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夢之科學

2016/12/19 — 20:00

相傳商朝高宗想征討鄰國「失國」,在夢中被上天提醒可招攬賢才一助他的大計。高宗醒後,命人依照自己夢中的賢士畫出,並派人四處張貼尋人。尋尋覓覓,終在傅岩找到奇人傅說。最有趣是高宗接見傅說時,更稱自己也在夢中見到同一夢境。高宗認為此為上天之命,故讓傅說領兵消滅「失國」。

即使是古希臘人,也認為夢有預知作用。夢是人類對前世、今生和未來的想像泉源之一。

可是,要了解夢並不能單純以想像力套用到夢中,而是找出「夢的原理」。近代科學的尋夢之旅,始於精神分析學家佛洛伊德著作《夢的解析》。佛洛伊德認為夢是走進潛意識的黃金大道。對他而言,夢是心理結構,並與清醒時的活動有聯繫,也有所「衝突」。他相信發夢是人類潛意識嘗試解決心底慾望的方法。換句話說,夢「可能」有意義。不過近年科學界持不同看法,但發夢也非無用,並試圖解釋「夢」的源由和作用。

廣告

要談夢,就先要講睡眠。睡眠並不等於把人腦關機。神經科學家透過腦掃描,發現腦部在睡眠時會進入 4 個階段:快速動眼期 (REM) 和 3 個非快速動眼期 (NREM),N1、N2 和 N3。身體會在入睡頭 70 分鐘會進入 NREM 期,腦部活動雖有減低,但仍會發夢。其中 N1 (NREM 中的第一階段)的造夢內容就似多個不連接的「幻燈片」,在 N2 和 N3 階段造夢內容則較連貫且貼近生活,但情感仍不豐富。

70-90 分鐘過後,緊接的 REM 期就是發夢高峰期。REM 期與「清醒」時相似,所以人也擁有一定程度的意識。在短短 5 分鐘的 REM 內,開始出現無數不合邏輯而感情豐富的夢。這些不正常的夢境,完全不受時空及物理定律限制。其中一個解釋是,夢境是由日常生活的經歷堆砌而成——在 IFC 穿牆,在維港上空飛行,真正想點就點。

廣告

神經科家相信「發夢」和兩個睡眠階段 (NREM 和 REM)都可能跟學習與記憶力有關。人可以透過睡眠,穩固清醒時學習而來的記憶。NREM 期可以加強情節記憶 (Episodic Memory),例如:小學三年級的一件小事;NREM 和 REM 或可幫助程序記憶 (Procedural Memory) ,例如怎樣彈琴,或者計數等。而發夢內容有機會被清醒時的經歷影響。其中一個研究發現,臨睡前玩俄羅斯方塊,會令「睡夢」中出現類似影像。當然,清醒時所見的事未切會在夢中「重演」,反而是綜合現實的記憶後,所「重製」的夢境。

雖然科學家認為「夢」只是神經訊號產物,本身沒有特殊意義,但不代表我們不可解讀自己的夢境。化學家 August Kekulé 曾對苯環結構 (Benzene) 百思不得其解,最終在夢中見到一條首尾相接的蛇,啟發了他對碳碳鍵 (Carbon-Carbon Bond) 的想法。或者我們也能從夢境中找到新概念。發夢與睡眠尚有大量問題尚未解決,我們所知的還有很多,有機會再詳談。

參考資料:

Marzano, C., Ferrara, M., Mauro, F., Moroni, F., Gorgoni, M., Tempesta, D., ... & De Gennaro, L. (2011). Recalling and forgetting dreams: theta and alpha oscillations during sleep predict subsequent dream recall. 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31(18), 6674-6683. DOI: 10.1523/JNEUROSCI.0412-11.2011

Nir, Y., & Tononi, G. (2010). Dreaming and the brain: from phenomenology to neurophysiology. 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 14(2), 88-100. DOI: 
10.1016/j.tics.2009.12.001

Payne, J. D., & Nadel, L. (2004). Sleep, dreams, and memory consolidation: the role of the stress hormone cortisol. Learning & Memory, 11(6), 671-678. DOI:10.1101/lm.77104

Scientific American, Strange but True: Less Sleep Means More Dreams, 20 September 2007

Wamsley, E. J. (2014). Dreaming and offline memory consolidation. Current neurology and neuroscience reports, 14(3), 1-7. DOI: 10.1007/s11910-013-0433-5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