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反疫苗」重要,更要找出疫情爆發真相

2019/4/9 — 17:37

圖片素材來源:Nadine Shaabana, Unsplash

圖片素材來源:Nadine Shaabana, Unsplash

香港與全球麻疹疫情捲土重來,反疫苗者自然成為眾矢之的。沒錯,反疫苗人士的確帶來一定影響,但能否將爆發責任完全推向他們?

多得各國疫苗接種計劃,全球麻疹死亡數字中近年有明顯下跌趨勢,由 2000 年的 55 萬人,大減至 2016 年的 8.9 萬人。不同跨國政策,也讓貧窮國家兒童得以受惠。接種計劃效果理想,世界衛生組織更將麻疹納入全球疫苗行動計劃目標之一,期望 2020 年前五大地區可將麻疹消除。

然而,全球麻疹個案前年竟增加 30% ,令世衛大失如意算盤。今年更將「疫苗猶豫 (vaccine hestiation) 」列入國際公共衛生挑戰之一。不少博客在疫情爆發後先後撰寫多篇好文,矛頭直指近年的反疫苗運動。反疫苗不是新鮮事,早在 Andrew Wakefield 假研究刊登之前,已有不少自閉症兒童家長擔心疫苗會否致病。只不過是有無良「科學家」和商人看準了他們了憂慮,順勢搧風點火,從中獲利。

廣告

好消息是,近年反疫苗之眾在網上也開始「進退失據」:印第安納州大學電腦科學家 Fillipoo Menczer 跟博士生 Pik-Mai Hui 日前在《The Conversation》撰文,指其初步研究發現,近年「支持疫苗」的資訊已遠超「反疫苗」資訊覆蓋量。現時只有少數 Twitter 用家會分享反疫苗資訊,反映社交媒體、公共政策宣傳,以及一些草根教育見效,勝過假科學資訊傳播。

儘管越來越多人接收到更多可靠疫苗資訊,網上情況不一定反映到現實,而全球各地都有麻疹爆發問題。有報道指出,美國爆發疫情的地區,主要集中於「反疫苗人士」較多的區域。不過免疫學家 Saad Omer 在今年 2 月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坦言暫時未有足夠數據證明兩者關係,但未來可能會有所改變。反疫苗人士固然難辭其咎,但問題往往不能簡單解決。以香港為例,截至 2016 年為止,衛生署指幼童接種疫苗比率一直維持於 95% ,屬合格水平。但疾病又怎樣傳入香港?另一個導致先進地區出現疫情大幅爆發的原因,或者是由外來人士,例如外傭帶入境內,無意中感染一些年紀太小、不適合接種疫苗,或者未有接種疫苗的成人相關。不過事實成因,仍有待研究人員深入了解。

廣告

專門研究疫苗社會科學的牛津大學研究人員 Samantha Vanderslott 提醒,媒體不斷將「反疫苗人士」的影響力誇大的趨向。她引述加拿大一項研究指出,一般人只會將疫苗議題理解為「支持」和「反對」兩個陣營,但實情更為複雜。類似做法令大眾、醫療人員,甚至政策制定者忽視其他使疫苗接種率下降的因素,例如疫苗猶豫家長問題、入境政策、貧窮,以及戰亂等問題。 

換言之,反疫苗人士只是其中一個有份導致疫情重臨的 Easy Target 。媒體、博客、評論員狙擊反疫苗人士完全沒有問題,亦應繼續。但別忘了在疫情爆發問題上,更應針對的是改善政府公共衛生政策、教育,以及媒體資訊傳播手法。「為甚麼本地家長對疫苗沒有信心」、「有沒有其他因素使疫情可在這重新爆發?」,甚至「為甚麼家長不信醫生?」都是要一一解開的問題。我們最終要找出真相,不是出氣袋。

以本港為例,家長對疫苗憂慮理所當然——畢竟疫苗打在子女身上,自己需負起最多責任。然而,現時有足夠資訊讓他們了解到疫苗效用、風險,或者相關數據嗎?走到 21 世紀,專家一句「你信我」並不足夠。即使是新畢業的醫療人員,對疫苗效用的懷疑都比老一輩醫生為多。疫情爆發,更值得思考的問題是,究竟我們現有資訊是否夠 Accessible ,讓家長了解和消除疑慮?以香港衛生署網頁內提供的疫苗數據和資訊為例,內容不僅少得可憐,也難以搜尋。另外,疫情爆發又會不會涉及其他因素?立法會議會陳沛然醫生反而就捉中了較少人注意的重點,究竟本地有沒有足夠入境政策,保障市民健康?

政府要應對的不再是上世紀沒受教育的家長,市民不會再無條件信服權威說法。互聯網就如同一個原始森林,佈滿無窮資訊。媒體擔當的角色也更應走多一步,擔當嚮導角色,思考怎樣將資訊正確傳達,並與讀者共同找出問題癥結。別讓反疫苗者取盡了焦點,而為政府添置逃離改善公共衛生政策、找出疾病重新爆發成因的責任。 

參考資料:
The Conversation, Anti-vaxxers appear to be losing ground in the online vaccine debate, 2 April 2019
The Conversation, Anti-vaxxer effect on vaccination rates is exaggerated, 13 March 201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