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墨西哥城發現史上最大人祭遺址 面積大過標準籃球場、數以千計人被殺

2018/6/22 — 17:35

背景圖片來源:Science Magazine 片段截圖

背景圖片來源:Science Magazine 片段截圖

在阿茲特克帝國首都特諾奇提特蘭的大神廟 (Templo Mayor) ,祭司正快速用刀刺入「祭品」的身體,將仍然跳動的心臟移除。然後,祭司會將「祭品」移到神廟的另一處,他們會面朝天被攤放著;祭司們則以純熟的解剖技巧,用黑曜石製成的刀精準地插入頸中兩節椎骨中將頭身分離。最後,更把頭部的皮膚與肌肉剝除,整個頭顱骨都呈現眼前。

整個祭祀活動仍未在此時結束。祭司會再用粗木柱串起這些頭骨,造成稱為 tzompantli 的頭骨牆,是金字塔式大神廟壯觀的「建築」。這些「祭品」不是牲畜,而是活生生的人類。大神廟建於約 1325 年之後,頂部有兩個神廟分別供奉戰神維齊洛波奇特利 (Huitzilopochtli) 和雨神特拉洛克 (Tlaloc) ,曾根據皇帝更替,分成七個階段、圍繞舊有建築重建。而這幅頭骨牆相信於 1486-1502 年建造,祈求神靈保佑世界不會滅亡,人類會繼續安穩生活下去。

後來,由於經歷多年風雨頭骨牆上的頭骨開始風化損毀。祭司將損壞的頭骨拆下,以新的頭骨代替,並在頭骨牆前再用這些損壞的頭骨建成兩個圓塔,繼續供奉神明。

廣告

不過,在 1519 年來到特諾奇提特蘭的西班牙人對這些人祭活動嗤之以鼻,認為是野蠻行為,亦將「垃圾」堆積於市內。結果在 1521 年西班牙人將整個頭骨牆連同大神廟一起拆毀,由此逐步建起現今的墨西哥城。

曾有西班牙人記錄過當時的頭骨牆有 13 萬個頭骨。然而,歷史學家與考古學家普遍都認為,西班牙人誇大中美洲人祭的恐怖,試圖妖魔化當地文化。而隨著遺址埋於黃土之下,頭骨牆連同當時的人祭歷史都逐漸被人遺忘。

廣告

1587 年托瓦爾手抄本,曾描繪頭骨牆
Credit: Wikimedia

1587 年托瓦爾手抄本,曾描繪頭骨牆
Credit: Wikimedia

墨西哥國家人類學與歷史研究院 (NIAH) 的考古團隊現時可完全確定這個頭骨牆曾經出現,而且規模可能是人類史上絕無僅有、最大的人祭遺址。在 2015 年 2 月,墨西哥城主教座堂後一座殖民時期樓宇被拆後,團隊開始在附近發現頭骨牆以及其中一個頭骨塔的殘骸,後者當中更有被砂漿黏住的多個頭骨與碎片;從發挖掘到的殘骸規模估算,估算有數以千計的頭骨埋於整個建築之中,頭骨上的割痕也明確顯示死者死後就被剝皮。而另一個塔到現時為止仍未被發現,但估計在主教座堂後庭院地下。團隊亦在挖掘期間找到殖民時期瓷器。

新發現的大神廟頭骨塔
Credit: Raúl Barrera Rodríguez

新發現的大神廟頭骨塔
Credit: Raúl Barrera Rodríguez

現時 NIAH 的研究團隊正在詳細分析這些頭骨,以更了解當時墨西哥的宗教儀式與這些阿茲特克人屍體的處理方法,以及這些「祭品」的職業、居住地與生活環境,為何最終會被挑選作為祭品等等的問題。

NIAH 城市考古計劃總監及是次研究的領導人 Raùl Barrera Rodríguez 指,他在城內從事挖掘工作超過廿年,但此前的發現都未如是次震撼,這些頭骨與遺蹟亦是他們期望找到的文物。大神廟遺址方圓七個街區範圍的城市規劃都要經由城市考古計劃審議評估,並進行探測了解地下有否出現文物,而 NIAH 經常在這個地區找到令人意外的發現。例如, 1970 年代的電力工程意外發現月亮女神科悠沙烏奇 (Coyolxauhqui) 的圓柱雕像,最終找到大神廟的主體建築。在阿茲特克神話中,科悠沙烏奇是維齊洛波奇特利的姐姐,最終亦被他殺害。

雖然當年西班牙人摧殘大神廟,但只拆毀了最後期的大神廟建築,早期較小型的神廟則則得以保存,部份建築更成為現時的大神廟博物館。不過,仍有大部份結構仍埋在地底等待發現。

從找到的頭骨牆遺址顯示,整個結構長 35 米、 12-14 米闊,面積比標準籃球場稍大。雖然木柱經已被腐化,但團隊估計整幅頭骨牆有 4-5 米高。在頭骨牆的主要結構附近,則是直徑 5 米、至少 1.7 米的頭骨塔。由於規模之大,團隊已連續兩個季度於遺址進行挖掘工作。

阿茲特克人的人祭活動,最早見於 1325 年,但他們並非中美洲唯一進行人祭的文化。在墨西哥城 1,000 公里以外的瑪雅遺址奇琴伊察,也曾發現 6 個公元後 700 年左右的頭骨,同樣在兩側有被木穿過的破洞,但阿茲特克人所造的頭骨洞都比瑪雅人來得更有規則、大小更接近,顯示阿茲特克人的解剖技術在當時相當出眾,而且已有標準化、定期的人祭活動。

不少專家指,當時中美洲文明普遍出現人祭活動是希望透過這些祭祀加強群族身份,以及帶出政治訊息,同時鞏固逐步複雜的社會階級。而當時的阿茲特克在中美洲屬較年青的帝國, 200 多年來的統治大部份時間都征戰現今墨西哥中南部,亦遇到大量反抗部族——這些反抗勢力更在後來聯合西班牙人推翻阿茲特克帝國——故此,曾有西班牙文獻指阿茲特克人俘虜這些反抗部族,並製造頭骨牆,以顯示其武力及政治影響力。NIAH 的生物考古學家 Ximena Chávez Balderas 指,阿茲特克武力越強,就會有越多戰俘可用。

現時,新發掘出的 180 個較完整頭骨由 Jorge Gòmez Valdés 的團隊詳細分析。團隊發現已檢查的頭骨中有 75% 是男性,年齡由 20-35 不等,屬戰士的黃金年齡; 20% 頭骨屬女性,其餘則為兒童,全部相信在祭祀前也有相當良好的健康。如果他們真的是戰俘,很有可能是被精心挑選過。 另外,這種年齡與性別的分佈亦可能支持另一個西班牙人說法:當地有人口市場,專門將奴隸賣給祭司作祭祀之用。

Chávez Balderas 此前亦曾在大神廟主體建築中找到類似人祭的年齡與性別分佈;經同位素檢驗這些「祭品」的牙齒後發現,他們曾於特諾奇提特蘭生活過一段時間,但來自中美洲不同地方,幾可肯定他們並非為人祭而定居於此。曾有文獻指,即使是戰俘也與阿茲特克家庭一起生活多月後才被用作祭品。現時 Gòmez Valdés 的團隊亦正在抽取新發現頭骨的基因及當中同位素,以了解這些人來自何處以及其生活習慣。

來源:
Science, Feeding the gods: Hundreds of skulls reveal massive scale of human sacrifice in Aztec capital, 21 June 2018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