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談脫網

2019/2/12 — 16:05

野人,圖片來源:野人 facebook

野人,圖片來源:野人 facebook

過年前談到脫網是現代版何不食肉糜,有幾位熱心脫網者提醒,認為我對脫網有誤解。或者再談一談我對香港脫網者的不滿。

所謂脫網,不是要回歸原始生活,更不是要茹毛飲血。脫網者提倡,生活無需再依賴現有建設提供資源,而是可自給自足過生活。但是,本地一些脫網者就認為,城市生活令我們漸漸失去生活能力、人性美麗會退卻,甚至忘記甚麼是「美德」[1] 。這類近乎對脫網和自然有「宗教性」崇拜,反而令眾人失焦,忘卻了脫網活動的真正意義——重塑社會資源分配議題。

對於大眾而言,城市生活不一定會使人忘記了甚麼美德,但至少可肯定自己無需擔心每日食水供給和供電。現代文明生活讓更多人可以放下「身份」合作,可跨地域、跨國界地有系統共事。空閒時間,可用於鑽研音樂、藝術和不同科技,真正活過自己的人生。說脫網是最佳實踐人類合作精神,恐怕忽略了人類文明早已不斷實踐這種各司其職的合作精神——分別只是用家未必直接觀察到。

廣告

NASA 及 NOAA 在年初二公佈壞消息:2018 年是有紀錄以來第四熱年,氣候變化問題迫在眉睫。減廢、減排是急需處理、關乎人類存亡的重要議題。脫網者相信,他們的生活方式可有效處理氣候變化問題。 Extraordinary Claims Requires Extraordinary Evidence :既然有此一說,就更應思考現有「脫網生活」是否真能有效緩減氣候變化對環境的傷害,不能單憑感覺相信脫網有效。

平心而論,脫網減廢其實是一套值得參考的生活方式,但不代表需全盤接受,更需面對一個重要問題:是各個家庭或者社區都有自己一套發電方式和處理食水的方法。不是說社區、家庭之間無法合作,而是一百個脫網者,可能有一百種方法。United we stand ,氣候變化已等不及慢慢討論。各家自有方法,有機會更難以有系統地減低環境污染因素。改善氣候問題,須集百家之大成。與其堅信「脫網」有效,甚至極端地抗拒科技發展,倒不如鼓勵用家更聰明地使用資源——這方面部份脫網人士已做到,但更重要是提倡政府善用現有建設和科技改善氣候問題。其中,脫網者提出的「去中央化發電 (decentralized power supply)」也不無科學根據,但未必要完全與大電網 (Big Grid) 脫離。

廣告

滑鐵盧大學持續發展能源公共政策教授 Jatin Nathwani 就指出,中央發電目的是用於應付未來人口增加的其龐大能源需求,而「去中央發電」 則能增加大電網穩定性。兩者合一,可讓用戶可在無需加大電網負荷的情況下,按需求發電。此外,用戶也可在面對天災時居民擁有更多穩定性。比如,超高壓電網可達至遠距配電,解決部份再生能源的不穩定問題。另外大電網也可配以智能變壓站,都可以遠距離分電,減少能源消耗。換言之,未來更需要的不是人類「脫網」,而是要變得更聰明,建立一套 Smart Grid。

現時全球人口已達 77 億人,但適合人類居住的環境始終有限,而氣候變化更會令土地供應變得更少。也許脫網模式可以供應少數人生存,但大多數人仍然需要較高密度的房屋和城市維持生計。除非未來大量人口減少,否則不見得堅持這種方法,可達至真正的可持續發展。

脫網本無問題,也可能是可以每個人都有權選擇各自生活方式,亦值得尊重。但部份脫網者,以至傳媒都未在嚴謹驗證下,已義正嚴詞對外宣稱,脫網生活比現代生活好、更能找到自我,可令人找到失去了的美德,都無助我們思考現有奢華生活方式的問題,更我們難以解決環境問題。

他們更不能忽略「脫網生活」其實一直都在享用現代文明所帶來的保障,他們所用到的電鑽、金屬製品、每一口釘,和屋頂上那塊太陽能板,全都是「網內資源」——只不過產生過程和丟棄時的碳排足跡都去了網內。少部份脫網者如野人,有時更會有意無意地將現代科學跟脫網生活形造對立形象。他曾在舊文提及到:「面對副作用大的西醫治療,回歸自然的另類治療愈來愈多人選擇。」——無疑中西醫等循證醫學都可能有一定副作用,但亦無必要鼓勵追隨者採用毫無效用的「另類治療」。

要解決環境和氣候變化問題,不能再靠充滿正能量,甚至帶一點「宗教性」的意識形態推動,而是要思考清楚怎樣引導大眾改變生活習慣、倡議政府改善政策。單單高呼脫網、走塑的 Alarmist 做法,不但無助大眾了解問題,更有機會令他們對這些資訊變得更麻目和抗拒。說老實,又有多少環保人士計算過環保問題;又有多少脫網者知道,他們極為抗拒的核能,其實是科學家長年支持,且為目前最高效能、規模最大、隨時可 Up Scale 的低碳能源?

脫網問題本應不是「對與錯」爭拗,但錯在媒體,甚至部份脫網 KOL 將其視為唯一解決環境問題的方法,而無視理性限制,其實說到底都只是一種信仰⋯⋯

註:
1. 見野人《脫網就是讓我們尋回本能》:「在實踐脫網的過程中,他們不單找回生活的能力,更找回人類本性的美麗 — 分享。住在城市的你,還記得自己有這些能力和美德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