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懷念霍金(二)

2018/3/19 — 11:15

「霍金博士請安息,你已解脫物理障礙⋯⋯你的才華和智慧將會永遠被懷念。」——Gal Gadot

霍金逝世後,神奇女俠演員一段 Twitter 起風波,傷殘維權人仕指「解脫物理障礙」是「健全主義 (ableist) 」者的偏見,有岐視之嫌。原來今時今日,日常話言隨時變成了攻擊性武器,「傷害」了別人也不知。按這思路,「恭喜發財」就是「財富主義 (wealthist)」,岐視 99% 沒發財的人;祝別人兒子「快高長大」,亦是 ableist ,岐視不夠六呎高的小個子父母⋯⋯

廣告

身份政治的複雜,霍金的天才也難以明白。噢,「天才」原來亦是「性主義 (sexist) 」誤區,暗示對女性科學家的岐視 [1] 。幸好香港不再是國際城市,遠離西方政治正確和社會正義運動風潮,未至於人人自危,恐怕隻言片語會傷及任何人。

其實,雖然霍金超越殘障,活出豐盛人生,甚至說過疾病免了他很多責任,讓他專注科研,因而成就更大;但誰會主動選擇物理障礙,作為成就的代價?況且,雖然輓文隱「惡」揚善,大家都知道霍金喜歡女性。他和 Kip Thorn 打賭 Cygnus X-1 不是黑洞,賭注是四級鹹濕雜誌《閣樓》;失去自顧能力後仍多次勞師動眾和朋友一起去無上裝俱樂部⋯⋯ 

廣告

香港電台新聞部「抵死」,報導霍金逝世時,重溫一段關於《時間簡史》的錄音:「我寧願出版社用祼女設計封面」。 Yes. Hawking is a geunius. Genius is also human. No human is loved by all other humans. 容我代霍金轉告神奇女俠,妳的祝福,他一定欣然接納。

註:

1. The New Republic, The Sexism of “Genius”: Stephen Hawking was one of many male scientists described as geniuses, a term rarely bestowed on their female peers., 15 March 2018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