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古法和新法

2018/11/19 — 14:03

古希臘解剖學之父 Herophilus 教導學生的畫像(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古希臘解剖學之父 Herophilus 教導學生的畫像(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世界上有很多新的發明和進步,是源於一些荒謬怪誕的想法。有些時候這些想法經過反覆驗證,最後成功了,例如人類可以在空中「飛行」;也有一些奇怪的理論,藉著不斷的質疑和推翻,「誤打誤撞」下建立了新的理論。所以有時看似天馬行空或幼稚的的看法,其實並非完全沒有參考價值。只要把問題多加思考和批判,最終也可以獲得真相。

從前在古希臘,醫學的發展較為昌盛,從屍體解剖甚至活體解剖,去了解人體內部運作。其中有一位學者 Herophilus 就是被譽為解剖學之父,從活體解剖去了解身體內各器官的聯繫與運作,雖然活體解剖在如今社會是十分不人道,但後世學者無不對Herophilus感到尊崇。此外,被後世尊稱為醫學之父的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是西方史上首位不相信疾病乃天譴或超自然力量所致的醫師,令醫學與巫術和哲學分離。然而他亦曾經發表過一個醫學理論叫體液學說,曾經被視為不可撼動的理論,卻在後世被其他醫師推翻。

體液學說裡的四大液體分別是血液 Sanguine、黏液 Phlegmatic、黃膽汁 Choleric 和黑膽汁 Melanchoic。如果這些體液在體內維持平衡,人便不會有疾病,相反如果體液失衡,便會引發疾病。不同的體液代表著不同特質:黑膽汁代表著冷和乾、黃膽汁代表了熱和乾、血液代表了熱和濕、黏液則代表冷和濕。就是把這些特質組合起來,便會跟一年四季和水、土、火、氣四大元素聯繫在一起。當時希波克拉底認為四體液和人的情緒有關,如果人體太多黑膽汁,便會有抑鬱;太多黃膽汁便會暴燥;血液太多則較進取和樂觀;黏液較多是平靜或冷漠。 當時的理論就是要透過改善飲食、生活習慣、工作、氣候和使用藥物,去平衡身體這些體液來治病。例如若果有人發燒,治病的方法可以是服用冷凍的青瓜(黃瓜),或者是放血(bloodletting),根據當時診斷而定。

廣告

到了現在,經過幾代人不斷的實驗驗證,體液理論已經被更精密的醫學理論推翻,放血已經不再是主流治療模式。很多從前認為是對的定律,已經慢慢被改變或推倒。不過我們卻不能完全否定箇中的道理,我們也常常叫病人要有均衡飲食、均衡作息,所以即使體液學說不再應用,當中的所強調的平衡卻是相當重要。一個人受到感染,背後當然是細菌或病毒作祟,但如果他作息不定時,又煙又酒,暴飲暴食,令自己的免疫系統受創,就是讓病毒和細菌有機可乘的源頭了。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