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心理利己主義 psychological egoism (二):我們都是做自己想做的事

2015/2/16 — 10:12

via opinionator

via opinionator

承接上一篇的結論,心理利己主義的「利己」的意思不應該理解為「自私」。但怎樣定義「利己」呢?

我們都是做自己想做的事

在哲學界的討論裡,心理利己主義的「利己動機」曾經一度被理解為「根據自己的欲望而行動」。這與一些日常論調非常相似:我們的行動都是出於利己,因為我們都是做自己想做的事。

譬如,我有一筆錢,可以用來買電子遊戲,也可以用來去捐錢幫難民。最後我還是決定把這筆錢捐給難民,因為我想幫助這些難民。有些人認為,既然這個捐助的行動是按照我自己的意願,那麼我只是忠於自己的意願或欲望而行動,根本稱不上是為了他人而行動。

廣告

如果把這種想法進一步擴張,我們可以說,任何幫助別人的行為都只是因為我們希望幫助他人,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當我們不想幫助他人,我們就不會幫助他人。因此任何幫助他人的行為最終關注的都是自己的欲望。

我們可以把上述的說法陳構成如下的論證:

廣告

(1). 我們的任何(自主)行為都是由自己的意願、欲望或動機所驅使。(i.e我們都是做自己想做的事)
(2). 我們都是根據自己的意願、欲望或動機而採取行動。(由於1)
(3). 所以,我們的所有(自主)行為都是出於利己。(由於2)

乍看來,(1)無可置疑。只要我們的行為是自主,那麼我們的行為當然是出於自己的欲望或動機,而不是來自於他人的動機或欲望,否則這個行為就不算是自己的(自主)行為了。至於(2),它可以視為(1)的意思的另一種寫法,所以,如果(1)為真,(2)也自然為真。

這個論證的關鍵是(2)能否推出(3)。不少哲學家都質疑這點。他們的想法是:為什麼一個行為是出於自己的欲望,即使這是「幫助別人」的欲望,亦算是利己的動機?如果這也算是利己的動機,那麼我們該如何描述非利己的動機?

也許,有人會說,「利己」的意思就是「按照自己的欲望或動機而行動」,所以從(2)推出(3)也是顯然地合理的。但不少哲學家認為如果這樣理解「利己」,即使這個論證為真也好,也只是瑣碎的真理 (trivial truth) 。

瑣碎真理

要說明清楚什麼是「瑣碎真理」,說難不難、說易也不易。我們可以這樣理解它[1] :當一個人提出某個語句,企圖給出語言意義以外的信息內容,但這語句在他的用法下是分析地真[3] ,只有語義內容,因此這語句無法讓我們知道語義以外的信息內容,那麼這語句便屬瑣碎真理。

也許上述的定義比較抽象,用例子來說明最好。譬如,阿捷煞有介事向人宣稱自己發現一個生物學的主張,原來阿捷的立論只不過是「所有四足的動物都是有四隻腳」。這就屬瑣碎的真理。因為我們要判斷這類語句是否為真,不需要真的在世界上找出四足的動物,然後再觀察一下這些四足的動物是否有四隻腳。我們只需要知道「四足」的意思就是「有四隻腳」,便足以推斷出「四足的動物都是有四隻腳」。但阿捷彷彿要告訴我們這個主張具有某種生物學上的經驗內容。這時,我們可以說阿捷的說法為真但瑣碎,或者說阿捷說了句沒有認知價值的空話。

同理,心理利己主義是企圖解釋人類行為的動機,它應該具有語義以外、關於心理學上的經驗內容。但如果「利己動機」的定義(意思)只不過是「按照自己的欲望或動機而行動」,那麼心理利己主義將會變成僅憑其語義為真,它沒有告知我們任何實質的經驗訊息。

為什麼?因為心理利己主義主張:「人類的所有行為動機都是出於利己」,而如果「利己動機」的意思就是「按照自己的欲望或動機而行動」,那麼心理利己主義變相是主張「人類的所有行為動機都是根據自己的欲望或動機而行動」,單憑「行為動機」的意思(即是「按照自己動機或欲望決定的行為」)便可以判斷這主張為真。為了讓讀者更明白,我們可以從以下的推論看到這種版本的瑣碎性:

心理利己主義主張(E):人類的所有行為動機都是出於利己
1.    「行為動機」的意思是「行為根據自己的欲望或動機而決定」。
2.    根據這版本的心理利己主義,「利己動機」的定義是「行為根據自己的欲望或動機而決定」 。
3.    「行為動機」的意思是「行為出於利己的動機」。(根據1,2)
4.    「人類的所有行為動機都是出於利己」(心理利己主義的主張)的意思只不過是「人類的所有行為動機都是行為動機」,或者是「人類所有出於利己動機的行為都是出於利己動機的行為」。(根據3與E, 同義代換原則[4]

結語

我們可以看到這種心理利己主義為真也好,它並沒有告訴我們人類行為的動機是什麼一回事,就像「所有四足的動物都是有四隻腳」一樣沒有告訴我們生物學上的經驗內容。

心理利己主義作為一個解釋人類行為動機的描述性理論,它的恰當做法是先把行為動機區分為「利己」與「非利己」的類型,再論證我們的行為動機屬於「利己」的類型,而不是把「利己」定義為與「行為動機」一樣的意思,否則只不過是為「行為動機」加添一個新的名字而已。

經過這番討論,支持心理利己主義的哲學家為了避免心理利己主義陷入「真但瑣碎」的問題,開始重構其定義,使得它不再是瑣碎的真理,而是具有經驗內容的主張。

註腳

  1. 要恰當界定什麼是「瑣碎真理」並不容易,本文的界定並不一定完善。不過,本文採用的界定足以說明「瑣碎」(trivial)的弊處,也能涵蓋「瑣碎真理」的兩個常見的主要類型(i.e.透過重新定義製造空洞言說,以及分析命題冒充綜合命題[2] )。如果讀者想更詳細了解這弊處,除了可參考《分析/綜合的區分》一文外,還可參考《語言陷阱(6):癖義》一文裡<重新定義,製造空洞言說>的部分。
  2. 「透過重新定義製造空洞言說」與「分析命題冒充綜合命題」並不盡同,因為後者並不一定涉及字詞意義的重新規約。譬如本文裡阿捷論四足的例子,阿捷並沒有重新規約字詞的意思,但其主張卻是瑣碎的。
  3. 按照本文「瑣碎真理」的界定,我們可以知道,所有瑣碎的真理在其出現的語境底下都是分析真句,但並非所有分析真句都是瑣碎的真理。譬如一個不知道「未婚漢」的意思的人問「未婚漢」是什麼意思,而回答者說「未婚漢是未婚的男子」,這句回答雖是分析真句,但並非瑣碎,因為回答者並沒有企圖透過這句子給出語義以外的訊息內容。
  4. 同義代換原則,是指只要兩個字詞是同義,那麼它們可以在任何使用它們在其中的(具有真假值的)語句中互換,而不改變語句的真假值。譬如「王老五」定義為「未婚且有錢的中年男子」。現給定語句A:「王老五都是值得追求」。我們可以用「未婚且有錢的中年男子」代換「王老五」,給出語句A*:「未婚且有錢的中年男子都是值得追求」,A和A*具有相同的真假值。(i.e.同義代換原則是分析且必然為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