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完全禁絕香煙為何不可能?

2018/10/10 — 20:39

pexel

pexel

政府最近公佈計劃,加強規管電子煙及其他新煙草產品。原本政府的計劃只是「規管」,即是與傳統香煙看齊,例如要交稅、禁止向未成年人銷售等。但醫學界卻高調招開記者會,要求更嚴厲的措施,那就是「禁售」,不但是即時禁絕電子煙,也要求政府就全面禁售傳統香煙設立時間表。

完全禁絕香煙之議,令人想起 1920 年至 1933 年間在美國推行的全國性禁酒令:

當時大力主張禁酒的,主要是新教徒等宗教團體人士,目的是希望解決當時不少社會問題如酗酒、家暴等,於是向政府爭取禁絕所有酒精類飲品。到 1920 年禁酒令終於正式納入美國憲法並在全國執行,但飲酒的風氣不單沒有減少,各種私釀和黑市買賣更令黑幫的收入大增,變相令罪案增加,引起更多社會問題,結果整個禁酒運動以失敗告終,而禁酒令亦於 1933 年被廢除。

廣告

以史為鑑,香港假如也希望推行全面禁絕煙草,首先要明白嚴刑峻法並不能解決人類所有問題,有時甚至是弄巧反拙。禁煙的目的當然是為市民健康,但這祟高的理想也要和現實協調,而禁煙最大的現實阻力不是來自煙草商,而是來自人的大腦:

真正在吸煙的,其實是你的大腦。討論控煙問題時,與其說是「吸煙危害健康」,不如說是「尼古丁上癮危害健康」,而 Nicotine Addiction 嚴格來說是腦神經生物學(neurobiology) 的問題(見投映片第 5 頁)。尼古丁上癮和其他addictions例如酒精、毒品、賭博、購物、電子產品、甚至性沈溺一樣,在腦部機制上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當中或多或少都涉及 dopamine reward system 。當你吸食香煙時,香煙入面的尼古丁就會進入腦部,刺激腦部的多巴胺 (dopamine) ,讓你持續 “feel good” ,而你就會將「香煙」和「快樂」兩者在心理上聯繫起來。當你下次想尋開心,或者在生活上感受到壓力,想放鬆一下,你就會不由自主點起一根香煙。

廣告

吸煙要持續及長期,才會危害健康。當一個人吸食一枝香煙,香煙中的各種有害物質及致癌物,就會經由呼吸系統進入身體,但其實又未至於即時致命。只有持續吸食第二、第三枝、甚至更多,這個累積的量才真正「攞你命」,而令人持續吸食香煙的原因,也是因為尼古丁。

吸煙是腦部問題,是「腦病」。掌握了這個概念,大家才會將精力轉移至改變人的腦部和心理,否則即使禁絕了合法香煙,上了尼古丁癮的大腦也會驅使人千方百計用各種黑市手段取得非法香煙。世界各國都有各種各樣的禁煙法例 (smoke-free legislation) ,包括工作地方禁煙、娛樂場所禁煙、甚至全面室內禁煙等,但假如是 100% 完全禁絕,即是連入口、銷售及私人場所吸食都是違法,如此清教徒式一刀切將所有煙草產品刑事化 (Illegalization) ,這種接近完全禁絕沉溺物(total ban)的方法,雖然在某些醫療情況如住院式戒毒治療、或各種禁閉式戒毒營中是會實行的,但假如不配合各種其他治療方法,那也只能收一時之效。病人不是偷走,就是偷運煙酒毒品入營,或者是在出院之後復發,最後前功盡廢。

要真正徹底幫助市民戒除煙癮,維護公眾健康,並不是將香港變成一個大型戒煙禁閉營就可以收效。除了禁止接觸沉溺物,政府要做的是發展針對性的尼古丁上癮治療服務 (Nicotine addiction service) ,包括一整套的治療配套(如藥物、心理社會支援、靈性關懷等),調整患者的腦部和心理過程,才是真正解決問題。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