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後設倫理學 (meta-ethics) 的課題

2015/4/4 — 9:37

via sheffield.ac.uk

via sheffield.ac.uk

在日常生活裡,我們都會作出道德或正義判斷[1] ,譬如種族主義、強暴、殺死無辜的人是錯誤的、保護人們的基本權利是正確的。如果一個社會文化裡容許虐待嬰兒至死,這種文化是錯誤的。

但是,這些判斷真的正確嗎?也許有人會給出理由嘗試支持它們。但是,為什麼這些理由能夠證成道德判斷?證成的方法或理由又是什麼?道德判斷真的有客觀可言嗎?還是它們只屬個人的喜好厭惡?

再想深一層,道德判斷有真假可言嗎?當我們判斷「殺人是錯誤的」,這判斷是在表達某種有真假可言的信念內容,還是像「噓!」、「不要再這樣做!」這類句子一樣,只是宣洩某種情緒或發出某種命令?

廣告

假如道德判斷有真假可言,當我們說某個道德判斷為真,是什麼意思?當我們判斷「窗外正在下雨」為真,這似乎預設了:存在一種事實,這事實為窗外正在下雨,而「窗外正在下雨」這判斷符合事實,因此它為真。但當我們判斷「殺人是道德上錯誤」為真,我們是否承認:存在某種道德事實道德性質,使得道德判斷為真?但假如存在這樣的東西,它們卻是無法像「窗外正在下雨」這事實可以憑著觀察而被我們發現,那麼它們是一種怎樣的形式存在?我們又是怎樣知道它們呢?

上述的問題均屬於後設倫理學的問題[2] 。當哲學家研究後設倫理學,就是試圖回答這些問題。但,為什麼這些問題屬於後設倫理學範疇?在之前的一篇文章裡,我介紹了倫理學有後設倫理學、規範倫理學與應用倫理學這三類範疇。我們怎樣理解這三者的差別呢?

廣告

籃球比喻:後設倫理學是什麼

也許,我們可以用打籃球這運動比喻倫理學研究。

讓我們想像一場籃球比賽,這些角色的定位與功能是什麼。籃球員在比賽裡自然是運用自己的籃球技術贏取比賽。應用倫理學家就像籃球員,他們關心的是特定的道德問題,例如墮胎、捐錢、獵殺動物這些行為是對或錯,而他們就運用各種道德理論去說明他們的主張是對的。

籃球比賽不能沒有裁判與比賽規則。裁判負責依循比賽規則,指導籃球員進行公平、合乎規則的比賽。規範倫理理論就像比賽規則,規範倫理學家則像裁判、規範倫理學家綜合各種道德原則,指導應用倫理學家去判斷特殊的道德問題。譬如,規範倫理學家關注,當我們在思考某個行為是對或錯時,我們是否只應該考慮這行為的後果好壞?還是應該考慮行為背後的動機?如果我們想成為好人,我們應該具有什麼美德?

而後設倫理學家就像籃球評論員或分析員,他們不會直接參與籃球比賽,而是退一步嘗試了解與評論打籃球這運動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後設倫理學家不是要找出道德原則去判斷什麼行為或制度是對或錯,而是退一步地思考「對/錯」、「道德」、「義務」這些道德性質本身是什麼、道德性質(moral properties)或道德事實(moral facts)是否存在。

因此,有些哲學家會稱謂後設倫理學為「第二階層(second-order)」的問題,意思是,它比一般人思考「什麼行為是對或錯」這第一階層(first-order)的道德問題更退後一步去思考道德的本質[3]

後設倫理學的主要課題

哲學這大系統裡,有語言哲學、本體論、知識論等,它們各自處理不同的大課題。後設倫理學也同樣涉及這些課題。我們可以依此把它分為至少以下幾個大課題:

(A)    道德語言
「道德上正確」、「義務」、「不道德」、「我們不應該殺人」、「我們有言論自由的權利」是什麼意思?它們是否在陳述某種事實(fact)或性質?它們又是否能夠被定義?

(B)    道德形上學或本體論
道德判斷有無真假可言?道德事實或性質是否存在?如果它們存在,又是以怎樣的形式存在,它們是否能獨立於人類的心靈存在?它們能否產生因果關係?它們能否還原(reduce)或等同於其他東西,例如「道德上正確的」這性質是否等同於「演化上具有優勢的」或「後果上增加整體利益」這性質?還是道德性質是自成一類,無法還原為其他東西?

(C)    道德知識論
我們是否能有道德知識?我們如何知道我們的道德判斷是真或假?我們如何能證成我們的道德主張?道德判斷有無客觀可言?

(D)    道德心理學
當人們進行道德判斷時,他們是否表達著某種信念或欲望?道德判斷與動機之間的關係又是什麼?我們是否需要某種情感或欲望,才能作出道德判斷?道德判斷是否能夠產生有效動機讓我們做出道德上正確的行為(想一想中國哲學家王陽明的「知行合一」理論)?

後設倫理學並不易學

上述的問題自然沒有窮盡所有後設倫理學的問題,但它大致描繪了後設倫理學的基本面貌。後設倫理學並不是容易學習的課題,它可算是硬哲學,因為它橫跨本體論、形上學、知識論、心理學、語言哲學等哲學大範疇,你對其中一個範疇有特定的立場,隨時也會影響到其他範疇的論證方式。你對某個範疇有著錯誤或偏面的理解,也將可能令你在另一個範疇的論證上出錯。

後設倫理學並不容易學習的另外一個原因是,要有系統性整理出後設倫理學的基本要義與爭論並非易事,缺乏入門書之下(尤其中文的哲學世界),一般人要了解後設倫理學,實在缺乏有效的途徑。

在哲學研究裡,我自己最有興趣的便是倫理學與政治哲學,我希望將來能花更多時間寫這兩個範疇的文章。所以,我預備花一段長時間,慢慢介紹各種後設倫理學的課題,讓中文世界的朋友也能窺見後設倫理學的討論,同時也讓自己溫故知新。

註腳
[1] 後設倫理學除了處理一般的倫理學概念、性質與本質外,它還處理正義等後設問題。我們可以把後設倫理學這課題理解為最廣義的,它的研究對象包含了「對」、「錯」、「義務」、「權利」、「正義」等正義、政治哲學的概念、性質與本質。
[2]後設倫理學有時也稱為「元倫理學」。
[3]我們可以把「第一階層」與「第二階層」理解成相對的關係。現假定有兩個範疇A和B,如果A是研究B的基礎或本質,那麼,我們可以說B為第一階層問題,A為第二階層的問題,或者,A為B的後設(meta-)問題。

原刊於捷學的哲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