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慎入】人生終點:澳洲男於汽車旅館安樂死 結束 66 年生命

2016/10/22 — 17:31

Miguel Virkkunen Carvalho / flickr

Miguel Virkkunen Carvalho / flickr

生死是人生必經階段, 兩年前 7 月凌晨,澳洲人 Max Bromson 以安樂死結束自己 66 年的生命。

我覺得我們很「天真」;我們都變得盲目。我們做這事是出於對我們的父親或者兄弟的愛,並非有意識地考慮會發生什麼事才做。 ——Max 的妹妹 Kerry Bromson。

廣告

與大部份國家一樣,安樂死在澳洲並未合法。Max 的妹妹 Kerry Bromson 向澳洲廣播公司 (ABC) 表示,為了保障家人免受檢控, Max Bromson 整個安樂死過程被拍下,以證明整件事是他個人決定與家人無關。當時,當地警方得悉 Max 的死訊,將拍攝器材、電腦和片段沒收調查。 Bromson 一家最後宣告無罪,事隔兩年,片段才得以曝光。

Max Bromson 在 2009 年被診斷患上骨癌,並在 2012 年接受 ABC 訪問時指:「這一切都是折磨,你明白嗎?藥物亦不能控制。」

廣告

安樂死一直被受爭議,而雖然澳洲因「協助自殺」而被起訴入罪的個案少之有少,但在 2011 年 60 歲的 Shirley Justins 則因「謀殺」伴侶 Grame Wylie 而被判 22 個月的周末拘留。患上阿爾茲海默氏症的 Grame 曾在死前遠赴瑞士接受安樂死,惟當時醫護人員認為他並沒有足夠認知能力決定接受安樂死。最終,Grame 的朋友 Caren Jenning 要到墨西哥購買安樂死藥物,並在 2006 年結束 Grame 的生命;而患上末期乳癌的 Caren 亦在 2008 年服用同一藥物自殺。

對於患上長期疾病的病人來說,除了接受治療,安樂死可能是另一種解脫的方法——結束被疾病折騰的結果,讓人重獲「自主權」,選擇有尊嚴地離去。現時主要有兩種安樂死方式:醫生協助或其他方法:主要分別是最後的「致死行為(例如注射藥物)」是由醫生(協助自殺)還是病人(安樂死)處理。就安樂死議題,不論是社會還是醫生專業都未就安樂死達成共識

雖然有幾個國家容許安樂死,但亦有相當嚴謹的要求。引述 2014 年一項研究指,荷蘭對安樂死的要求如下:

  1. 安樂死要求源自病人,而且是在有自由和自願的情況下決定;
  2. 病人正承受不能忍受的痛楚,而且不能改善;
  3. 患者了解自己的醫療狀況和對其觀點;
  4. 安樂死為病人的最後手段;
  5. 負責安樂死的醫生需要與跟安樂死有關同行研究和檢查,並同意情況已達到可「安樂死」的標準,及;
  6. 安樂死或協助自殺時,需要有相關支援。

現時反對安樂死主要源自宗教思想,普遍都因生命屬「神聖」而反對病人可自行結束生命或者是不同道德爭議。相反,支持安樂死人士,就認為安樂死可以減少病人被疾病折磨的痛苦。在眾多爭議中,其中一個始於一項在 1990 年發表的荷蘭研究。該研究指出,有部份安樂死個案並非由病人主動提出——或意味著安樂死合法化可能會引致更多病人在未同意下被安樂死。

不過在刊登研究後,情況似乎不增反減。研究人員指,此類個案減少可能是與安寧療護服務增加有關。另外,也可能與對安樂死管制增加,從而令醫生與病人間更開放地討論「臨終選擇」。同樣在比利時,在立法通過安樂死後,非主動安樂死的個案亦由合法前 1998 年的 3.2%,減少至 2001 年和 2007 的 1.5 和 1.8%。 

儘管社會上對安樂死仍未有共識,帶病在身的 Max Bromson 卻在 2013 年時參選澳洲國會——希望為安樂死合法化做點事。Max 曾表示自己並不想以非法手段達成目標,所以自己更加要走出來抗爭。他的妹妹 Kerry Bromson 亦指:「他選擇踏入政界是因為他想發聲,他希望在臨終前的一段短時間帶來一點改變。」

「要自行了斷需要一定的力量和意志——但沒有問題,我一早已去意已決。」 Max Bromson 在 2012 年訪問說。「因為沒有合法的方法。」最終 Max 決定在 2014 年的 7 月,跟家人走到一間汽車旅館飲下自行混合的安樂死藥物,了結自己 66 年的生命。

既然我們尊重生者對抗病痛的選擇,又何以對人安樂死要求嗤之以鼻?以人道立場,安樂死賦予病人結束痛苦的選擇;反對安樂死的,或許要從宗教以外找出更多證據支持己方立場。也許將來,受重病的病人不用如 Max Bromson 般在沒有醫療人士支援下,默默在旅館結束生命。 

相關片段及原文:

ABC News, 'I will choose my own time of departure': Family releases video of euthanasia advocate's final moments, 20 October 2016

相關研究:

Banović, B., & Turanjanin, V. (2014). Euthanasia: murder or not: a comparative approach. Irani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43(10), 1316. Published Online

Onwuteaka-Philipsen, B. D., Brinkman-Stoppelenburg, A., Penning, C., de Jong-Krul, G. J., van Delden, J. J., & van der Heide, A. (2012). Trends in end-of-life practices before and after the enactment of the euthanasia law in the Netherlands from 1990 to 2010: a repeated cross-sectional survey. The lancet, 380(9845), 908-915. DOI: 
10.1016/S0140-6736(12)61034-4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