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埃塞俄比亞牧羊人發現 380 萬年古猿頭骨 或動搖現有早期人類演化進程理解

2019/8/29 — 14:59

埃塞俄比亞阿法爾 (Afar) 牧羊人 Ali Bereino 多月來都一直隨同克爾夫蘭自然歷史博物館考古學家 Yohannes Halie-Selassie 團隊,於埃塞俄比亞東北部學習與觀察他們的工作,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成為其中一份子。

2016 年二月某日,當 Bereino 正在當地挖地洞放置初生小山羊,以保護牠們免被鬣狗吃掉。無意中,他從沙礫中發現疑似牙齒的物體突出,並最終成功將整個藏於沙泥中的下顎骨都拉出,將之帶到同為埃塞俄比亞藉的 Halie-Selassie 面前讓他鑑定。

Halie-Selassie 看過化石後,決定立即前往山羊地洞附近了解。不過在進行正式的發掘前,團隊需要移走近 30 厘米厚的羊糞,並在 25 平方米範圍逐個泥層都小心篩查,以免遺失一些已被羊群踏碎的化石,最終他們成功起出一個近乎完整的頭顱骨。

廣告

Yohannes Haile-Selassie 手持新找到的樣本
Credit: Clevelan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Yohannes Haile-Selassie 手持新找到的樣本
Credit: Clevelan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廣告

新找到的 MRD 樣本
Credit: Dale Omori/Clevelan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新找到的 MRD 樣本
Credit: Dale Omori/Clevelan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經過三年的分析,團隊正式在《自然》就發現發表兩份報告,指代號為 MRD 的頭顱經氬同位素鑑年法,檢測找到 MRD 的土層推算出為有約 380 萬年歷史,且屬於湖畔南方古猿 (Australopithecus anamensis) ,比著名古猿化石露西 (Lucy) 所屬的阿法南方古猿 (Australopithecus afarensis) ,更有可能是最古老智人直系祖先。

多個學者都指該頭顱骨樣本是近年最重要的人族發現,但仍然無法解釋到各南方古猿的關係。

南方古猿在 400-200 萬年前於非洲東部與南部生活,而湖畔南方古猿根據來自肯亞、有 400 萬年歷史的牙齒與下顎化石,被編入南方古猿屬成員;由於其解剖結構相似性與年代,大部份學者都認為湖畔南方古猿逐步演化成在生活於 370-300 萬年前的阿法南方古猿,並被後者取代。

團隊指, MRD 來自一個成年雄性,其腦容量約為 370 立方厘米,相當於現代黑猩猩,而現代人類腦容量約為 1,400 立方厘米。 MRD 有突出顴骨、細長犬齒和橢圓形耳孔,種種特徵都明顯與腦容量較大、臉較平的阿法南方古猿有分別。

據湖畔南方古猿的臉部特徵,過去已有學者推測牠們是草食性動物,是次發現則再度支持類似說法,因為從遺址地底土層找到的花粉、樹蠟物質推測,當時當地可能是個三角州草原灌叢,有大量植物與果實供湖畔南方古猿進食。

湖畔南方古猿頭部復原圖
Credit: John Gurche & Matt Crow/Clevelan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湖畔南方古猿頭部復原圖
Credit: John Gurche & Matt Crow/Clevelan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無參與研究的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古人類學家 Fred Spoor 向《科學》表示, MRD 的突出顴骨以及原始耳洞類似較後期人族如南非的非洲南方古猿 (Australopithecus africanus) 與肯亞的肯亞平臉人 (Kenyanthropus platyops) ,這些相似性令學界猜測湖畔南方古猿才是這些人族的祖先,而非過去認為的阿法南方古猿。

發現亦有助辨識出 1981 年於埃塞俄比亞找到、有 390 萬年歷史的前額骨化石為湖畔南方古猿。 Halie-Selassie 指如果估計無誤的話,露西可能早於 MRD 出現。換言之,兩種南方古猿曾可能於非洲共同生活長達 10 萬年。團隊又認為發現並無扭轉湖畔南方古猿是阿法南方古猿祖先的說法,但認為後者是湖畔南方古猿衍生出來的旁支,並無單純地完全取代了牠。

其地學者認為需要更多化石才可證明兩種南方古猿同時出現於阿法爾地區。曾為 Halie-Selassie 博士導師的古人類學家 Tim White 讚揚發現,但亦指團隊的演化假說太過進取,未有考慮個體解剖結構變異的問題。

不過,是次發現的大贏家自然是 Ali Bereino 。 Halie-Selassie 向《科學》表示,將會聘僱 Bereino 作為團隊一員,繼續於當地進行考古工作。

來源:
Science, Stunning ancient skull shakes up human family tree, 28 August 2019
Science Alert, We've Finally Uncovered The Face of One of Our Most Elusive Early Human Ancestors, 28 August 2019

報告:
Halie-Selassie, Y., Melillo, S.M., Vazzana, A. & et al. (2019). A 3.8-million-year-old hominin cranium from Woranso-Mille, Ethiopia. Nature. doi: 10.1038/s41586-019-1513-8
Saylor, B.Z., Gibert, L., Deino, A., Alene, M. & et al. (2019). Age and context of mid-Pliocene hominin cranium from Woranso-Mille, Ethiopia. Nature. doi: 10.1038/s41586-019-1514-7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