首批到達瓦努亞圖的人被認定有部份基因與巴布亞新畿內亞人相同,並以相同的南島語系 (Austronesian) 溝通。

然而, 2016 年的瓦努亞圖古基因組研究已推翻這個說法,指瓦努亞圖首批移民只有極微量巴布亞新畿內亞人基因。

廣告

兩份分別刊於 Current Biology 以及《自然 — 生態及演化》的新基因組研究不約而同指,瓦努亞圖人的較遠古祖先來自台灣,並認為首批於 3,000 年前到達瓦努亞圖的人,在 500 年後被巴布亞新畿內亞人移民取代,使到後來的居民主要攜帶來自巴布亞新畿內亞的基因,以及少部份南島語系人類的基因,與現今瓦努亞圖人基因相若。

不過兩個研究都對結果持不同的見解。由哈佛大學人口基因學家 David Reich 領導的研究 [1] 就認定,巴布亞新畿內亞人在很短時間就取代了原本的瓦努亞圖移民——這至少是團隊使用的 2,300 年歷史人類骸骨身處島嶼的情況。 Reich 估計,首批瓦努亞圖移民其後退守至現今瓦努亞圖國境的島嶼上居住,然後才慢慢與巴布亞新畿內亞人通婚。

廣告

至於德國馬克斯普朗克人類歷史科學研究所古人類學家 Cosimo Posth 領導的研究 [2] 則指,這種人口取代是逐步出現,並非源於一次性大量巴布亞新畿內亞人湧入,殺死原居民所致。團隊認為,這個說法受現代語言學特徵支持:雖然當地語言屬南島語系,但具有極小的巴布亞語系屬性,例如瓦努亞圖的詞語之間會插入 "bwwww” 的雙唇顫音。此外,瓦努阿圖一些群族的男子傳統上會戴上陰莖鞘,而巴布亞新畿內亞人也會穿戴這種裝飾物。

不少專家質疑 Posth 團隊的說法,因為部份語言學家不認為瓦努亞圖語擁有巴布亞新畿內亞語的特徵。奧克蘭大學古人類學家 Peter Sheppard 更指,問題可能源於首批瓦努亞圖移民可能同時懂得使用南島語系以及非南島語系兩種語言引起。

馬克斯普朗克演化人類學研究所的 Mark Stoneking 則認為,學界普遍過度詮釋古基因發現,現時所用的基因組數據仍不足以排除首批瓦努亞圖移民本身就擁有巴布亞新畿內亞人祖先的基因。他又指,有更多古基因組排序完成,就會更清楚太平洋人類遷徙路線。

Reich 就指,其團隊在瓦努阿圖以西的波利尼西亞群島人類基因經發現到有巴布亞新畿內亞人的血統,這是非常明顯的證據表明,至少有三次人類由印尼和新畿內亞的東向大遷移,現在的發現只是冰山一角。

來源:
Nature, Ancient DNA offers clues to remote Pacific islands’ population puzzle, 1 March 2018

報告:

  1. Lispon, M., Skoglund, P., Spriggs, M. & et al. (2018). Population Turnover in Remote Oceania Shortly after Initial Settlement. Current Biology published online 28 February 2018. doi: 10.1016/j.cub.2018.02.051
  2. Posth, C., Nägele, K., Colleran, H. & et al. (2018). Language continuity despite population replacement in Remote Oceania. Nature Ecology & Evolution published online 27 Feb 2018. DOI: 10.1038/s41559-018-0498-2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