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拔罐改善運動員表現?科學家:存疑

2016/8/11 — 12:54

菲比斯接受拔罐療程,圖片來源:nbc片段截圖

菲比斯接受拔罐療程,圖片來源:nbc片段截圖

拔罐成為今年奧運焦點之一。不少外媒發現頂級泳手曾拔罐:認為拔罐可減少受傷、加強表現、促進新陳代謝等,俄羅斯電視主播甚至認為應禁止運動員拔罐。可是,拔罐雖廣為運動員使用,但醫學界一般認為拔罐毫無功效,極其量都只是「安慰劑效應」。

拔罐是一種古老療法,中醫以及中東醫師也有採用。拔罐時,治療師會把真空罐或被火燒過的破璃罐倒轉放在用者皮膚上,透過負壓吸著皮膚的血管。由於微絲血管被破壞,皮膚會短暫留下紫印痕。有部份治療師會再用針刺到圓印上,使積聚的瘀血流出——認為可以排熱、退燒、減輕暈眩、痙攣和痛楚等。中醫認為拔罐有助打通經絡,加快身體復元速度。

廣告

雖然現時有不少有關拔罐的研究,但由於單一研究可能會誇大效用,又或者是實驗設計出現漏洞而令結果跟現實有所出入。科學家就透過「綜述研究報告」,綜合分析不同研究結果,其中 2010 年的報告就分析了 550 個拔罐研究,發現當中有 78.1% 在設計上出現明顯偏差;而根據這些研究的結果,現有證據仍不足以支持拔罐是有效的治療方法。

另一個於 2011 年發表的綜述報告,亦可能打破「拔罐有效」的幻想。研究人員分析 5 份綜述研究後發現:雖然研究宣稱拔罐可能對減輕痛楚有效,但這類研究也同樣有嚴重偏差風險——實際上可能根本沒有治療效力。其後,2012 年發表在 《PLOS One》的研究亦指,雖然拔罐可能對某類病症有潛在幫助,但當中並沒有運動員宣稱的復元效用。換言之,科學家現時對拔罐本身都尚存不少質疑。

廣告

可是,運動員一般都相信拔罐有效又是怎樣一回事?這可能是源自「安慰劑效應」。

奧運競爭之激烈並非常人可想像:即使未有科學證據支持,不少運動員都會以不同方法,嘗試改進自己的表現。人只要對療法或治療師本身有一定信任,人體就會釋出相應的神經傳導物減輕部份痛楚,科學家稱之為「安慰劑效應」。要令人相信某療法有效,除了從包裝、治療人員的「專業形象」入手,即時可見的反應也會增加療法的「說服力」。拔罐所造成的瘀印,恰巧就可滿足運動員對這方面的訴求。幾種條件集結而成,就可使運動員相信拔罐令他們痛楚減少之餘,又可以增加表現。

究竟在未有足夠證據支持其效用,也不知背後機制的情況下,值不值得以拔罐改善運動表現呢?這個問題就要留待運動員本身解答,但對一般人來說或者選擇其他方法就更為合宜。 

原文:

Vox, Michael Phelps uses cupping to ease his muscle pain. What does science say?, 8 August 2016

Science-Based Medicine, Cupping – Olympic Pseudoscience, 10 August 2016

文/eh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