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台灣虎航播麻疹事件再說疫苗與自閉症

2018/4/6 — 17:32

台灣近日的虎航播麻疹事件雖暫時「只有」兩人確定遭源頭病人傳染,但兩位空姐空少患者曾多次飛往不同地方,在機上直接接觸者人數逾 1,300 人,再有旅客因而確診患麻疹不足為奇。

事件是近年麻疹爆發之後,其中一次較嚴重的集體感染。當然,我們未知源頭病人是否沒有接種痲疹疫苗,但容許小肥波不厭其煩地再說:雖然接種疫苗並非終生免疫,至少有 20 年效用,但有效預防社區麻疹傳染。當群體中有大量個體對某一傳染病免疫,感染鏈便會很易被中斷,而在社群中擁有抵抗力的個體比例越高,會間接令無接種者獲得該病的免疫力,即是所謂的群體免疫 (Herd Immunity) 。每種病毒的群體免疫門檻都有所不同,就麻疹而言,疫苗接種率 83-94% ,群體免疫才能生效。

然而,近年越來越多人(包括城中名人)道聽途說反疫苗,認為疫苗危害健康,亦是自閉症幕後黑手,絕不讓孩子接種云云。這其實是醫學界與公眾兩者的資訊傳播出現斷層、公眾對政府出現信心危機等問題所造成,博客 Edward Ho 今早已撰文談及,小肥波就不在此詳談;相反,我想藉本文多說一次自閉症與疫苗的關係。(想多了解的朋友可先閱舊文《為何越來越多自閉症兒童?》)

廣告

其實自閉症光譜中有近千個不同病症,涵括語言發展遲緩、出現重覆性行為等徵狀。科學界已有多個研究指基因是患自閉症的主要原因,其次則是環境引起。疫苗?對不起,真的找不到兩者關聯。最近被反疫苗人仕引用得最多的,莫過於外媒 Vox 專門寫健康資訊的資深記者 Julia Belluz 。事實上她絕非反疫苗人仕,更在本周寫道

For now, vaccines are wrong explanation for autism, and we should let the idea go.
以現時所知,疫苗是患自閉症的錯誤解釋,我們應該拋棄這個想法。

廣告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估計,全美每 68 個兒童就有一個患自閉症,男生與女生患病機率分別為 1/42 與 1/189 ,男女患病比例則為 5:1 。整體患病機率由 2008 年的 1/88 上升,亦接近 2000 年的 2 倍 (1/150) 。不過,亦有研究稱自 1990 年,患自閉症的美國兒童比例沒有大變,只是自閉症定義變更影響。到底誰對誰錯,都不夠這個重要:1999 年美國食物及藥物管理局 (CDC) 與國家健康署發表聯合聲明強調根本無足夠証據証明硫柳汞與自閉症有關;世衛以及美國有關部門仍找不出實質要停用該防腐劑的理由。尤其美國已在絕大部份疫苗中停用硫柳汞,自閉症的小朋友理應減少,但事實卻不是如此,可見疫苗與自閉症有關的說法站不住腳。

早在上世紀 70 年代已有學者發現自閉症與基因有關:有幾乎相同遺傳因子的單卵雙胞胎如果其中一位出現自閉症,另一位兄弟姊妹比較不相似的雙卵雙胞胎更易患自閉症[1] 。較近年的研究亦顯示,家庭內有小朋友患自閉症,其他兄弟姊妹出現病症的機會比正常人口高十倍 [2] ,其他國家的大型人口研究也發現類似患病模式[3] ,顯示基因影響患自閉症機會更具說服力。

雖然學界已找到如 SCN2A 等患自閉症相關的基因突變,但並非所有出現基因突變的人都會患自閉症。故此,除了基因外,還有其他環境因素引發自閉症。總括而言,生活中有很多化學物會透過母體吸收而影響孩童患上自閉症 [4] 胃藥 misoprostol 、抗躁鬱症藥物成份丙戊酸 (valproic acid) 、曾用作抗妊娠嘔吐反應藥物,現為骨髓瘤藥物的沙利度胺 (Thalidomide) 以及殺蟲劑毒死蜱 (chlorpyrifos)  等都與兒童患自閉症有關,空氣污染 [5] 以至母體感染德國麻疹病毒 [6] 都懷疑是「幫兇」而近期亦有研究指,基因會影響母親應對血液中化學物質的能力 [7] 。不過由於難以獨立抽取環境因素作分析,截至現時為止學界認為環境因素的關鍵性相對基因低,也未有一致定論這些因素一定造成自閉症這種神經異常病症。

另外正如前文所述,男生患自閉症機率大過女生,然而有學者已發現女生能適應體內多個自閉症相關的基因突變,令其出現病症的機率相對低,學者稱之為「女性保護作用 (female protective effect) [8] 。學界暫時未知當中機制,但相信這可能有助研發一些自閉症的生物治療方法。必須強調的是,這都是自閉症與兩性關係,而非從此找到患病的終極原因。

雖然自閉症成因仍有很多灰色地帶,但有海量的科學證據已顯示自閉症成因明顯與疫苗無關,懇請各位家長為自己的兒童接種疫苗,這不單保障孩童健康,更是公民責任,避免香港再有麻疹肆虐。

註:

  1. Folstein, S. & Rutter, M. (1977). Infantile Autism: A Genetic Study of 21 Twin Pairs. Journal of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18: 297-321. doi:10.1111/j.1469-7610.1977.tb00443.x
  2. Sandin, S., Lichtenstein, P. & et al. (2014). The familial risk of autism. JAMA. 2014 May 7;311(17):1770-7. doi: 10.1001/jama.2014.4144 
  3. Colvert, E., Tick, B., McEwen, F. Heritability of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in a UK Population-Based Twin Sample. JAMA Psychiatry. 2015 May;72(5):415-23. doi: 10.1001/jamapsychiatry.2014.3028
  4. Landrigan, P.J. (2010). What causes autism? Exploring the environmental contribution. Curr Opin Pediatr. 2010 Apr;22(2):219-25. doi: 10.1097/MOP.0b013e328336eb9a
  5. Ornoy, A., Weinstein-Fudim, L., Ergaz, Z. (2015). Prenatal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ASD). Reprod Toxicol. 2015 Aug 15;56:155-69. doi: 10.1016/j.reprotox.2015.05.007
  6. Hutton, J. (2016). Does Rubella Cause Autism: A 2015 Reappraisal? Front Hum Neurosci. 2016; 10: 25. doi: 10.3389/fnhum.2016.00025
  7. Traglia, M., Croen, L.A., Lyall, K. (2017). Independent Maternal and Fetal Genetic Effects on Midgestational Circulating Levels of Environmental Pollutants. G3 (Bethesda) 2017 Apr 3;7(4):1287-1299. doi: 10.1534/g3.117.039784
  8. Gockley, J., Willsey, A.J., Dong, S. & et al. (2015). The female protective effect in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is not mediated by a single genetic locus. Mol Autism 2015; 6: 25. doi: 10.1186/s13229-015-0014-3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