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家地理雜誌自省 — 我們有種族歧視

2018/3/19 — 17:26

Anne Worner / flickr

Anne Worner / flickr

吾日三省吾身,而知恥也近乎勇。美國國家地理雜誌總編 Susan Goldberg 在四月號宣告:「我們的報道一直都有歧視成份。

這絕非總編隨口說說,而是歷史學家 John Edwin Mason 檢核 NatGeo 多年來出版紀錄的結果。

簡單總結 Mason 的發現:由創刊至 1970 年代,NatGeo 形容非白人族裔的,都不外乎是「勞工」、「家傭」等。報道原居民時,只會形容他們為「具異國風情」、「不穿衣股」、「獵人」或是「野人」等。其中一項 1916 年報道就將澳洲原住民形容為:「南澳黑人:全人類智力最低的野人 (South Australian Blackfellows: These savages rank lowest in intelligence of all human beings)」。

廣告

Mason 也發現 NatGeo 初時未有報道負面資訊。他以1962 年和 1977 年兩個故事的報道手法作例子。 1960 年前發生了沙佩維爾事件,69 位南非黑人被殺——但到 1962 年,故事只報道了非洲傳統舞蹈表演。1972 年,雜誌開始有改善,報道了曼特拉太太帶領的民權運動。可幸,現在情況再有改善,最佳例子是國家地理雜誌在 2015 年直接將相機交給當地年青人,讓他們記錄當地最真實的一面。

也許會有人認為這是矯枉過正,因為當時大部份非白人的確是勞動階層、原居民的確是「野人」, NatGeo 只是照實說,沒有做錯。然而,不要忘記國家地理雜誌是知性雜誌,而其宗旨是為讀者帶來真確知識、認識世界。 Mason 也批評, 當時的 NatGeo 未有如同另一雜誌般,讓讀者打破固有形象,更深入認識其他故事。

廣告

借古鑑今,NatGeo 以往所犯的,是自己有一套思想去為其他民族和文化定型。某程度上是對弱勢的一種壓迫。這種壓迫也引伸另一個問題:定型、思想會蒙蔽真相。幸好,現時 NatGeo 已「重回正軌」,今期亦以「種族」為題,嘗試與大家重新認識這種關乎全人類的重要概念,絕對值得一看。

反觀現代部份媒體,不論左右,也似乎忘卻了「追尋真相」的本份、以自身立場先行,似乎只為保著「意識形態」,而忘卻查找真相、解決問題的初心。也許 Rapper Joyner Lucas 的作品《I’m not a racist》會為帶來一點啟示:

Can't erase the scars with a bandage
I'm hopin' maybe we can come to an understandin’
Agree to disagree, we could have an understandin’
I'm not racist

不要只聽己方立場,盲目指責對方問題。不妨先聽聽對方說法,弄清楚事實的全部,再找出改善方法。NatGeo 做到了,我們呢?

來源:
National Geographic, For Decades, Our Coverage Was Racist. To Rise Above Our Past, We Must Acknowledge It, The Race issu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