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唔係曳:注意力不足過動症 (ADHD)

2016/11/26 — 18:51

Henner Zeller / flickr

Henner Zeller / flickr

「學極唔識」可算是 Michael 的寫照,他要比一般人多好幾倍時間去追上進度和學習。不是他「蠢」,而是人根本難以專注。 對於注意力不足過動症 (ADHD) 患者來說,他們承受的根本不是「標籤」,而是跟隨一生的影響。

同一樣的生活 不一樣的體會

ADHD 病人給人的感覺是:頑皮、坐不定、成績差。單憑病人行為有異,很多人會以為他們頂多是行為問題,根本算不上是疾病。中三才發現自己是 ADHD 患者的 Michael,早就察覺自己讀書會其他人慢,上堂時也會心不在焉。他形容,當自己聽到老師的說話時,腦中會隨即如接龍般想出大堆不相關的事。

廣告

當老師談到「家課」,他就會想起昨日同學做家課時談天的內容,講到內容,又會想起內容中相關的情節。思路毫不受控——似是骨牌般「倒」出來。要到自己猛然醒來,或者老師同學提醒才會停下來。你覺得是「教育制度問題」?其實 ADHD 影響的並不止「讀書」。 Buzzfeed 就訪問過部份有 ADHD 的編輯,其中一位就描述:「自己在工作是會突然失神,回過神來身邊同事已把事情辦好。」

廣告

由何而起?

跟他們一樣,很多 ADHD 患者都有類似問題。部份教師或社會人士會覺得「ADHD」應以教育著手,藥物是「冇用」,甚至認為 ADHD 是「作出來賺錢」的疾病。可是,批評者似乎未有真正了解他們的問題:為甚麼他們會坐不定,專注不到?為甚麼一個小學生會無端搗亂?為甚麼藥物和心理治療會控制到情況?

ADHD 是一種生理疾病,就如感冒、肺炎、腦退化症一樣,雖然實際成因未明,但很大機會是由生理因素所產生。 2010 年一項研究就發現首個直接證據,指出 ADHD 是一種遺傳疾病。 ADHD 患者大腦結構也可看到端倪。神經科學家從磁力共振掃描 (fMRI) 發現 ADHD 患者的前額紋狀體連結 (prefrontal-striatal circut) 的活躍程度會比一般人低,更有機會涉及視覺神經系統和其他神經結構等——這類結構均與控制「專注力」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另外, ADHD 患者的神經傳導物多巴胺 (dopamine) 也有分泌不足的情況,剩餘的多巴胺不足以抑制雜訊,令病人不可集中。

不同治療方法

為了令病人「重掌」集中力,現時主要有多種療法幫助 ADHD 患者,分為「刺激性藥物」、「非刺激性藥物」和「認知行為療法」。刺激性藥物主要是增加多巴胺濃度,由此可以增加注意力,抑制源自周邊的各種刺激。非刺激性藥物則會增加去甲腎上腺素 (Norepinephrine) 濃度,也會增強患者注意力。不過 Michael 就指,其實有時食藥後會感到自己變得沉默、失去耐性和胃口變差,也會感到心跳加速;所以也是有需要才會服用。另一種方法就是循認知行為著手,以認知行為治療或教育家長管教方法,來改善小朋友行為和專注力,亦見一定成效。

對大部人來說, ADHD 聽起來可能只是「頑皮」一點、「個個人都有的問題」。但其實情況嚴重性遠超一般人想像,他們每天都要從各種事物中掙扎,花更多的精神去學習、工作和生活。改善教育制度或可令他們發揮應有才能,卻不可解決終極問題。生理疾病就應以更認真的態度處理,藥物和適當心理治療才是處理方法。

世界很複雜,絕對不可以懶。踏入「後真相年代」,社會已充滿謊言,簡單地將問題二分或者歸於陰謀,只會令世界出現更多誤解。ADHD 患者專注力不足的生活已甚具挑戰性,要幫助他們,多點查證,才是對他們的一點支持。

感謝 Michael 分享他自己的經歷。

後記 (28.11):網友提醒,原文未有提及到部份 ADHD 患者亦可能對某些事可以有很強的專注力 (hyperfocus)——未有正式納入 DSM-5 中。雖然極強專注力可令他們更擅長於部份事情,但有學者提出亦可能會有潛在問題,有機會詳談。

參考資料:

Castellanos, F. X., & Proal, E. (2012). Large-scale brain systems in ADHD: beyond the prefrontal–striatal model. 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 16(1), 17-26. DOI:10.1016/j.tics.2011.11.007

Cortese, S., Kelly, C., Chabernaud, C., Proal, E., Di Martino, A., Milham, M. P., & Castellanos, F. X. (2012). Toward systems neuroscience of ADHD: a meta-analysis of 55 fMRI studies.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DOI: 10.1176/appi.ajp.2012.11101521

Hutchison, S. L., Ghuman, J. K., Ghuman, H. S., Karpov, I., & Schuster, J. M. (2016). Efficacy of atomoxetine in the treatment of attention-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in patients with common comorbidities in children, adolescents and adults: a review. Therapeutic Advances in Psychopharmacology. DOI: 10.1177/2045125316647686

Medicalxpress, Study finds first direct evidence that ADHD is a genetic disorder (w/ Video), 30 September 2010

National Collaborating Centre for Mental Health (UK. (2009).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s and parent training.

Victoria Government,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 therapies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