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研究員大意、軟件出錯 高估歐亞祖先回流至西非

2016/2/2 — 12:12

Rod Waddington / flickr

Rod Waddington / flickr

誰都會忙中有錯。去年十月於《科學 (Science) 》發表的首個古非洲人完整基因組 (genome) 報告,指出整個非洲的現代人源自回流的古歐亞人 (Eurasian) 。不過,研究團隊於上周一 (25.1) 於網上發表通知,因人為錯誤,暫時只証明到現代東非人是古中亞人的後裔。

原報告內容

2011 年,Marcos Llorente 的研究團隊與埃塞俄比亞的獅子族人 (Gamo) ,於埃國西南高地找到一個 14 米闊乘 9 米高的洞穴,並將之名為莫塔洞 (Mota Cave) 。一年之後,團隊在洞中掘出一具約有 4500 年歷史的成年男人屍骸。

經 DNA 檢測後發現,「莫塔人」的基因組比團隊之前檢測過的人類,與現代埃塞俄比亞高原的阿里族人 (Ari) 更為接近,而更為重要的是,莫塔人是來自歐亞,並有機會原是農夫,將農業技術以及農作物如大麥等帶進非洲。換句話說,阿里族人身上有歐亞人以及原非洲人的基因。

廣告

雖然只有高原的阿里族人承傳大量古歐亞農夫的基因,但團隊在原報告稱他們也在西非人以及東非侏儒族 Mbuti 的 DNA 樣本,同樣找到歐亞人的微量基因,故得出現代非洲人源自回流的歐亞人。而 2013 年的報告,也曾指現代智人於十萬年前離開非洲,但約於三千年前回流,流下基因印記。

軟件不兼容致出錯

哈佛醫學院的學者 Pontus Skoglund 對於原報告的結果感到驚訝,因為該研究指現時 6-7% 的中、西非人是回流非洲的歐亞後裔。他指出,回流之說是大部份學者的共識,但學界普遍相信這些回流的智人只回到東非,並無繼續進入中西非——至少在基因上留下的痕跡,不足以檢測得到。

廣告

所以, Skoglund 要求 Llorente 提供基因組,並再次與同事 David Reich 自行檢測,而他們覆檢後亦發現不到証據支持結論,並通知團隊新發現。

原研究的另一位作者 Andrea Manica 向《科學人 (Scientific American) 》表示,報告的錯誤來自比較古代埃塞俄比亞人與現代人基因組的基因異變 (genetic varients) 時,兩套分析軟件互不兼容,令某些與歐亞人有相同的埃國人基因異變,從分析中剔刪,導致得出「莫塔人」與現代歐洲人分野較大的結果,並間接顯示同代的非洲人可能與歐洲人更為親近。 Manica 指,他們原本有指令碼可令該兩套軟件同時暢順運作,但相信是人為疏忽而忘記使用。

該錯誤亦同時推翻很多非洲人承傳尼安德特人 (Neanderthal) 基因的結論。不過,團隊製作出首個古非洲人完整基因組 (genome) 這事,仍對未來的古人類研究有很大幫助。Llorente 的研究團隊正與《科學》磋商能否更改標題以及部份字眼再刊登。

來源:
Scientific American, Error Found in Study of First Ancient African Genome, 29 January 2016
Nature, First ancient African genome reveals vast Eurasian migration, 8 October 2015

報告:
Llorente, M.G., Jones, E.R., Eriksson, A., Siska, V., & et al. (2015). Ancient Ethiopian genome reveals extensive Eurasian admixture throughout the African continent. Science 13 Nov 2015: 350(6262), pp. 820-822. DOI: 10.1126/science.aad2879

文/ac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