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元 536 年可能是人類歷史上最壞一年

2018/11/19 — 12:15

公元 1349 年,黑死病橫掃歐洲殺死 30-60% 當地人口; 1918 年西班牙流感爆發,當時全球僅有 17 億人,但有 5 億人感染,並有 5,000 萬至 1 億人因流感而死。不過,哈佛大學人類歷史科學計劃總監 Michael McCormick 認卻認為這兩年都不是人類歷史上最壞一年,公元 536 年才是。

歷史學家早就知道,六世紀中葉曾是歐洲的暗時代 (Dark Ages) ,而在一場長達 18 個月、謎一般的霧霾濃罩歐洲、中東以及部份亞洲地區,拜占庭時代史學家普羅科匹厄斯 (Procopius) 甚至曾寫道:「太陽發出的光芒猶如月亮一樣不夠明亮,情況持續了一整年。」

當年夏季的氣溫,曾比平均下跌 1.5-2.5℃ ,結果揭開 2,300 年來最冷十年的序幕:中國曾夏天落雪致使農作物失收出現饑荒;愛爾蘭編年史曾記載了 536-539 年無麵包可吃;在 541 年,瘟疫侵襲埃及的羅馬港口 Pelusium ,後來更演化成史稱為查士丁尼大瘟疫 (Plague of Justinian) 的疫情,並在歐洲迅速蔓延,令拜占庭帝國三分之一到一半人口死亡,並加速其滅亡,幫助阿拉伯人將之征服。

廣告

但 536 年的霧霾起源長期以來都是個謎。 McCormick 的團隊從瑞士阿爾卑斯山抽取 72 米長的冰芯,以了解過去 逾 2,000 年影響歐洲氣候變化的因素,當中包括火山爆發、撒哈拉沙塵暴,以及人類活動,並嘗試解開這場霧霾的秘密。報告現已刊於 Antiquity 。

團隊發現, 536 年初冰島曾發生災難性火山大爆發,噴出的灰燼影響著北半球大部份地區,該火山在 540 和 547 年亦再次大規模爆發;加上瘟疫一再發生,歐洲陷入經濟衰退,直至 640 年才開始恢復過來。而冰芯中在此時發現的鉛粒子有所上升,標誌著歐洲人重新煉銀,經濟也開始有所改善。

廣告

早在 90 年代,已有樹木年輪研究顯示,540 年左右的夏季異常寒冷,但當時學者未能找到其原因。 3 年前,有團隊從南極與格陵蘭冰芯發現到線索,顯示北半球有火山在 535 年末至 536 年初爆發,噴出的硫、鉍以及其他化合物反射陽光,造成全球冷化,與是次研究的說法吻合。

來源:
Science, Why 536 was ‘the worst year to be alive’, 15 November 2018

報告:
Loveluck, C.P., McCormick, M., Spaulding, N.E. & et al. (2018). Alpine ice-core evidence for the transformation of the European monetary system, AD 640–670. Antiquity 1-15. doi:10.15184/aqy.2018.110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