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思想實驗】人生重來一次

2015/10/16 — 10:34

Joe deSousa / flickr

Joe deSousa / flickr

如果人生可以重頭來過,你會做些什麼?

不少人似乎都很喜歡回答這問題,但每次有人問起我,我都會有難以名狀的疑惑。

重來世界的悖論

人們通常幻想自己在重來的世界裡搖身一變,變成運籌帷幄、良善直正、深得人心的完人,彷彿一切盡在掌握之中。但這可能嗎?為何人生重來,性格、智慧就會變得截然不同?

廣告

還是哲學家說得對,想像不等於可能。想像往往忽略細節,甚至矛盾。所謂重頭來過,即是出生於同一家庭,在類似的環境成長。倘若人們沒法改變當下自己,何以自信在成長背景差不多的重來世界裡,可以徹底翻身,不再重蹈覆轍?

也許有人說,重來,代表機會與希望。人會受到過去束縛,過去限制了未來的選擇。人無法扭轉過去,因此難以實現理想的未來;但重來消滅了不完滿的過去,一切重新開始。人會更有決心與動力改變自己。

廣告

這或許沒錯,過去無疑會限制未來,但未來亦有很多機會。哲學家沙特說:「人能重新界定自己。」人有自由,能超越過去,改變自己。但人往往缺乏意志,無法面對過去的失敗,才會嚮往虛無飄緲的重來世界,看不到未來的可能性。

因此,悖論出現了:如果一個人只嚮往在重來世界裡徹底改變自己,表示這個人缺乏決心與意志;如果這個人缺乏意志,即使人生重來,亦很大機會重蹈覆轍,變得與如今無異,說不定更差。

叮噹(多啦 A 夢)有一集講到大雄令自己人生重來,最後還是重蹈覆轍,發人深省。

叮噹(多啦 A 夢)有一集講到大雄令自己人生重來,最後還是重蹈覆轍,發人深省。

「失去記憶」的人生重來

讓我們把重來世界想像得更美好,避開上面的悖論:重來世界可以選擇人生前設。

人可以選擇自己的個性與智慧,可以設定自己變得更聰明、個性更好,也可以設定自己的父親是富豪李嘉誠。這樣的世界豈非終極完美?等一等!在這世界裡,我們要如何處置現實世界原本的記憶呢?我們應該選擇維持原有記憶,還是令記憶完全消失?

我們先考慮消滅所有記憶的人生重來。

如果我失去了所有記憶與構成那些記憶的事件,我會懷疑這個重來世界裡的「我」,是否真的是我。這涉及哲學上「自我同一性 (self-identity) 」的問題。在這課題裡,哲學家探討需要滿足什麼條件才算是同一個自我,譬如,如何確定 20 年前的自己與當下的自己是同一個自我。哲學家提出了不同的答案,其中一種主流方案是:同一人格。如果同一人格,則是同一個自我;如果人格不同,就不算是同一個自我。

人格包括了記憶、個性、喜好、慾望。如果重來世界裡,一個人的個性都改變了,甚至連記憶與構成這些記憶的事件都消失掉,他還是之前的他嗎?答案似乎是否定。如果「阿捷」從來沒有在香港出生、沒有讀哲學、沒有撰寫博客……也沒有任何現在阿捷所擁有的記憶與個性,那個人與現在的阿捷不是同一個人。

任何人生價值必須預設:自我存在。如果自我根本不存在,也沒有所謂(自我的)人生價值。因此,如果重來世界的那個人沒有我的記憶,也沒有構成那些記憶的事件(因為世界重來一次),即使那個人的外表再像我也好,也不會是「我」;「他」變得如何美滿幸福,也與我無關。

「維持記憶」的人生重來

假如我維持著當下的記憶重來一次,又會怎樣?我認為自己遲早會瘋掉。

現在的「自我」,是與他人聯系而成。我的家人、老師、朋友、愛人,在過去與我一起生活、互動、交流,我才會變成現在的「我」,而非另一種人格(i.e.記憶、思想、情感)。如果失去了他們,或從沒有接觸過他們,我的人生思想、價值取向將會徹底不同。

人與人之間的牽伴,比一般人想像中更巨大。與家人生活、情人戀愛、朋友交心,即使有時感到不滿,但毫無疑問,他們構成了自我與人生意義的重要部分。倘若在重來世界裡,我不再與他們有相同的感情與記憶的聯系,譬如我出生於李嘉誠的家庭、我喜歡的人、本來的朋友都不再認識我……這將是一件可怕的事。

或許人們會說,我可以在重來世界再與他們做朋友、做情人,但誰能保證?即使我假定人們能在重來世界裡設定他們必然喜歡你、與你做朋友、情人,但他們還算是有自由意志,選擇與你做朋友、做情人嗎?這樣被「操控」的朋友與情人,當你細想後,你會真心覺得有意思嗎?

再想深一層,在那個重來世界裡,他們還是他們嗎?在那個世界裡,只有你擁有如今現實世界的記憶,他們卻失去了!如果你心裡總記著情人曾經對你怎樣好,與你經歷過多麼難忘的事情,但在那個重來世界,她一項記憶都沒有,你會感到快樂嗎?

重來一次的兩難

我們可以看到兩難出現了:如果重來的人生失去記憶,便會失去「自我」,那麼這個人生重來對「我」來說,根本沒有意義;如果重來的人生維持記憶,我將會發瘋,失去重要的人,對我來說只會更糟糕。

不過,這樣的兩難能夠成立,只適用於與我有相同想法的人。因為有人可能真心享受在「維持記憶」的重來世界,不論那世界的朋友與情人已變得不一樣,只要能夠實現他的理想人生,譬如在現實中他生活得非常淒慘,但到了那個世界,他的人生就變得極為美好,在這情況下,又好像真的沒有什麼理由不選擇重來一次。

除此之外,有人可能覺得,即使在「維持記憶」的重來世界裡,那個人是不是「我」根本不重要,失去了記憶又如何,只要「他」能夠活得幸福,而「他」的存在是來自於現在的「我」的選擇(選擇重來一次),那麼那個人姑且算是「我」吧。

我不會反駁上述的回應。事實上,我認為怎樣選擇不是最重要。「人生重來」作為思想實驗,最重要是令你更瞭解什麼人與事對自己人生至為重要、自己的人生意義又應該由什麼構成。

我不喜歡人生重來,主要基於以下兩個原因:

  1. 我再不滿意當下的人生,充滿著悔恨也好,我還是覺得現在活得有意義
  2. 我的愛人、朋友、家人,構成我重要的人生。我不想失去他們。

延伸思考:

  1. 「自我」由什麼構成
  2. 對「自我」的理解如何影響人生選擇
  3. 如果你身邊的人都是受你設定必然喜歡上你,他們還有自由意志嗎?如果沒有,你覺得這樣設定是否真的有意義?

原刊於博客《正心誠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