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哲學思辨於公民教育的意義

2016/6/7 — 14:32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台灣蘋果日報刊出了「全國哲學系教授對新政府的呼籲」,文中要求台灣政府把哲學教育列入高中教育之中。

我原則上支持哲學列入高中教育,卻不敢苟同那篇文章的部分論點;即,哲學系因少子化與經濟困境的問題,面臨倒閉,政府讓這班哲學系畢業生在高中享有教職,便能安定他們與保住哲學系。

老實說,這種論調顯然站不住腳之餘,也實在難看。現今傾向科技與經濟發展的教育體系,「無用」、「活在象牙塔」的哲學系無疑遭受重創,危機重重,但這絕不是要求政府開設高中哲學教育的正當理由。哲學人要爭取政府開設高中哲學教育,就應該展現哲學思辨及其魅力,用理據說服群眾支持自己,用正當理由論證高中應該設立哲學教育,而不是懇求政府救救快要倒閉的學系、前景茫茫的畢業生。

廣告

哲學教育應否列入高中教育,可以從「哲學教育乃良善公民社會的重要構成條件之一」論證。雖然那篇呼籲文章也略微提到這點,卻過度簡化,把重點放在解決學系危機上,令人無法從文中看出支持哲學教育的深刻理由,通篇給人的印象就是「哲學系不行了,快救救它」的呼救,而非呼籲。

其實,何止台灣,全球哲學系都面臨相同困境。要向群眾說明哲學教育的必要,首先要打破群眾認為「哲學無用」的刻板印象。其實我一直不明白,為何一些哲學生總愛說「哲學無用」,甚至引以自豪。哲學絕非無用,譬如很多政治哲學、倫理學的理念,是培養公民思辨與公民質素的良好素材。單從這點,哲學教育就不會比其他高中學科的內容無用。(我認為高中哲學教育,只應該教一些概念工具、批判思考、基礎的政哲與倫理學,其他哲學課題如形上學、知識論,都與公民教育無關。)

廣告

其次,哲學系需要在社會上實質展現哲學思辨的作用。即使「哲學思辨有用」在道理上站得住腳,也需要令人民瞭解這事實,心悅誠服,而非由上而下要政府推行高中哲學教育。這其實需要哲學人積極走進公共討論空間,展現良好的哲學思辨到底是什麼一回事。不滿足這條件,只要求政府推行高中哲學教育,只會遭人話柄,難以令人信服。

事實上,近年台灣公共討論空間裡,多了不少哲學系出身的人發聲。但不怕得罪地明言,整體表現卻差強人意。例如深受歡迎的人渣文本周偉航教授,經常把不是哲學的東西說成是哲學,與倫理學無關的東西說成是倫理學。凡是有點哲學學識的人都知道他的斤兩。

哲學思辨於公民教育的意義,不是教導大家如何為特定立場提出堅實的辯護,而是在思辨與討論過程中,追索正反雙方立場背後的深刻理由,不把反對者當成是蠢材。《正義:一場思辨之旅》一書正是典範。當然,我不是說倡導哲學思辨的人必須沒有立場,而是不應該把不是哲學或哲學思辨的東西,說成是哲學或哲學思辨。

要令群眾瞭解哲學思辨於公民社會的重要性,除了要哲學人積極地參與公共討論,也需要學界多點推廣有質素的哲學文章與活動、譴責明顯不具份量,甚至胡說八道的所謂哲學文章,不讓一些人以哲學之名在公共空間裡招搖撞騙、胡作為非。這也是維護自己專業與哲學尊嚴。

據我有限的觀察,現在台港公共空間裡真正能展現哲學思辨的文章少之又少。這自然與市場的供求有關。現今台港公共空間,充斥的大多不是說理文,而是主要用故事、敍述取代議論說理的偽評論文章。一篇展現良好哲學思辨的文章就是一篇好的說理文,自然不太受市場歡迎。當市場不需要真正的哲普文章,哲學人自己也不幫忙「推銷」、揚善抑惡,自然令高質的哲普文章買少見少。

說實話,哲學在公眾中沒有地位,也是哲學人的共業──自己不嚴正看待哲學在公共空間的作為,別人自然也看不起哲學。說到底,這是哲學系是否認真看待推廣哲學的問題,不能嘴裡說哲學思辨很好很捧很必要,卻在現實上撟著手什麼都不做,任由歪風打自己的臉。如果辦不好師資、保障不到學術專業,我寧願哲學系倒了,也勿誤人子弟。

若然上述說話重了,見諒。

原題為《台灣高中哲學教育的準備》;作者博客正心誠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