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撐錯拐杖的鄭秀文

2019/4/17 — 12:04

圖片來源:鄭秀文 instagram

圖片來源:鄭秀文 instagram

身在獅城,心繫香港。面書早上的巴黎聖母院的熊熊烈火,下午就被許志安黃心穎的哀怨纏綿淹沒到灰燼都沒有了。

然後在一片延伸閱讀的汪洋裏,我才知道鄭秀文正在準備七月的演唱會。兩個月前,她右膝受傷,在社交網站上載一幀她撐著拐杖步出電梯的片段。

 

廣告

 

廣告

容許我有點物理治療師的職業病。如果腳受傷要撐著拐杖,不應該用兩枝雨傘級「士的」隨便了事,她的步伐亦明顯沒有經物理治療師調教過,拍片的人早就應該在她身旁隨時戒備。入行以來,我已見過太多受傷後拐杖拿不好再摔倒的慘案;生意要接,可身經百戰的我還免不了要贈送那份同情。

正確的方法,是兩枝肘或腋拐杖同時撐過正常患肢要跨過的步伐,從而減少患肢負荷。一般新傷,若沒有骨折,醫生和物理治療師都鼓勵患者根據痛楚承受程度而決定負重份量。新傷一般都有發炎狀況,炎症因子引起的痛楚都會提示患者要減輕患處負荷。雖則鄭小姐近年身形纖瘦得無話可說,但身體響警號,提醒她痛楚是要用來尊重的。

若果受傷需要住院,若治療師指導後發現患者仍未能安全掌握拐杖正確用法,治療師有權報告醫生拒絕患者出院要求。某星期日,在深切治療部忙得不可開交的我收到個緊急出院的轉介。五十來歲的嬸嬸,在家中跌倒弄傷了腳踝,幸好沒有骨折。醫生找來保護靴,醫囑也寫明嬸嬸學懂了用枴杖就可以回家。但到我教她用枴杖走路時,醫院走廊的人群都退避三舍;我心跳加速,生怕要寫事故報告。當我差不多要寫進紀錄說以病人家居安全為理由不能出院之際,嬸嬸的丈夫汗流浹背地趕到病房。

大叔是位典型的南洋阿伯,有點駝背,短袖襯衫卡其褲襯 Bata 涼鞋,趕來時手上還拿著裝半滿熱咖啡的膠袋。「不如我試試看。」嬸嬸的手繞在大叔的臂彎裏,步履突然穩如泰山。「那她可以出院吧!」但這仍然表示她不能自立呢⋯⋯「結婚三十年了,從來都是我照顧她的,和入院前沒兩樣,那她可以回家了嗎?」我無話可說,收回了枴杖,因為嬸嬸撐的拐杖,是全世界最成熟穩重最閃卻無價的。那天午飯,餐飲我只可以點無糖黑咖啡。

鄭秀文可能早就知道,搖搖慾墜的兩枝拐杖,也比身邊的男人可靠,也知道這回事毋需公告天下。唯獨那是不可取替的拐杖,主要是看其實心裏有沒有我。

發炎過程完成後,身體不再向患處釋出炎症因子,踏地亦因此變得無痛而實在。但周邊肌肉會因此萎縮也變得鬆馳,物理治療師就要在這個階段指導復健運動,讓步行方式扳回正軌。樂壇天后需要勁歌熱舞,復健也要進階一點。她的社交網站,只顯示了她在健身房避免觸及傷患的交叉訓練,一條用來喊痛示弱裝可憐的復健片段都沒有。獅子座女生就有這種倔強,受了傷長了疤,只會默默在暗角舔著自己的傷口。

當香港人眾志成城將的士後座的實況放於文化遺產毀於一旦甚至六合彩攪珠之先,她可能整個晚上已把自己栽在排舞室裏了。巴黎聖母院葬身火海,唯獨主結構上的十字架仍然屹立不倒。許志安做錯了甚麼,不是由面書上的阿茂阿壽留言說了算。信者得愛的話,那天自有來自天家的審判。 

能力和威儀是她的衣服; 她想到日後的景況就喜笑。艷麗是虛假的,美容是虛浮的; 惟敬畏耶和華的婦女必得稱讚。」—— ‭‭箴言‬ ‭31:25, 30‬ ‭CUNP-上帝‬‬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