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巴瑤族基因研究掀道德爭議 研究人員:政府未有通知有問題

2018/7/30 — 15:00

巴瑤族(Erik Abrahamsson / youtube 片段截圖)

巴瑤族(Erik Abrahamsson / youtube 片段截圖)

今年 4 月,研究人員在 Cell Press 發表基因研究報告,指巴瑤族人擁有幾組特別基因,可能與他們超凡的潛水能力有關。然而,當地有批評指研究團隊未有考慮當地的規管及需要。

今次爭議源自 Eijkman Institute 的基因學家 Pradiptajati Kusuma 5 月底發表的 Twitter 帖文,指負責巴瑤族研究的科學家可能會面臨嚴厲正在研究立法的海外研究法律懲罰——當地及海外研究人員亦對此有保留,並認為類似政策將會拖慢科研進展。雖然此帖文後來已被 Kusuma 刪除,但已令發表 4 月報告的作者 Melissa Ilardo 取消了 7 月重返印尼研究的計劃。她坦言自己有盡力確保研究合乎倫理要求和嚴謹妥善地進行。

據《科學》報道,印尼官員指今次巴瑤族研究並未獲當地審核機構批准進行。不過,有份參與研究的 Eske Willerslev 指出,他們早已獲研究、科技及高等教育部批出文件——簡稱 RISTEK ——進行實驗,並指此批文同樣批准在當地進行研究。

廣告

然而, RISTEK 官員 Sadjuga 則反駁,研究必須獲當地至少一個倫理委員會批准方能進行。印尼國家健康研究及發展倫理道德委員會官員 Trionon Soendoro 亦確認,研究人員應事先需獲當地批判研究進行。除此之外,研究人員亦被指涉違反規定,未有獲得適當文件將 DNA 樣本運回瑞典。

部份當地科學家亦批評研究隊伍未有包括任何與演化或基因專業有關的印尼科學家參與。按照 RISTEK 規定,海外研究項目必將要有當地研究人參與,今次研究中只有一名教育研究學家 Suhartini Salingkat 參與,並提供物流支援。當地生物科技研究人員 Mohamad Belaffif 指,海外團隊應讓當地研究人員參與每一個研究階段,而非只負責單一項目。

廣告

Willerslev 則向《科學》提供電郵通訊紀錄,顯示他們早在研究開展前,已以電郵多次聯絡 Eijkman Institute 基因學家 Herawati Sudoyo 。 Sudoyo 在研究公佈後,亦有於《科學》批評此研究「做錯太多事」。不過,當時他未有回應 Willerslev 等人,亦沒有應邀參與研究會議。最終在研究工作正式開始時, Sudoyo 才回應:「我們知悉你們已找到巴瑤族研究夥伴,無需要我們了。」 

Ilardo 指,自己曾在學術課堂中與當地學生分享基因研究技術,另外亦與研究人員之一 Suhartini Salingkat,合作完成一份研究報告。而她也承諾會盡快向巴瑤人分享實驗結果。然而,加拿大生物倫理學家就認為,即使 Ilardo 未有取消其 7 月行程向當地人分享結果,也來得太遲。她們應在報告發表前,或發表後盡快向參加者公佈結果。

印尼生物學家 Berry Juliandi 則指,今次問題應歸咎於當地政府在統籌處理海外研究申請方面出問題。他批評, RISTEK 不應在研究隊伍在未有適當文件前,已發出批文。

報告出版社 Cell 發言人則表示他們接納研究人員解釋及提供的文件,不會進一步調查有關事件。 

來源:
Science, Did a study of Indonesian people who spend most of their days under water violate ethical rules?, 26 July 2018

文/Edward Ho、審核/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