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喪屍、蟑螂和清高

2015/6/1 — 16:24

最近實在是太疲倦沒有心情寫文章,加上一些想寫的,例如解釋科學和理性,其實之前已經寫過很多次。暫時沒有這個勁頭換個方法再重覆一次,倒不如費點筆墨説説有關思想本身的問題。

對與這些不斷重覆又重覆的話題,殺了一次又得再殺一次的思想, Paul Krugman 稱之爲「喪屍思想」和「蟑螂思想」,兩者很類似但又有微細的分別。兩種思想都是你不斷重覆地提出證據和論述去説明某想法錯誤,但支持這想法的人依然支持這種想法,它們的分別在於:「蟑螂思想」是因爲相信這些想法的人不認識證據和論述,不知道自己錯因此不斷的提出這些錯誤想法;「喪屍思想」則是相信這些想法的人不願意接受證據和論述,堅持自己的想法才是正確。

兩者何者的危害較大?我回答不了這問題:它們都對社會有很大的損害。我認爲它們之間有一定的關聯性。我們假設一個有公衆影響力人提出一個錯誤的想法,因爲他的影響力,一些人就會不問理由就相信他,因此成爲「蟑螂思想」。認真思考過這中問題的人提出證據和論述反駁,當他們在這麽都證據前面依然堅持錯誤的想法,這種思想就會變成「喪屍思想」。換言之,兩者都是「思想病毒」的散播,但蟑螂可以因爲證據和正確的論述而受到控制,但一被喪屍咬到就是沒救了。

廣告

故此寫文章的一個作用就是盡量的不要讓蟑螂變成喪屍,因爲蟑螂可以因爲證據而不再是蟑螂,但不論你怎樣做喪屍還是喪屍。故此,如果你想用文章讓改變他人的想法,你衹能說服蟑螂,而在這個過程中一個重要的戰術就是打喪屍:蟑螂見到喪屍被證據和論述打得這麽慘,他們就會對原來的想法產生疑問。他們會否改變立場沒有人可以知道,但公開文章所能做到的最多也是如此。在大多數場合下,這種轉變不會是即時,疑問就像是一顆種子,需要時間和思考才能讓人明白道理和改變立場。

廣告

所以當有人批評說打喪屍就是態度有問題或自大時,我真的不知道這些人腦袋在想什麽(我對他們頭顱中有沒有腦袋也感到疑惑)。或者他們根本沒有想過錯誤的想法,例如反疫苗、歧視等想法,在社會中傳播會造成什麽問題。又或者他們不認爲這些想法是錯誤;如果認爲這些想法錯誤,他人用證據指出來又有什麽問題呢?

我的推測是,這些人才是真正的自大狂,因爲他們對對錯不能置可否,從來不能提出任何證據和論述,對事實的討論沒有任何貢獻,但又看不慣喪屍被打,因爲他們可能也是喪屍,但又不敢出來爭辯。於是他們衹能用這些「態度不對」這些無關重要的指責去讓自己看起來超然脫俗,自鳴清高,但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這種所謂的清高不過是國王的新衣,用來掩飾自己醜陋不堪的懦怯。

山中雜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