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原子彈投在香港

2015/8/15 — 17:33

1953 年,美國 Grable 核彈頭測試。來源:sonicbomb.com

1953 年,美國 Grable 核彈頭測試。來源:sonicbomb.com

1945 年 8 月初,為了令第二次世界大戰快些結束,美國空軍在日本城市廣島和長崎分別投下原子彈,殺傷了數以十萬計的日本平民。如果在 21 世紀的香港投下同一顆原子彈,那又會造成怎樣的破壞呢?

首先要考慮的,是爆炸涵蓋的範圍。為了對目標造成最大殺傷(見下一段),投放在廣島和長崎的原子彈分別在 600 米500 米的高度引爆。相比之下,獅子山只有 495 米高,所以一旦九龍出事,新界雖然得到些許屏障,但也難以獨善其身。當年的原子彈將半徑 1.6 公里以內的建築物夷平,並對更遠處造成不同程度的破壞。地圖上可以看到,從九龍城到紅磡火車站的步行距離是 3.9 公里(見下圖)。換句話說,投在日本的原子彈足以將大半個九龍——也就是香港人口最密集的地方 從世界上抹除。

Google Map 截圖,顯示從九龍城到紅磡火車站的步行距離

Google Map 截圖,顯示從九龍城到紅磡火車站的步行距離

廣告

原子彈的直接殺傷途徑之一,是爆炸時產生的衝擊波。根據剛到過長崎原爆資料館的朋友口頭匯報,當時衝擊波波前的速度達每小時 170 公里,而香港十號颱風對應的風速,也只是每小時 118 公里起。除此以外,衝擊波垂直向下的部分會從地面反彈(見下圖),然後與其它部分結合,形成不同氣壓大小的子衝擊波;這就是所謂的馬赫反射 (mach stem) 。根據美國軍方在 1945 年 5 月的會議記錄,投在日本的原子彈在五、六百米高度引爆,是為了令 5 PSI* 的衝擊波的範圍達到最遠。實戰證明, 5 PSI 已經足以破壞平民建築,而其射程亦比更高壓的衝擊波為遠。*(壓力單位, 5 PSI 大約是大氣壓的 34% )

廣告

1953 年,美國 Grable 核彈頭測試。來源:sonicbomb.com

1953 年,美國 Grable 核彈頭測試。來源:sonicbomb.com

緊接著衝擊波的,是煉獄。長崎生還者 Sachiko Masuno 是這樣描述原爆後街上的境況:

他們的面孔完全焦黑,一邊叫喊著「很燙,很燙」,一邊皮膚就從手上脫落;整個人跟本不似人形,而更像怪物。我當時候還不敢相信是一顆炸彈把他們弄成這樣。(筆者英譯中)

當年爆炸火球的中心溫度達數千度,散發的紅外線熱輻射足以燒焦三公里外的人的皮膚;更接近的人恐怕已被當場煮熟。此外,雖然香港不像七十年前的日本一樣木建築林立,但爆炸通過割斷電線、破裂天然氣管道以及打翻煮食爐,依然可以引起一場世紀大火。同時,原爆產生的電磁脈衝 (electromagnetic pulse, EMP) ,能破壞供電設施、通訊線路和電子產品。在通訊不便的情況下,警察和消防人員恐怕難以展開救援。相信大家在颱風即將到來時,都試過因為網絡繁忙而無法打通電話;原子彈則有可能把整個網絡摧毀,令搜救人員無法互相組織和協調,而生還者亦求救無門。

原爆帶來的大面積燒傷。來源:Children of the Atomic Bomb (UCLA)

原爆帶來的大面積燒傷。來源:Children of the Atomic Bomb (UCLA)

以上的就是原子彈爆炸的一刻帶來的破壞,而隨後核輻射的傷害還未盡數。某親子作家在網絡上發文,說要把子女帶到南京大屠殺紀念館,讓他們知道「哪一個民族才是最苦難」。大屠殺紀念館筆者倒是去過,不過依愚見:冤冤相報何時了。時隔七十年,對現代年輕人最重要的,還是認識戰爭的可怕,進而警惕不要輕易被意識形態鼓動。透過比較過往的苦難來搶占道德高地,還是免了。

原載於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