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才與混蛋——寫在廣義相對論誕辰

2015/11/2 — 10:35

Albert Einstein / Ferdinand Schmutzer , Wikimedia Commons

Albert Einstein / Ferdinand Schmutzer , Wikimedia Commons

2015 年 11 月,正是愛恩斯坦發表廣義相對論的 100 週年。
 

Scientific American 9 月刊, 以愛恩斯坦為專題 / Scientific American 網站截圖
當年 11 月 4 號至 25 號,他在普魯士國家圖書館發表演講,向同行介紹廣義相對論及其數學結構。與此同時,被譽為「二十世紀最偉大數學家 」的 David Hilbert,亦於 11 月 21 號發表學術文章,其中似乎修正了愛恩斯坦計算上的錯誤。兩位人類頂尖的智者,雖然當年未曾相見,但書信來往中唇槍舌劍在暗湧。Hilbert 甚至邀請愛氏在 16 號到家裡探訪,說有解決「 您(愛恩斯坦)問題的方法」,並在附筆「不經意」地提到兩人的計算方式「迴異(英譯 "entirely different" )」。結果邀請遭到拒絕。

Scientific American 9 月刊, 以愛恩斯坦為專題 / Scientific American 網站截圖

廣告

David Hilbert, a great man in his own right. / Wikimedia  Commons

David Hilbert, a great man in his own right. / Wikimedia Commons

廣告

但事到最後, Hilbert 跟愛恩斯坦和好,並將創立廣義相對論的功勞歸於後者。事後看來,這也是合理的。畢竟,Hilbert 在 1915 年聽過愛氏本人介紹理論的初步構思後,才參與在建構理論的競賽之中。就這樣,愛恩斯坦在物理史上寫下光輝一頁。

不過,他同時也是一個混蛋。



在 1914 年,愛恩斯坦跟第一任妻子 Mileva Marić 離婚,而兩人對財產和子女的爭論在廣義相對論發表時仍未平息。誰是誰非,當事人最清楚,但愛恩斯坦曾經開出以下的條件,說 Marić 如果同意,兩人就可以再次同居:

  1. 要妥善清洗和整理「我」的衣服
  2. 每天定時把三餐送到「我」的房間
  3. 睡房和書房要收拾好,而書檯只供「我」使用

離婚想要箍煲,但口氣有點兒太大?三十年後,他拒絕擔任新成立的以色列國總統時,也承認自己缺乏「跟他人正常交往的經驗和才能」。科學家,到底也是一個不完美的人。

不過,無論愛恩斯坦的私生活怎樣一塌糊塗,他的才華已經名流青史,而他的名字亦成為「天才」的代名詞。關於愛氏的學術成就,還請其他物理前輩撰文深入探討。但至少我們知道,他是憑一己努(腦)力,達至前無古人之境。如果論文出版後,發現有抄襲別人的地方,後世信任科學(家)的人又難免會失望了!

參考資料:
Issacson, W. (2015). How Einstein Discovered General Relativity amid War, Divorce and Rivalry. Scientific American, 313(3), 28–33.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