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都是未來的骨

2017/3/28 — 9:00

"skull", Robert Mapplethorpe, 1988

"skull", Robert Mapplethorpe, 1988

今夕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佛教偈子

我第一篇刊登於立場的文章寫於上年的三月三十一日。過去一年我寫過不同千奇百怪有關於屍體的文章,但都是圍繞著死屍、屍體腐化、骨頭等大眾眼裏噁心的事物。我的目的都只有一個,就是希望大家不要「怕咗」死神及他帶來的一切。注意,是不要「怕咗」,而不是「不要怕」。我不能做到叫各位都不要怕死神,說真的不怕也是騙人的。但我們可以做到的就是不要把討論他變成一種忌諱,選擇面對的方式。

坦白說,大家都覺得屍體很有趣,特別是當大家的接觸點都是來自各種的電視劇。細想一下,你喜歡的電視劇,可能總有一兩套會跟法醫、法證、死亡、殭屍甚至法醫人類學有關。同一時間,我們傳統對死亡的避忌都依然根深蒂固。電視屏幕展示的死亡普及形象跟我們傳統思想的衝擊。從以前我們有仵作到現在醫院殮房的運作模式,都是將死亡跟我們保持光年般的距離。

廣告

「如何看死」這是一個很廣的議題。我這次會搬我最熟悉的骨頭出來作為切入點,分析一下為甚麼研究骨頭是如此重要,繼而有什麼用途。

一.疾病

廣告

疾病如肺結核、梅毒、癌症,甚至骨髓炎、骨質疏鬆等,都可以反映在骨頭上。各種慢性病理中,有一大部分都曾經是歷史上的頭號殺手。都市病之一,痛風其實很早就已經出現在歷史上,當時更被成為帝王病,研究指出是跟帝王的飲食有關。另外,梅毒亦曾經是都市病的一種。在十八世紀的醫療記錄當中,城市外是沒有任何記錄病例。研究都可以發現這些疾病莫名地出現都可以追尋到整個世界的人口流動及因應生活造成的遷移模式,這種模式同時亦成就了不同的文化交流。

從醫學層面看來,以現在的醫術成就,我們卻不停的說屍體很髒、很不潔。看看維多利亞時代的做法跟我們的比較,再比較當時十八、九世紀的醫學比起來,甚至小孩的死亡率比起來,為甚麼他們比較能豁出去?是因為他們不怕死嗎?關於屍體這個乾淨不乾淨的概念可以追溯到工業革命及「醫院」這個地方這兩個歷史重點。工業革命當時經濟起飛,由於居住環境條件比較差,因而傳染病肆虐,人口稠密,病發率自然較高。同時間,明亮、乾淨、消毒過的醫院成為對比,因而骯髒的殮房就被打到地牢去。

二.勞動/工作

每種工種都會於骨頭上留下烙印。以我自己舉例,我的腰部損耗還挺嚴重,去年在塞浦路斯工作時,有幾天不能坐也不能走太快,只能躺在床上休養。拳擊手、神父或經常要跪著祈禱的人都有常出現的傷痕模式。甚至近十年由於智能電話的出現,大家都成為低頭族,必定為頸部造成極大壓力,這可能會成為我們這代人的標誌,一句到尾,我們應該是最後一代人經歷過沒有互聯網的日子。頸部關節炎或骨質增生都可以說時我們這個歷史及時代的交接吧。

同樣的情況也在維多利亞時代及工業革命時代引證過。維多利亞時代有出現過一種很美的綠色,但都是由砷 (Arsenic) 做成,女士們充分表現「愛靚唔愛命」的意思,,就算因長時間穿著這種布造的衣而中毒亦在所不惜,最後當然難逃死神的號召。同樣,用水銀造的化妝品得過女性得寵愛。中水銀毒,可引致毛髮脫落、皮膚蒼白及死亡。到工業革命,由於需要大量人手於工廠幫忙生產火柴,而當時的火柴頭時以磷 (Phorsphorous) 製成。雖然磷有害,但它燃燒出來的效果非常好。因此,工廠工人由於長時間處於高磷度的環境,皮膚(特別是口部的皮膚)慢慢吸收,造成骨頭壞死,到最後對顎骨造成傷害。

三.不久將來…

當然骨頭不只能告訴我們這兩個範疇人類所經歷及環境逼使我們造成的一些轉變,但這些拼湊起來可以告訴我們曾經經歷過什麼,我們曾經在怎麼樣的條件下與死神擦過。這些都是由於我們不停改變居住環境及條件的結果,同時亦可以代表我們發明城市生活的證據。另外一個很重要,但我沒有花筆墨探討的範疇是暴力行為。大家可以自行想像一下,選取任何時期的歷史都可以發現有戰爭、大屠殺事件,這些涉獵的暴力行為及兇器都很不一樣,這又代表什麼?這些暴力事件也代表什麼?為甚麼這些會發生?這些種種對我們「人」這動物、這群體來說又有什麼意義?

再深入一點,隨著科技發達,我們每天都會在不同媒體讀死亡的其中一面。每次讀到可惜、心疼的文章時都會深深明白人生命的渺小及死亡的必然性。哪,為甚麼我們不多討論呢?以我們現在的技術及成就,跟以前的維多利亞時期比起來,我們面對死亡的「造詣」實在差得遠。維多利亞時代的人會為家屬自行清理屍體,化妝及整理好遺容,送他最後一程。他們亦會為他們最愛(的屍體)拍照,作為「回憶鏡子」。為甚麼我們現在不能呢?

如果你過去這一年有拜讀,甚至追讀我的文章,我感激不盡!如果還沒有,可以搜索一下我寫世界謎案及有關屍體的獵奇文章,花大約半個小時或挑一兩篇讀一下(潛台詞:這個鋪陳鋪了很久~),思考一下:為什麼這些屍體有這樣的遭遇?如果他們本人看到他們在世的肉身死後被弄成這樣會有什麼感覺?你又會想你的屍體怎麼樣?如果你覺得他們的遭遇很可憐,那就從今天開始思考一下,你想你的怎麼樣?這個想法,的確會隨著人成長而改變,但都不要緊,最重要是曾經思考過。

我們都是未來的骨。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