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登革熱看醫生怎麼看疫苗

2018/9/4 — 11:53

作者網誌圖片

作者網誌圖片

早前的疫苗短訊風波,有人對疫苗提出不同的質疑,包括醫生只懂叫人打針、成效不彰、含重金屬、疫苗賺大錢等 [註1]。

最近熱烘烘的醫療新聞,是登革熱病 [註2],在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網頁寫明,目前沒有預防登革熱的疫苗在本港獲註冊。在本港預防登革熱的最佳方法是清除積水,防止蚊子滋生,以及避免被蚊子叮咬 [註3]。「目前沒有預防登革熱的疫苗在本港獲註冊」這一句可圈可點,實不相瞞,這個登革熱疫苗已經存在,為何香港醫生只叫你防蚊,不叫人打疫苗?

登革熱

廣告

登革熱是最常見的蚊子傳播病毒傳染病。2013年的一項研究估計全球每年有近6,000萬例有症狀的登革熱病例,造成約10000人死亡 [註4 Lancet],根據衞生署資料,近年在香港有100宗左右登革熱個案 [註3]。

登革熱疫苗?

廣告

幾十年來,人們一直在努力研究登革熱的疫苗,直到2015年12月,第一支登革熱疫苗獲得註冊,是基於兩個大型研究,對於打了三針登革熱疫苗的效用:

  1. 在2014年10月的刺針雜誌 (the Lancet),發表了一篇在亞洲5個國家共10275位兒童接受了登革熱疫苗的報告,當中6851在疫苗組,3424在沒有疫苗組,後來有250位感染了登革熱 (疫苗組 117人,非疫苗 133人),疫苗效力 (vaccine efficacy) 為56.5% [註5 Lancet]
  2. 在2015年1月的新英倫雜誌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發表了一個在拉丁美洲5個國家共20869位兒童的研究,結果疫苗組13920人中有176人 其後患上登革熱,而沒有打針組在6949人中有221人其後確診登革熱,疫苗效力為60.8% [註6 NEJM]。

隨後,菲律賓和巴西啟動了區域大規模疫苗接種計劃,覆蓋了100萬人。 然而在重新評估臨床試驗數據後,藥廠於2017年11月29日說,疫苗可能會增加特定情況下嚴重登革熱的風險,菲律賓的疫苗接種計劃因而暫停 [註5 Lancet]。登革熱病毒共有四種不同血清型,如果下一次感染其他血清型的登革熱病毒時,出現重症登革熱的機會則較高,而最嚴重的情況會導致血液循環系統衰竭、休克及死亡 [註3],所以要研究出能針對登革熱全部四種不同血清型的疫苗比想像中複雜。

簡單來說,現時的登革熱疫苗,雖然有效預防登革熱,但是亦有部份人患上嚴重登革熱,登革熱康復者 (血清陽性 seropositive) 注射疫苗,暫時5年有效保護。 然而,在其他人身上 (seronegative),嚴重登革熱和住院的風險比較高 [註7 Lancet]。故此,世界衛生組織 (WHO) 建議對血清陽性率至少為70%的人群進行疫苗接種 [註8 WHO]。而香港早前也做了一個研究,在2013 - 2015年期間的105 972血清樣本,當中2100個測試了登革熱免疫球蛋白(IgG)抗體,陽性率為4.6%,並且在3年內沒有顯著變化,結論是香港的登革熱血清陽性率低,不建議在香港推行登革熱疫苗計劃 [註9]。

疫苗的迷思

有人說打完流感疫苗針,仍然有感冒,所以無效。疫苗的作用,是令身體預先演習,產生抗體,到真正遇到病毒時,能作出抵抗,減低傷亡。打疫苗不是太空防護罩,打針和無打針都會中流感,也會被蚊叮,只是打了疫苗希望可以減低傷亡。例如小朋友坐車戴安全帶:

  • 點解戴咗安全帶仲會有交通意外,
  • 有美國數據指出,使用兒童安全座椅的降低了幼兒的死亡率大概50% [註10]... 「百分之五十嘛,即係『一係入一係唔入』囉,即係冇用啦」??
  • 戴安全帶有嚴重副作用喎,有無聽過 seat belt syndrome [註11],
  • 一定係收咗車廠錢,所以先宣傳安全帶。 
  • #曲線要表明
  • 戴了安全帶不能避免車禍,不過可以看看以下短片無戴和有戴安全帶的分別,有戴安全帶遇到車禍可能可以保命

