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嚇死都要玩過山車!

2016/1/5 — 17:11

Loozrboy / flickr

Loozrboy / flickr

一月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月份,這是她的生日,我又要再次面對自己的恐懼——坐過山車。

本能?

人和其他動物一樣本能反應都是想避開危險,以保住小命。回想去年,殺到埋身,真的要排隊了。杏仁核 (Amygdala) 和腦幹組織一下子活躍起來,腎上腺素急升、心跳和呼吸變得急促,準備隨時逃生或者反抗,我手心冒汗,(根據她的描述)面青口唇白,站也站不穩。結果?還是上了過山車。

今個月,我們又會到主題公園遊玩。滿心深喜之際,猛然醒起又要玩機動遊戲。雖然明知自己勉強也可以接受到這種刺激,但無可避免地,腦海還是湧出一幕幕驚心動魄的情境: 特別是過山車往下俯衝一剎那,那種妨似失重的感覺時,身體也會產生不安的情緒——想像力也會很可怕。

廣告

但為甚麼怕也要玩?

想像力的力量

想像力可以有多可怕?大家可以看看這段片(或者自行想像一下玩過山車的情形):

廣告

 

每當看完這類影片,手心都會不其然會冒汗。隔著個 mon 都會嚇死。不一定是看 video,這個情況在虛擬實境 (Virtual Reality) 的過山車也會感覺到。VR 可以會令人的大腦產生誤以為自己身處現場的「存在感」,因為影片會影響背外側前額葉 (Dorso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抑壓了自身視覺感官處理 (Egocentric Visual Processing),令人產生存在感 [1]。外國有人玩 VR 時,更會嚇到失去平衡跌倒。

又要驚,又要玩

問題來了:雖然本能本應會阻止我們去玩衝擊官能感覺的機動遊戲,但為甚麼有部份人還是對玩過山車感到樂此不彼?究竟有甚麼驅使我們去不停尋求不自然的刺激感?

其中一個答案將矛頭指向一個人的性格特徵。科學家認為「尋求刺激」是一種性格特徵——換言之,不是每一個人都會享受承受刺激。但擁有這種性格特徵的人,會比其他人更有興趣參與較高風險的玩意[5]。但「性格」這個答案似乎太簡單了。

其中一個理論,是指喜愛過山車的人會的大腦要比一般人有較少大腦感官活動,玩過山車或者參與極限運動會令他們覺得是「真真正正地」生存。科學家就發現從人腦中找到另一個可能性,關鍵就在左內側眼窩前額皮質 (Left Medial Orbitofrontal Cortex) 越大,跳傘取得的歡愉感覺就會變得越大[2]。似曾相識?情況就像打機一樣,打機會使人快樂,所以人會花更多時間花在打機中。或者又可以由此推測,會不會正正是這種歡愉感,令人類祖先覺得冒險補獵野獸會有一定的成果(食物),而換來的就是相應的歡愉感。而套用在過山車或者是極限運動中,即使這類活動會帶來相當大的風險,但同時地也會令玩家在玩樂或者完成後增加自信,甚至令朋輩間的認同感增加。那當然不止是大腦結構或者性格上有分別,荷爾蒙也會有所影響。喜愛尋求刺激的人,不論男女,睪丸素 (Testosterone) 也似乎會比較其他人高[3]

問題是,人對官能刺激的追求一般會在 10-15 歲時慢慢上升,隨年紀增長這種感覺就會慢慢下降或者保持原狀 [4]。對於二十多歲的我來說,已經過了那「黃金時期」——我不會主動去找東西刺激自己。不過如果還是要玩過山車,倒是有一點個人經驗可以分享一下。通常決定玩過山車後,我會盡量挑選一些沒有太多人排隊(等待那十幾分鐘太可怕了);也會在排隊時分散自己注意力,最重要是找一個不會笑你的朋友一起玩以作支持。

至於今年,我怎樣也會試試走上那輛過山車的。生日快樂。
 

相關文章:

[1] Baumgartner, T., Speck, D., Wettstein, D., Masnari, O., Beeli, G., & Jäncke, L. (2008). Feeling present in arousing virtual reality worlds: prefrontal brain regions differentially orchestrate presence experience in adults and children.Frontiers in Human Neuroscience, 2.

[2] Carlson, J. M., Cha, J., Fekete, T., Greenberg, T., & Mujica-Parodi, L. R. (2015). Left medial orbitofrontal cortex volume correlates with skydive-elicited euphoric experience. Brain Structure and Function, 1-11.

[3] Shrestha, S. M. (2013). Testosterone Reactivity to Skydiving.

[4] Steinberg, L., Albert, D., Cauffman, E., Banich, M., Graham, S., & Woolard, J. (2008). Age differences in sensation seeking and impulsivity as indexed by behavior and self-report: evidence for a dual systems model.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44(6), 1764.

[5] Zuckerman, M. (1994). Behavioral expressions and biosocial bases of sensation seeking. New York, N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6] The New York Times, Why Do People Crave the Experience?. 2 Aug, 1988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

 

後記:挑戰成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