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古老北美人基因組顯示 人類僅單次大遷徙美洲

2018/1/4 — 18:15

當年阿拉斯加塔納諾河盆地人類聚居意想圖
Illustration by Eric S. Carlson in collaboration with Ben A. Potter

當年阿拉斯加塔納諾河盆地人類聚居意想圖
Illustration by Eric S. Carlson in collaboration with Ben A. Potter

人類如何抵達美洲,一直有多個說法。其中主流的說法是大約 1.5-2.5 萬年前,史前人類從現今俄羅斯東岸經白令陸橋 (Beringia) 橫渡白令海峽到達阿拉斯加,然後逐步南下。最新的最古老北美人基因組排序研究支持這說法,指人類僅一次大遷徙至美州;後來其中一群人類南下,成為現代美洲原住民的祖先。報告已刊於《自然》。

該研究由劍橋大學基因學家 Eske Willerslev 領導。團隊利用 2013 年於阿拉斯加中部塔納諾河盆地找到,有 1.15 萬年歷史的嬰孩骸骨,從其頭顱骨抽取 DNA 排序,並成功獲得完整的核基因組。該盆地屬於白令陸橋仍在海平面以上的地區,學者亦從當地發掘到另一副骸骨與其他文物,相信均來自同一個有數千餘人的群族,曾在當地逗留狩獵動物與搜集其他植物與果實維生。團隊在得到基因組後,再將之與歐亞大陸、美洲其他地區的古人及現代人基因作對比,分析各自的基因相似度,並估算主要基因突變需時多久才出現。

團隊發現,現代美洲原住民基因與嬰孩所屬群族的最為相似,但該群族並非現代美洲原住民的直屬祖先。相反,團隊認為兩者有一群共同祖先,他們於 2.5 萬年前就於白令陸橋出現,並在約 2.1 萬年前分成兩批,一批就是嬰孩所屬群族的祖先,另一批則在 1.45-1.75 萬年前南下前往美洲其他地方。另外,嬰孩基因組顯示他與南北美洲原住民的基因有同等相似度,團隊相信三者均來自同一次大遷徙的後代。

廣告

研究支持亞洲人逗留於白令陸橋,變得基因隔離的模型 (Beringian standstill model) 。不過,其他學者就提醒,從單一基因組的分析得出的年份數字未必準確,需要進一步研究才能確認說法。至於為何並不全部人類一起南下, Willerslev 指暫時未知當中原因,但估計是由好奇心促使,探索未知的土地。

之前有研究曾指,白令陸橋在 12,600 年前毫無動植物生存,人類根本無可能有足夠資源生存在該通道上。有學者曾提出,人類以木筏經水路抵達美洲沿岸,才逐步向內陸擴張。不過,學界仍未就人類遷徙至美洲這片新大陸歷史達成一致說法。

廣告

來源:
Science, Ancient Americans arrived in a single wave, Alaskan infant's genome suggests, 3 January 2018

報告:
Moreno-Mayer, J.V., Potter, B.A., Vinner, L. & et al. (2018). Terminal Pleistocene Alaskan genome reveals first founding population of Native Americans. Nature, published online 3 Jan 2018. doi:10.1038/nature25173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