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揭開手機發射站殘害人體真相

2017/3/3 — 19:49

手機發射站(台稱:手機基地台)的問題,大概從世界上第一支手機上市的那個時候就吵到現在,吵著吵著也二、三十年了,有趣的是,都幾十年了還是處於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狀態,這也是令人感到歎為觀止了。對於一個入行超過十年的放射線工作者,也就是我本人,每每看到一些高談闊論、煞有其事的精美文章,捧腹之餘多少還是有點感慨,倒不能老怪罪國內科學教育之不彰,事實上這是全世界通有的毛病,我們也不是專有,只是發得特別厲害而已。

自古以來,會讓人類感到恐懼的事情主要分為兩種,一種是「知道後果,而且確定馬上會發生的事」,另一種是「不確定後果,也不知道會不會發生的事」,講得文雅一點,我們又稱前者叫做「未雨綢繆」,後者叫做「杞人憂天」。那麼,對於手機電磁波的恐懼到底該分到哪一種呢?在科學依舊蓬勃發展的今天,我想我們還是回歸到科學證據來討論真偽,否則五四的先聖先賢們都算是白搞了。

言歸正傳,要了解「手機電磁波會不會致癌」,我們得分為兩個層次來討論,首先,手機電磁波到底是何方神聖?其次,它憑什麼致癌?我在此非常嚴肅並且堅定的向各位表示,如果有任何人跟你談這個問題但是卻講不清楚這兩件事的,我可以跟你保證要不是他根本不懂電磁波,那就是他準備要騙你的錢了。

廣告

電磁波光譜圖,根據研究顯示,電磁波能量高過可見光的才有致癌風險的證據

電磁波光譜圖,根據研究顯示,電磁波能量高過可見光的才有致癌風險的證據

廣告

大家來看看上面這張電磁波的光譜圖,愈往右邊的光子能量愈大,這可不是我個人發明的東西,這是全世界物理學家們幾百年來蹲在研究室裡咬斷上億根鉛筆的智慧結晶。所謂的「手機電磁波」就是無線電波那個區塊的東西,介於「極低頻電磁波(也是媒體寵兒的高壓電)」以及「微波(另一個媒體寵兒的微波爐)」」的中間,你看這「恐致癌」三兄弟排排坐在一起是不是看起來十分令人生厭?我們再往右邊瞧一瞧,馬上見到的就是讓許多路人變成美人的紅外線,再右邊一點則是我們睜開眼睛就看得到的可見光(也就是紅橙黃綠藍靛紫)。

看到這裡,你認為有沒有一種可能性,讓高能量的可見光、紅外線不致癌,卻讓低能量的微波、無線電波、極低頻電磁波反而致癌?或是我們換個方式講,有沒有可能攝氏 30 度的水不會燙但是 20 度的水反而造成嚴重灼傷的道理?我想正常人應該都不會同意的。當然我知道這時候就會有人來抗議了:「雖然低於 30 度的水不會造成灼傷,但是更低溫的水也可能造成凍傷啊!」沒錯,誰說不會致癌就不會造成其他生理影響?如果沒有任何生理影響,紅外線或是脈衝光怎麼可能有能力製造明星呢?微波當然有可能會煮熟你,高壓電當然有可能會電死你,甚至無線電波,也可能因為收聽到爛節目而讓你一個禮拜吃不下飯啊!但是我們今天在討論的是「致癌」這檔事,不要隨便換話題脫離戰場好嗎?

對於「電磁波恐致癌」有疑慮的朋友,我也能夠理解,就像是二十世紀初我們還不是很了解 X 光的時候,很多人因為過度曝露而產生生理病變,對於一個近三十年才開始蓬勃發展的的技術,有一部分的人擔任保守派抓住那個底線是有其必要性的。真的是這樣嗎?再過若干年我們就要歡度收音機發明一百一十週年了,你知道我們已經研究這個玩意兒超過一百年了嗎?不能老是研究結果不符合你的想像就疾呼:「我們對輻射還不夠了解。」啊!

前兩年,美國國家毒理學計畫 (National Toxicology Program, 簡稱 NTP) 耗資兩千五百萬美金打造的超級手機電磁波研究計畫,規劃了史上最細膩的動物實驗,試圖看到手機電磁波對生物體的影響,他們抓了近四百隻實驗老鼠,其中一半的老鼠,讓牠們打從娘胎起每天暴露在電磁波中 18 小時直到斷氣為止,藉以模擬一個從胚胎時期就已經迷上用手機講電話的極重度手機愛好者。

去年 NTP 公布初步實驗數據 [1] 的時候引起各界軒然大波,因為他們發現了兩個非常驚人的事實,首先,相較於活在無電磁波烏托邦的老鼠,那些被邪惡電磁波曝露的可憐孩子們,腦瘤比例顯著增加了,這個結果讓很多長期反電磁波並稱其為公害的社會團體非常振奮(我知道在這裡不該用「振奮」這個詞,但是他們真的很振奮),彷彿是重囚苦窯數十載重見天日一般的激動,四處轉發「手機電磁波致癌的證據找到了」的報導,因為很顯然他們並不關心該研究發現的第二個事實,那就是「被曝露的老鼠平均壽命高過未曝露者」。

回到現實,在人類的世界裡,即便是提供良好的治療與照護,我們也很難做到讓罹癌的朋友平均壽命高過終身未罹癌的朋友,那問題出在哪裡呢?這份數據公布後沒幾天,美國國家健康研究院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簡稱 NIH) 的副主任勞爾 (Michael Lauer) 就公開表示:「我認為這個結果很有可能是偽陽性。」首先,只有雄性老鼠發腦瘤顯著性高,這本身就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也可能是平均壽命反而提高的主因;其次,雖然總共有近四百隻老鼠參與實驗,但在統計上,這個數量還是太少了(不要指責他們,他們已經花兩千五百萬美金了);再者,就算他們有更多的錢可以做更大型的實驗,要將動物實驗的結果直接拿來解釋人體現象也言之過早,更別說,到今天為止,從來沒有任何一個研究室有能力提出完整的「低能量電磁波致癌機制」,在這個狀況下,你要如何驗證低能量電磁波致癌這件事?這個研究的最終報告會在今年公布,到時候我們再來細談。

最後我想說的是,三不五時就有傳媒藉發射站大造文章,未有想過會傷害科技進步與科學普及,其實「受害」一家可能其實是遺傳癌基因而已,又或者他們家特愛攝取某些致癌物(好比說煙酒)。科學不是這個樣子的,科學是需要觀察與驗證的,如果發生了問題就推給某個自己不懂(而且也懶得花時間去搞懂)的科技產品不叫科學,那叫做「與生俱來的無知力量」。

[1] Wyde, M., Cesta, M. & et al. (2016). Report of Partial findings from the National Toxicology Program Carcinogenesis Studies of Cell Phone Radiofrequency Radiation in Hsd: Sprague Dawley® SD rats (Whole Body Exposure). bioRxiv 055699. doi: https://doi.org/10.1101/055699

原題為《揭開手機基地台殘害國人的真相》,現題為立場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