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真的理性主義者

2015/5/16 — 19:27

相信大多數人都同意,我們在思考和行事都應該盡量理性,因為不理性的想法很容易出錯,而不理性的行為也很容易引致我們不願意見到的後果。科學及其他知識學問的追求和累積,更非講究理性不可——任何學術主張或理論都要合乎邏輯和有理據支持,否則便淪為空談猜想,甚至連自圓其說都做不到。

然而,有些非常重視理性、開口閉口批評別人不理性的人,卻對理性只有極其粗疏的了解;這些人基於自己對理性的粗疏了解,嚴重高估了理性的力量和作用範圍。這些人還往往有另一個毛病,也是他們惹人討厭之處,就是嚴重高估自己的理性程度;病情重的,舉手投足和談吐之間都彷彿自己就是人類理性的化身。這些人,我們不妨稱之為「天真的理性主義者」。

理性這個概念,在日常對話裏運用時,在特定的脈絡有大家都大致明白的意思、或至少不會妨礙溝通,但這並不表示理性是一個簡單或有清楚定義的概念,否則就不會有那麼多哲學家和心理學家研究「甚麼是理性?」、「為何應該理性?」、「理性可以如何分類?」、「工具理性 (instrumental rationality) 是怎樣的一種理性?」等問題了。當然,不是人人都須要對理性這個概念有清晰而深入的了解,不過,如果是經常將「理性」掛在口邊, 而且主要是用來批評別人的,對理性的了解就不應該太粗疏。

廣告

天真的理性主義者對理性的了解真的只能用「粗疏」來形容,我就曾經見過有人寫文章解釋甚麼是理性,不但說那是個很簡單的概念,還說理性不外乎是思考基於事實,只要考慮事實之間的關係並讓事實改變自己的想法,那就是理性了。須知道,單是「甚麼是事實?」這個問題,已經沒有簡單的答案(可參考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裏 'Facts' 一條)。就算撇開這一點不談,假設我們在思考一個問題時已清楚掌握了所有相關的事實和它們之間的關係,我們還須要運用一些思考的原則或方法,例如歸納法 (induction) ,才可以得出結論;基於這些原則或方法的思考,也因此是基於事實嗎?

說到歸納法,可以帶出重要的一點:理性思考裏有些成份也許是沒有充份理據支持的,歸納法就是一個好例子——我們有充份理據支持歸納法嗎?至少不明顯有,如果你嘗試找理據支持歸納法,很快便會發覺也許只能使用歸納法來支持(「歸納法到目前為止都很可靠,因此往後也可靠」),但這明顯是行不通的。

廣告

如果你認為理性思考不應該有任何沒有充份理據支持的成份,你除了要停止使用歸納法(除非你能提出充份理據支持歸納法),你的所有理據也應該有理據支持,而這些理據的理據也應該有理據支持,如 此類推。雖然你不必將所有這些理據一一列出,因為其中一些是你認為理所當然或人盡皆知的,但你應該有能力提出這些理據;問題是,你真的能夠對所有理據提出 理據嗎?如果做不到,就是不理性嗎?

天真的理性主義者還有一個天真的想 法:掌握了相同的事實,明白它們的關係,就會達到相同的結論。不要說在哲學、歷史、政治學、宗教研究、文學、藝術等人文學科的討論裏不是這樣,就是在科學裏,也往往並非如此,因為科學理論的結構複雜,面對相同的事實,就算是同一個理論,不同的研究者也可以有不同的取捨——他們可以同樣地理性,卻得出相異的結論(當然,科學理論不同於文史哲等研究,長遠而言往往會達至共識,但這是另一點了)。

天真的理性主義者認定自己是理性的,如果他們遇上異見者,很自然便會有以下的判斷:這些異見者一是還未掌握有關的事實,一是腦袋有問題,不是愚蠢,就是糊塗。有些天真的理性主義者,就是這樣成了自大狂。嗚呼!

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