醫生不會盲目支持疫苗

我們醫生不會盲目支持疫苗,也會不盲目相信專家,卻會拿原始數據及研究報告親眼看。上星期大女兒的功課,問何為科學 (What is science)?我跟女兒說,科學是:

  • 可以隨便提出正反意見,不同理論。例子:地方,自古以來人以為地是方;外國勢力說三道四提出相反意見,認為地是圓的;又例如有人說中國是所有國家的中心,地球是宇宙中心,太陽也圍繞地球轉。
  • 大膽假設,小心求證,尋求真相,不是靠辯論,是做實驗。我們幾億人每天都說著什麼「地方」,哪個「地方」,不是講地方的人多為勝;認為地是圓的人,坐船駛出大海,結果環繞地球一圈,這就是實驗,並推翻了自古以來的「地方」說。坐火箭上太空也可。
  • 公開實驗方法和結果,其他國家其他人做相同實驗,得出相同的結果為準。其他國家的人,也可以坐船環繞地球一圈,這就是科學。

科學是什麼?

  • (Cambridge Dictionary) (knowledge from) the careful study of the structure and behaviour of the physical world, especially by watching, measuring, and doing experiments, and the development of theories to describe the results of these activities.
  • (Oxford Dictionary) The intellectual and practical activity encompassing the systematic study of the structure and behaviour of the physical and natural world through observation and experiment.
  • 說文解字:智,知日也。智者,能知道和分辨日月、陰陽、是非、黑白。知易行難。

在 Google 搜尋器上做研究,道聽塗說,人云亦云,那不是科學。

網上流傳截圖

網上流傳截圖

從登革熱看醫生怎麼看疫苗

醫生不是每逢有疫苗就叫人打,我們知道有登革熱疫苗,但是因應香港的情況,沒有在本港註冊登革熱疫苗,反而叫大家做一些不用花錢的預防方法 (個人衛生/ 環境衛生/ 封獅子山 以防蚊患 ),不打針、不用吃藥來預防和治療登革熱病。

因為香港醫生有保護主義 — 保護市民主義

 

參考資料:
[註1]  似是而非的訊息會害死人,2018年2月8日
[註2] 從登革熱看醫生的保護市民主義,2018年8月20日
[註3] 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網頁
[註4] Stanaway JD, Shepard DS, Undurraga EA, et al. The Global Burden of Dengue: an analysis from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3. 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 2016;16(6):712-723. doi:10.1016/S1473-3099(16)00026-8.
[註5] Capeding MR, Tran NH, Hadinegoro SR et al.  Clinical efficacy and safety of a novel tetravalent dengue vaccine in healthy children in Asia: a phase 3, randomised, observer-mask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Lancet. 2014 Oct 11;384(9951):1358-65. doi: 10.1016/S0140-6736(14)61060-6.
[註6] Luis Villar, Gustavo Horacio Dayan, José Luis Arredondo-García et al.  Efficacy of a Tetravalent Dengue Vaccine in Children in Latin America. January 8, 2015N Engl J Med 2015; 372:113-123. DOI: 10.1056/NEJMoa1411037
[註7] Editorial. The dengue vaccine dilemma. 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 2018.  DOI: https://doi.org/10.1016/S1473-3099(18)30023-9
[註8] Revised SAGE recommendation on use of dengue vaccin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8-4-19
[註9] Lee P, Yeung ACM, Chen Z et al.  Age-specific seroprevalence of dengue infection in Hong Kong. J Med Virol. 2018 Sep;90(9):1427-1430. doi: 10.1002/jmv.25216.
[註10] Alan H. Tyroch; Krista L. Kaups, Larry P. Sue et al. Pediatric Restraint Use in Motor Vehicle CollisionsReduction of Deaths Without Contribution to Injury. Arch Surg. 2000;135(10):1173-1176. doi:10.1001/archsurg.135.10.1173
[註11] Labib Al-Ozaibi, Judy Adnan, Batool Hassan et al. Seat belt syndrome: Delayed or missed intestinal injuries, a case report and review of literature. Int J Surg Case Rep. 2016; 20: 74–76. doi: 10.1016/j.ijscr.2016.01.015

原刊於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