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器官捐贈的哲學思考

2015/10/12 — 10:35

圖:器官捐贈在香港 Organ Donation@HK Facebook

圖:器官捐贈在香港 Organ [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蘋果報導一篇標題為《高永文:政府研究強制捐器官》的新聞,惹來許多網民批評強制做法如同搶劫,剝奪死者生前的意願,不該實施。

標題誤人,內文顯示高永文提倡的根本不是「強制捐贈」,而是一種稱作「認定同意」的制度。認定同意制與現時香港採用的明確同意制不同。前者認定人民同意死後會捐贈器官,若無表明反對,死後有用的器官將用作移植;後者則規定人民表明願意捐贈器官,才視為同意捐贈。

認定同意制源自現實的迫切性。許多國家的器官捐贈率長期偏低,供需失調,令原本可救治的病人因缺乏器官移植而死,浪費龐大的醫療經費;但政府又不能侵犯自主權利,強制徵收,於是「怎樣提高器官捐贈率,又能尊重人民的意願」成了政府長期頭痛的問題。

廣告

此時,認定同意制提供了解藥良方:通過改變「同意」的規則,從而提升捐贈率。許多社會研究發現,實施認定同意制的國家,捐贈率遠高於明確同意制的國家。故此,愈來愈多國家立法推行認定同意制,包括法國、瑞士、意大利、新加坡、西班牙等等,不過香港仍然受到「保全屍」的傳統觀念所限,動議法案屢遭否決。

政府應否強制徵收器官?

認定同意制是否最好的制度?

廣告

第一種反對論點採取極端立場,主張器官徵收根本不需要人們的同意。

哲學家 John Harris 認為,強制徵收的確可能傷害逝者及其親戚朋友的意願,但相比帶來的極大好處(有多少生命因而獲救!),前者簡直微不足道。正如政府實施強制徵兵、為查案強制驗屍,也不會產生侵犯人權的疑慮,為何不能容許政府強制徵收器官?

有種觀點與上述觀點相輔相成,它主張人沒有「死後權利 (posthumous rights) 」。當一個人死後,「自我」就不存在,亦無所謂「自我」對自己的肉體擁有權利。權利只屬於具有自主能力的活人。若將這觀點加上結果考量,強制徵收似乎能被合理證成。

自由主義者卻反對強制徵收。自由主義者同意「人有捐贈死後器官救助他人」的道德義務,因為「人有維護彼此生命」的道德義務;但他們僅支持政府強迫人們執行「不傷害他人」的義務,至於「協助他人」的義務,政府應該尊重個人的理性能力、道德判斷,容許人們自己選擇──即使這是道德上正確的行為也好。

認定同意制是否真正的同意?

如果你同意自由主義的論點,器官捐贈的先決條件是「同意」,政府該採用何種方式判斷一個人是否同意捐贈器官呢?

有些人認為「同意」是一種心理狀態,一個人缺乏「同意」的心理狀態,就不算是作出同意。根據這觀點,我對某件事沒有任何想法,自然沒有對這件事表示同意與否。因此,「同意」是等待被發現的事實,不該是被認定的預設。認定同意根本不算是真正的同意。

哲學家謝世民認為上述的說法誤導,討論「同意」的關鍵在於找出它的充分或必要條件,而非它是否心理狀態。有時「同意」不一定需要表明意願,而可被社會制度或文化脈絡確定,譬如醫生打針前叫我們別動,假如我們真的不動,就會被視為我們同意醫生打針。認定同意制也採用這種「不反對則默許」的原則,只要政府充分宣傳這制度給人民知道,便符合「同意」的條件。

反對認定同意制的其他理由

有些哲學家接受「認定同意」是同意,但認為器官捐贈只該通過明確同意來確定,因為器官捐贈涉及重要的「自我(身體)擁有權」,政府不該預設人民自願解除這種權利,就像政府不能建立這樣的制度:若然人民不表明反對,就代表人民同意讓政府繼承所有財產、同意政府可剝削自己人權。

哲學家 Robert Veatch 指出,認定同意制可能「違背」意願(假若死者生前無表明反對,但其真正意願是不捐贈器官)。雖然明確同意制也可能「違背」意願(假若死者生前無表明捐贈,其實意願捐贈),但相比之下,前者出錯的後果較為嚴重。因為人有「器官不被拿取」的自主權利。認定同意制有機會侵犯這種權利,但明確同意制不會。

哲學家 Michael Gill 卻認為,任何處理屍體的制度都有可能「違背」意願,救助無意識的病人亦可能違反他們意願。因此,基於能救更多人的考量,縱然認定同意制有可能「違背」意願,也無損什麼。哲學家謝世民亦有相近的看法。他認為,既然兩者出錯機會都是1/2,支持認定同意制將是比較理性的選擇,因為它能提供更多器官救助病人,又能節省巨額醫療經費。

至於,器官捐贈是否真的像繼承所有財產、人權般涉及重要的權利,還是它根本不涉及權利?這也許回到「死後權利」的討論裡:人有「器官不被拿取」的權利,但人有「死後器官不被拿取」的權利嗎?我們可以從這方向提出質疑。

觀文於此,大家接受哪種制度?

假若你支持認定同意制,亦需要注意:新加坡實施的認定同意制,是容許家屬在親人死後反對捐贈,即使逝者生前並無表明反對,政府也不能取用。認定同意制應該保留還是結束家屬的最終決定權呢?

這些問題,留給大家思考。

參考資料:

Gill, Michael, 2004, “Presumed Consent, Autonomy, and Organ Donation”
Harris, John,2003, “Organ Procurement: Dead interests, living needs”
Veatch, Robert, 2000, Transplantation Ethics, Washington DC: Georgetown University Press.
謝世民〈大體器官募集制度的倫理學與政治哲學:辯護「認定同意制」〉
The Donation of Human Organs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原刊於博客《正心誠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