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基編嬰兒】《自然》科學家聯署文章 促禁設計嬰兒實驗 成立國際規管組織

2019/3/14 — 16:37

去年南方科技大學生物系副教授賀建奎,宣稱以基因編輯技術 CRISPR ,成功培育出一對愛滋病免疫嬰兒露露與娜娜,舉世震驚並引發巨大爭議。學界普遍指賀與其團隊極不負責任,違反學界共識,同時令人深感不安。

七國多個科學家及道德倫理學家於《自然》發表聯署文章,要求各國現階段停止在人類嬰兒身上,進行涉及 CRISPR 的基因實驗,以免製造「設計嬰兒」並永久改變人類基因。

類似訴求並非學界首次,此前也曾多次於相關峰會中出現,但直至現時,學界對於基因編輯的道德標準作不清晰,措辭亦不夠強硬,無法預防類似賀建奎團隊所造實驗出現。

廣告

新撰寫文章的 18 位作者包括美藉神經生物學家張鋒與法國生物化學家 Emmanuelle Charpentier ,兩者均為 CRISPR 技術開發者,前者現職於哈佛大學與麻省理工大學共同創立的布洛德研究所, Charpentier 則為馬克斯普朗克感染生物學研究所主任。

除了要求停止於人體進行永久性基因編輯實驗,作者也提出要製定「國際框架」,成立獨立或納入世衛旗下的國際監察組織,監管全球 CRISPR 應用,期望各國可自願遵守相關規例。

廣告

在文章發表的同日 (13.3)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院長 Francis Collins 亦獨立發出聲明,支持該批學者的看法,並指這也是美國官方的立場。

《自然》的文章並無要求永久禁止可遺傳的基因編輯技術,只是希望學界能暫停相關實驗,但未有指出要暫停至何時,只稱待技術、社會與道德等問題上學界都完全取得共識,才可進行 CRISPR 的人體實驗。文章集中討論涉及精子、卵子與胚胎等生殖細胞 (germline cells) 致孕的基因編輯實驗,並無包括其他體細胞 (somatic cell) 這些不能將基因特質遺傳至後代的編輯研究。

另一 CRISPR 技術開發者柏克萊加州大學分子生物學與細胞生物學教授 Jennifer Doudna ,並無參與文章的撰寫。她向《華盛頓郵報》表示,張鋒曾邀請她共同撰寫但最後婉拒,因為她認為文章所寫的只是老調重彈。不過, Doudna 指她會繼續與中英美學者緊密合作,處理相關問題。部份曾出席去年於本港舉行的 CRISPR 高峰會學者如英國分子基因學家 Helen O'Neill 以及峰會籌委會成員之一南韓基因學家金井秀 (Jin-Soo Kim, 譯音) ,同樣指新文章的發表是不必要,亦無助解決現有道德標準不清的問題。

學界一直都認為 CRISPR 以及其他基因編輯技術,在各方面都有重要應用,因此不反對體細胞的研究,例如改變鐮刀型貧血患者的紅血球基因,這些基因編輯都不會將基因遺傳到下一代。

Doudna 協助推動的 2015 年華盛頓 CRISPR 高峰會、 2018 高峰會、 2017 年美國國家工程、科學及醫學院報告,以及 2018 年英國納菲爾德生物倫理委員會報告,也曾指現階段不宜在人體進行生殖細胞編輯,只是字眼與是次文章稍為不同,但同樣強調基因編輯可助改正部份遺傳疾病問題。現時連同美國,有近 30 個國家直接或間接阻止生殖細胞基因編輯研究。

文章首席作者、布洛德研究所總監 Eric Lander 指,隨著科技發達,我們遇到更多道德兩難局面,但我們絕不可能在應用時發現有問題才急煞停技術,文章可以成為處理其他新興、具爭議科技的範本。

來源:
Science, New call to ban gene-edited babies divides biologists, 13 March 2019
The Washington Post, NIH and top scientists call for moratorium on gene-edited babies, 13 March 2019

參考資料:
Lander, E.S., Baylis, F., Zhang, F., Charpentier, E. & et al. (2019). Adopt a moratorium on heritable genome editing. Nature 567, 165-168 (2019). doi: 10.1038/d41586-019-00726-5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