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微觀美國:Google 解僱風波背後的性別觀

2017/8/11 — 12:59

pexels

pexels

最近, Google 工程師因爲性別歧視言論而被解僱一事鬧得沸沸噹噹。這名工程師認爲,女性較少參與創科工作、而收入亦比男性同僚低,其原因歸咎於兩性間「平均的差別」。例如,女性普遍沒有男性的野心,亦更希望平衡家庭和工作的職責等等。

無法否認,或因生理、或因社會教化,兩性的行爲舉措會有差別。但當社會對理科女依然存在各種偏見和介懷,討論兩性間的「本質差異」實在是失焦之舉。筆者將以美國爲例,拆解一下關於理工女光怪陸離的想法。

工程師或許沒有意識到,身爲男兒身的他多麼幸運。老師和家長不會「勸告」他遠離艱難的理科,也不會藐視他的「理性思考」能力。即使是厲害如發現暗物質的天文學家 Vera Rubin ,亦曾經被高中老師這樣遊說過。而筆者在美國生活五年,本地女同學們也提起過有類似的經歷。偏見源遠留長,無怪當《Hidden Figures》等電影上映時,會在美國社會引起熱烈討論。女性科學家在銀幕上太少見了,即使她們貢獻良多。

廣告

而同輩之間的壓力,更催使女學生遠離理科等「用腦科目」。美國主流青少年文化鄙視對知性、知識的追求;熱愛學習的人有機會被認爲「不性感」、「沉悶」和「怪異」,因而被同輩排斥。例如美籍華裔女孩 Xu Canwen 在 TED 演講提到,喜愛數學的她,曾經因爲同輩的蜚語差點放棄興趣。香港等華人社會可能由於科舉的歷史緣故,會對學業優良的青年褒獎有嘉,但美國正正缺乏相似的傳統。

廣告

對知識人的鄙視,從 2004 年上映的美國電影《Mean Girls》可見一班。在學者父母的培育下,好學的女主角跟整容的同學們簡直是來自不同星球的人。經過種種明爭暗鬥後,她才找到自己衷心認同的生活方式。筆者的九十後美國朋友對《Mean Girls》讚不絕口。可想而知,電影勾起了不少人的回憶,而它對美式青少年膚淺行爲的刻畫亦基於事實。

中小學如是,到大學時理科班剩下的女性就寥寥可數。根據美國物理協會統計,2015 年全國取得 STEM 學士學位的女性佔總人數 35%,其中生物學科接近男女平均,而物理畢業生之中只有 15% 是女性。正如史丹福大學教育學者提到,如果學生沒有遇到跟自己容貌或背景相似的同學,她較難找到歸屬感,學習動機亦會隨着下降。結果,「女性不擅長理科」成爲了自我實現的預言:由於缺乏女學霸和教授榜樣的鼓勵,有些女孩會放棄艱深的大學理科課程,進而加劇了女性「缺席」的情況。

總言之,由於社會低期望、同輩壓力以及缺乏榜樣,美國女性的理科路實在遠較男性困難。這些因素影響到求職者的數量,無怪 Google 請不到女工程師了。被解僱的工程師描述了「男女差別」的現況,卻忽略了背後的種種原因——更何況,男女大腦的差異沒有大到影響數理能力呢。

(雖然,公道說話還是要講句的。被解僱工程師認爲,Google 吸引和聘用女工程師時應該衡量性差別帶來的益處,因才而用。而他的確提出了具體的建議。筆者覺得,多一點合作、少一點美式男人堅持己見的爭執,這絕非壞事。)

美國號稱自由平等,但其實性別、種族定型一樣根深蒂固。法律保證的確漸漸完善了,但社會風氣還未完全跟上。那麼,(東亞)男性在美國又會遇到什麼問題呢?容筆者下回再談。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