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好奇號降落火星一周年

2013/8/5 — 12:00

好奇號降落第二天自拍影子照。

好奇號降落第二天自拍影子照。

Curiosity is the passion that drives us through our everyday lives. We have become explorers and scientists with our need to ask questions and to wonder.

好奇心是推動我們活著的熱情,對每事發問與好奇的需要,讓我們成為開拓者和科學家。(馬天琪——好奇號命名者)

位於美國加州聖蓋博山脈 (San Gabriel Mountains) 下的噴射推進實驗室 (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 ,並不似高科技實驗室,因為它隱沒於普通社區裡,外牆甚至有點殘舊;實驗室外的十字路口還有騾鹿經過,低頭啃食著路邊的野草,一切看上去都很悠閒。但原來過去40年,所有的太空任務都由這裡控制。

去年今日(2012年8月5日),這個看似安逸的地方,卻陷入一片混亂。上千個頂尖科學家與工程師都聚集於此,神經兮兮地戴著自己的幸運符——穿最喜歡的 汗衣、把鬍子留長,甚至捏一把花生在手,邊充饑邊減壓,祈求他們花了十年心血的計劃會成功。因為該計劃將會見証人類科技又邁進一步:外星探測器好奇號登錄 火星。

廣告

當然,每個太空任務也有其緊張一刻。好奇號整個降落過程由預置的電腦程式控制,只要有微少的差錯,整個計劃就會告吹。後來,美國太空總署 (NASA) 形容全球等待好奇號成功降落的過程為「驚險七分鐘 (Seven minutes of terror) 」。

廣告

好奇號面對的難題

十年前,NASA 宣布加強火星探測活動,就動員超過7000個專家設計,最終製造了重約一噸,由核能推動的好奇號,動員人數前所未有。就連降落地點也花了好一段時間才選定 火星赤道上的蓋爾撞擊坑 (Gale Crater) 。雖然是個深坑且有大量碎石,降落難度倍增,但另一方面卻被多層不同時代的紅土覆蓋著,能從中窺探到火星過去45億年的歷史。

過去, NASA 的降落任務都以氣墊保護探測器,但由於好奇號比其前代大五倍,假如利用氣墊,以時速13萬英哩,從16,000呎高空的好奇號,必會受傷;其他設計如利用 機械腳也行不通。負責降落部份的總設計師 Adam Stelzner 提出以吊繩方法將好奇號降落,並將之稱為 “Sky Crane” 。當時有很多科學家都覺得設計太過兒戲,不過,最終也被採納。

由進入火星大氣層開始,降落過程歷時七分鐘。因訊號傳送需時十四分鐘,地球控制室收到好奇號進入火星大氣層消息之時,命運早已在七分鐘前名符其實地塵埃落定。

好奇號最終成功降落,這365天裡,它在蓋爾撞擊坑附近尋找到了類似地球沉積三角洲的土壤樣本;在黃刀灣 (Yellowknife Bay) 鑽探時,亦發現湖泊才會沉積的朦脫石,專家估計該區,曾被超過一公里深的水覆蓋著。雖然好奇號從沒打算尋找肯定不存在的「火星人」,目前為止亦沒有找到任 何生命的遺痕,它最少再次燃起了人類尋找外太空生物踪跡的好奇。

Credit: Andrew Bodrov/Nasa

Credit: Andrew Bodrov/Nasa

伸延閱讀
好奇號五大科學成果資訊圖
好奇號火星之旅三百六十五日圖文日誌
Nasa 好奇號生日週網頁

資料主要來源:
Curiosity rover's descent to Mars – the story so far - The Guardian, 28 July 2013

參考:
好奇號維基百科
NASA 好奇號網頁

圖片:Wikipedia, NASA/JPL

-ac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