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古人類學家:哈比人絕非唐氏綜合症

2015/2/13 — 15:43

哈比人 LB 1 頭顱側面圖 Credit: Prof. Michael Morwood

哈比人 LB 1 頭顱側面圖 Credit: Prof. Michael Morwood

佛羅勒斯人 (Homo floresiensis) 身高僅有 1.1 米,被學界稱為真實版「哈比人」,但他們自 2003 年於東爪哇出土以來,爭議不斷,指其並非獨立的史前人屬。

去年澳洲阿德雷得大學的 Maciej Henneberg 再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 (PNAS) 》發表兩份報告1, 2,質疑哈比人只是患有唐氏綜合症 (Down’s Syndrome) 的現代人類,認為哈比人向後縮的下顎骨 (negative chin) 於美拉尼西亞 (Melanesia) 與澳洲原居民普遍出現。

但 Michael Westaway, Arthur Durband 與 Mark Collard 三位古人類學者本週在 The Conversation 發表文章作出反擊,指摘 Maciej Henneberg 無視哈比人與現代人類有著根本的不同。

廣告

後縮下顎骨

向後縮的下顎骨是早期人族 (Hominini) 的典型特徵,而現代人類則是下巴較為突出的,這是從哈比人出土時 Michael Morwood 的發掘團隊經已強調的一點。

非洲匠人 (Homo ergaster) OH22 的下顎骨跟哈比人一樣都是向後縮(紅圈示)
Credit: Professor Colin Groves

非洲匠人 (Homo ergaster) OH22 的下顎骨跟哈比人一樣都是向後縮(紅圈示)
Credit: Professor Colin Groves

廣告

Maciej 卻以澳洲出土的原居民下顎骨 (Roonka 45) 作証,認為與哈比人無大分別,也是向後縮的。但三位學者質疑, Maciej 提供的下顎骨外型至少有三處不同:

上:哈比人 LB1 下顎骨 Credit: Prof. Michael Morwood
下:澳洲原居民 Roonka 45 下顎骨 Credit: Prof. Arthur Durband

上:哈比人 LB1 下顎骨 Credit: Prof. Michael Morwood
下:澳洲原居民 Roonka 45 下顎骨 Credit: Prof. Arthur Durband

  1. LB1 下顎前緣內側有常見於早期人族的突出骨頭構造,而現代人類以及 Roonka 45 樣本是沒有的;
  2. 相較 Roonka 45 大臼齒與顎後的空間, LB1 的較小;
  3. 兩者的齒根與型狀相異

三位學者指佛羅勒斯人無容置疑是一個獨立的物種,希望各學者對佛羅勒斯人的質疑到此為止。

爭論起源

佛羅勒斯人在出土初期,廣受考古學界接受為獨立人種。其後,印尼古人類學家 Teuku Jacob 不問自取,竊取 Michael Morwood 團隊所發掘的哈比人骨頭。雖然 Teuku 最終歸還骨頭,但已嚴重受損。而當時 Teuku 量度的數據就被 Maciej 團隊使用,並在 2006 年開始筆伐發掘團隊。

在聲稱哈比人是患有唐氏綜合症的現代人類前,Maciej 團隊曾先後指哈比人患有小頭畸型 (microcephaly)拉隆氏侏儒症 (Laron syndrome) ,該些指控均被發掘團隊以及其他學者以實証反駁。美國學者 William Jungers 就曾指從無見過唐氏綜合症患者腦容量只有 400 c.c. 而且擁有這麼厚的頭蓋骨。

Maciej 的報告認受性亦備受批評,據英國衛報去年的報道, Maciej 的報告沒有同儕審查 (Peer review) 就能夠刊於 PNAS ,全因團隊中的 85 歲地質學家許靖華 (Kenneth Hsu) 是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而許靖華本人並無古人類學相關的履歷。

關於「哈比人」

佛羅勒斯人生活在印尼佛羅勒斯島,直至12000年前滅絕,相信與現代人類生活在同一時代,亦是已絕種人屬中存活最久的。其腦容量與猩猩相約,因此也被稱為哈比人。而他們暫時仍有許多與目前人類學演化知識上「令人不解」之處,包括他們的祖先如何到達島上以及為何演變成矮小人種,根據台灣學者蔡政良3

上從頭骨,下到脛骨有許多融合了約 300 萬年前的「南方古猿」、其後的「直立人」以及16萬年前出現的「現代智人」體質上的特點。

佛羅勒斯人的出土,的確對古人類學界而言,是一顆 50 年來的震撼彈。

來源:

The Conversation, Down syndrome theory on Hobbit species doesn’t hold to scrutiny, 10 February 2015
The Guardian, Homo floresiensis: scientists clash over claims ‘hobbit man’ was modern human with Down’s syndrome, 17 August 2014

報告/延伸閱讀:

  1. Eckhardt, R.B., Henneberg, M., Wellera, A.S. & Hsü, K.J. (2014). Rare events in earth history include the LB1 human skeleton from Flores, Indonesia, as a developmental singularity, not a unique taxon. PNAS, 2014, 111 (33) 11961-11966. doi:10.1073/pnas.1407385111
  2. Henneberg, M., Eckhardt, R.B., Chavanaves, S. & Hsü, K.J. (2014). Evolved developmental homeostasis disturbed in LB1 from Flores, Indonesia, denotes Down syndrome and not diagnostic traits of the invalid species Homo floresiensisPNAS, 2014, 111 (33) 11967–11972, doi: 10.1073/pnas.1407382111
  3. 蔡政良 (2015). 一顆震撼彈﹕弗羅勒斯人與人類演化. Retrived from http://oz.nthu.edu.tw/~d929802/anthropology/biological/bio-03.htm

圖片全由 Dr. Michael Westaway 授權轉載

文/ac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