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腦也會「畫」地圖

2017/3/29 — 12:04

pexels

pexels

我是一個「路痴」,比起一般人,我可能要花一倍時間才能到達目的地。

多得 Google Map 等 GPS 工具,我可以快速找到目的地。以往在 Road-Trip,乘客在司機旁拿著地圖「指指點點」的情景已成歷史。澳洲的士司機甚至完全依靠 GPS 導航,不會依靠其他工具找路線。很不幸,方便同時也帶來「後果」:駕駛人士對 GPS 產生極大依賴性,甚至不少人因為 GPS 的失誤而死。

究竟是 GPS 出錯,還是我們「出事」了?或者由倫敦的士說起。

廣告

倫敦的士司機憑驚人記憶力而聞名,在迂迴曲折的街道上,他們隨便就可帶乘客找到最便捷的路線。要到 Piccadilly Circus?沒問題。要去某某小店?也沒問題。要取得的士牌照,司機至少要花 3-4 年練習,將 25,000 多條街道、旅遊點及常見地點都記得滾瓜爛熟。最後司機經考試,才可取得牌照。合格率只有五成。既然的士司機要記得大量地方,神經科學家 Eleanor Maguire 思疑的士司機和導航動物大腦專門負責記憶海馬體 (hippocampus) 或比一般大。方法?追蹤 79 位準司機 4 年內的海馬體發展,並對比另外 31 位普通人的情況。

4 年後,39 位司機成功取得牌照。他們的海馬體不但比不合格者大,而且記憶測試表現也較好 [1]

廣告

自行選擇行車路線跟用 GPS 又有甚麼分別?另一個,同樣由神經科學家 Hugo J. Spiers 「包辦」的研究繼續找尋答案。研究團隊人員之一 Amir-Homayoun Javadi 要求 24 位參加者完成模擬駕駛任務:有時他們要以據指示行駛,有時則自行判斷。與此同時,研究人員將掃描他們的大腦活動。當參加者自行決定駕駛路線時,與記憶和導航相關的海馬體與負責計劃行動和判斷前額葉皮層 (prefrontal cortex) 變得活躍——選擇越多,活躍度越高。相反,當參加者跟隨 GPS 指示時則不見類似的大腦活動。

推得遠一點:既然用得多有機會與「認路記憶」有關,那用得多 GPS 也可能會減低認路能力?有機會。當我們使用 GPS 時,根本不會「訓練」大腦去記得每一條路線,也不會增加判斷能力。相對一個肯記行車路線的人——只靠 GPS 的人就要花更多「腦力」和其他工具去找出最快路線。

正所謂 Practise makes perfect。我們未必要如的士司機般記得所有路,但有時也要試試讓大腦「轉動一下」,別只看 GPS 不看路了。

註:

[1] 認路能力高也有代價。合格司機在部份記憶測試未如理想,例如圖像測試中的表現較失敗者差。

報告:

Maguire, E. A., Woollett, K., & Spiers, H. J. (2006). London taxi drivers and bus drivers: a structural MRI and neuropsychological analysis. Hippocampus, 16(12), 1091-1101. DOI: 10.1002/hipo.20233

Javadi, A. H., Emo, B., Howard, L., Zisch, F., Yu, Y., Knight, R., ... & Spiers, H. J. (2017). Hippocampal and prefrontal processing of network topology to simulate the future. Nature Communications, 8. DOI: 10.1038/ncomms14652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