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核:M.A.D.ness(二之一)

2016/8/29 — 21:36

“Where is everybody?” 1950 年夏,Erico Fermi 和三位前曼赫頓計劃同事在 Los Alamos 國家實驗室午餐閒聊後提出此問,蹍轉成為「費米悖論」。

曼赫頓計劃是二戰期間美國研究和製造原子彈任務的代號。那天餐桌上除了大名鼎鼎――打開核能潘朵拉寳盒,宇宙基本粒子兩種之一冠以其名――的 Fermi,還有氫彈之父 Edward Teller、共同發現基本粒子 π0 的 Herbert York,以及和 Teller 等人一起證明氫彈測試不會引起大氣自燃而毀滅地球的 Emil Konopinski。四位物理學家那天的聞聊由一幅 New Yorker 漫畫開始,扯到外星人和星際旅行等話題。不愛空談的 Fermi 忽爾技癢,估算銀河繁星當中,有宜居行星存在、宜居行星孕育出生命、生命演化成高智能等等的機會率之後,提出和後來 Drake Equation 所得的相同疑問:銀河系應曾出現過大量擁有先進科技的高等智慧文明,為何仍未有外星人到訪地球,where is everybody? Fermi 的大哉問後人稱為悖論,其實是誤會,因為即使外星人在星際間無處不在,仍有無數合邏輯的理由和人類緣慳一面。

廣告

據 Herbert York 卅多年後憶述 Fermi 那天的猜測,人類和外星人仍未有任何一類的接觸,若非星際旅行根本不可能,就是地球不值得來,或科技文明在實現星際旅行之前已滅亡1

M.A.D.ness

自然哲學家兼理論物理學家 Marcelo Gleiser 月前在美國公共電台網站發表一系列四篇關於人類危機的文章,在首篇 "The Madness Of Humanity: Nuclear Weapons And M.A.D.2" 的結語為「費米悖論」提出另一答案:高等智能揭開核子物理的秘密後,終會因為不能駕馭核子反應釋放的巨大能量而自我毀滅。教授認為,美俄之間擁有「相互確保毁滅――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 (M.A.D.)」能力的核武器威脅,以及人類無止境地對地球資源的掠奪、不顧人類共同命運的部落主義爭鬥、以及反科學的宗教信仰令人對全球危機的盲目,同為人類文明瘋癲之極致。

廣告

奧巴馬任期將滿之際,兩位前軍事將領 James E. Cartwright 和 Bruce G. Blair 於本月 22 號聯名於紐約時報發表 op-ed 評論3,呼籲身兼軍方總司令的總統行使權力,宣佈美國不會首先使用核武器 (no-first-use)。二戰後一直以「未日鐘」警惕世人的「原子科學家聯盟 (Union of Atomic Scientists)」一週後在其新聞簡報網站發表另兩位軍事專家的回應4,認為在俄國不會「不先用核武器」的政治現實下,美國不應失信於盟友,必須讓全球擁有越來強殺傷能力的敵對勢力清楚知道它不會放棄以核武器先發制人,核武器才能以「相互確保滅絕」的威力有效地維護和平,遏止核武器擴散,實現以足以毀滅文明的破壞力來保證永遠不需要使用核武器的目的5

儘管雙方各執一辭,但對「不先用核武」截然不同的立場,主要是出於對生化以至網絡等新型武器的殺傷及防衛能力的不同見解。但對於維持「相互確保毁滅」能力的唯一理由是永遠不需要動用核武器,則無異議。不過,雙方都沒有明言,當美國利益受到嚴重威脅,總司令同樣地可以一夜之間改變承諾。

兩位前將領在紐時文章開首就提醒大家,自有核武以來,美國總統一直讓高級將令制定先發制人的核武計劃,隨時候命對抗蘇聯入侵、擊敗中國和北韓,以及執行毀滅生化武器等保衛本國及盟友的任務。冷戰後,擁有史無前例的強大軍力優勢的美國根本不再需要核武器。事實上,美俄雙方擁有的核武彈頭數量已由 80 年代中期的 6 萬多枚高峰減至 1 萬枚。分別曾任美國戰略司令部司令以及 Minuteman 州際彈道飛彈發射軍官的 Cartwright 和 Blair 最有資格告訴世人,唯有「不先用核武」,才能保證民選總統擁有對現時依然「相互確保毁滅」的核武器的最高控制權,減低總統在軍事衝突初期對核武行動失控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不先用核武」作為對總司令的制衡,亦符合美國的利益。不過,當四位軍事專家依然沿用冷戰以來東、西方以及流氓政權恐佈組織的三角關係局勢描述,下任美國總統卻可能是一位願意與普京稱兄道弟的 Donald Trump。這位被指以流氓作風營商的候選人有可能擁有使用核武器的最高權力,人類的瘋癲莫過於此。

我是人,我反核

對八十以後的年青人來說,耳熟能詳的「反核」可能只代表反核能運動。但對 Macelo Gleiser 和未忘初衷的環保人仕來說,「真正的瘋癲並非核能,而是核武器」。台灣自福島核電廠災難之後,興起反核電風潮,不少反核人仕高舉「我是人,我反核」的大纛。這個有「不反核不是人」等價含義的終極控訴,我應為必須首先指向「相互確保滅絕」的核武器。

近年「原子科學家聯盟」的未日鐘除了包括核武器之外,還增加了氣候變化、生物科技,以及人工智能等文明滅絕的威脅。今天,它的指針離開半夜只有三分鐘。人類繼續瘋癲下去,將來還會問 ”Where is Everybody?” 的智能,將會只屬於終於來到地球的外星人。

註:

  1. Fermi Paradox 的歷史資料全部來自 Eric Jones. "Where is Everybody?": An account of Fermi’s Question. Los Alamos report LA_10311-MS. 1985.
  2. Marcelo Gleiser. “The Madness Of Humanity: Nuclear Weapons And M.A.D.”. 13.7 Blog hosted by www.npr.org. 13 July 2016. 
  3. James E. Cartwright and Bruce G. Blair. “End the First-Use Policy for Nuclear Weapons”. The New York Times. 14 Augest 2016.
  4. Franklin C. Miller and Keith B. Payne. “The dangers of no-first-use”. Bulletin of the Atomic Scientists. 22 August 2016.
  5. 本文發表翌日,兩位國防專家發表文章逐點反駁,支持「不先用核武器」:Kingston Reif and Daryl G. Kimball. "Rethink oldthink on no first use". Bulletin of the Atomic Scientists. 29 August 201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