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會說話的鸚鵡

2016/1/15 — 17:24

Found Animals Foundation / flickr

Found Animals Foundation / flickr

「Hello!」

科學家一直以為只有靈長類動物才有足夠的大腦能力去處理「語言」,猩猩 Koko 就懂得以手語和人溝通,但是雀鳥?腦袋這樣小,不太可能有認知能力吧?大家都知道,鸚鵡有能力模仿人類說話。走到雀仔街,不難會聽到鸚鵡會對遊人大叫 Hello。既然牠們懂得模仿,那究竟鸚鵡是不是真的會「說話」呢是不是真的理解呢?偏偏大自然就喜歡給予科學家無窮挑戰去找出答案。

故事發生在 1977 年,動物心理學家 Irene Pepperberg 從寵物店中領了一歲的非洲灰鸚鵡 Alex 用作研究語言學習。Alex 的名字也不是隨便亂改,而是 Avian Learning EXperiment 的縮寫。 Pepperberg 在一個演講中憶述,當年申請撥款研究時,批核人員感到相當奇怪,回覆大意就是:「你 high 大了嗎?

廣告

初時,一歲的 Alex 不會飛,也未懂得「說話」——只是一隻普通的小鳥兒。Irene 就嘗試以榜樣/對手法 (Model / Rival Technique) 去教牠生字和不同的概念。這個全新的教學法,就是兩個訓練員分別在 Alex 面對輪流扮演教師和學生的角色:學生要根據教師的指示回應,而 Alex 就從旁觀察。

廣告

在訓練後, Alex 學到了約 150 個生字,並有能力將它們分類,又懂得數形狀、顏色和數目。 Alex 甚至可以分辦到物件的異同,準確度達 72.5-78.4%,更答得出兩者有甚麼不同(或者有沒有不同)。最重要是,Irene 認為 Alex 是真正理解到這些生字的內容。另外,Alex 也和其他同類般,會從生活中學到一些簡單英文語句,例如:早晨,或者見到 Irene 在實驗室匆忙而行是, Alex 都會叫她冷靜點等。最可愛是,牠似乎懂得以言語表達沉悶或者是挫折感。牠在美國電視台 ABC 的訪問大展語言能力時,表演得累了就向 Irene 投訴: When we go eat dinner? (食得飯未啊?)

大家想知道的是, Alex 的大腦擁有與生俱來的語言理解能力,還只是長期訓練的成果——見到 A ,就答 A ,當中沒有真正理解字義?研究人員 Irene 就認為, Alex 並不是「模仿」人類說話,而是真真正正地學習和說話。Alex 不但懂得分類,分大小等, 更特別好像懂得「組合音節」創出新字,當看到蘋果時,會說:banerry (banana 加 cherry),這次紀錄均為相當有力的證據說明 Alex 擁有相當的語言能力,而 Irene 更形容牠好像有 5 歲小朋友的認知能力。似乎不只是人類、靈長類或者是哺乳類動物才有能力學習到複雜的能力, Alex 或者部份鳥類都有一定能力去學習或者擁有一套「語言」。

另外,科學家的研究可能都支持 Irene 的說法。首先,科學家發現鳴禽 (songbird) 中的 FOXP2 蛋白量減少,會令基因表顯增加,以使牠們可以改變到神經迴路,和增加其發聲能力。加上神經解剖科學也發現到,鳥類大腦結構和哺乳類有相似地方——不論是鳴禽還是厚嘴鸚哥屬 (psittacines) 的前腦通路都擁有和哺乳類動物稱為 Area X 的紋狀體核 (striatal nucleus),這個結構可以令牠們控制到身體發出不同的聲音。最重要是,哺乳類動物和鳥類都有類似的腦電波模式,而且擁有相似的丘腦皮層系統 (thalamocortical system) 或都可能是揭示出他們有一定程度意識,以及發展學習語言的能力,再為 Alex 有能力理解和學習語言添加了一點說服力——但仍未有足夠證據證明 Alex 是真真正正經思考地回應。

心理學家 Dr. Herbert Terrace 博士在紐約時報的訪問中曾質疑, Alex 的回應並非是「思考」而來。他指,思考是要在沒有該事物存在下都可以處理到,並得出相應結論。例如我們在想午餐要吃甚麼,並不需要有菜單在面對才會想到。「試想像如果 Alex 不懂得以人類語言回應,整件事就只會變得是 Alex 根據外在因素(顏色、形狀等)而作出反應。」換句話說,就和狗隻聽到鐘聲會流口水一樣,並不是真真正正思考。

Alex (或者牠的同類)究竟懂不懂,或者有沒有相當於小朋友的認知能力還有待科學家繼續研究。但可以肯定的是,歲月不留鳥。2007 年 9 月 6 日,31 歲的 Alex 終於要離別。牠在離世前一晚並沒有徵兆,只是在 Irene 離開房間,臨關燈前對她說了一句最後句話: You be good. I love you . See you tomorrow.

要知道更多關於 Alex 的研究,可到​ The Alex Foundation 

參考文章:

  1. Edelman, D. B., & Seth, A. K. (2009). Animal consciousness: a synthetic approach. Trends in neurosciences, 32(9), 476-484. DOI: 10.1016/j.tins.2009.05.008

  2. Miller, J. E., Spiteri, E., Condro, M. C., Dosumu-Johnson, R. T., Geschwind, D. H., & White, S. A. (2008). Birdsong decreases protein levels of FoxP2, a molecule required for human speech. Journal of neurophysiology, 100(4), 2015-2025. DOI: 10.1152/jn.90415.2008

  3. Pepperberg, I. M. (1988). Comprehension of “absence” by an African Grey parrot: Learning with respect to questions of same/different. Journal of the Experimental Analysis of Behavior, 50(3), 553. DOI: 10.1901/jeab.1988.50-553

  4. Pepperberg, I. M. (2007). Grey parrots do not always ‘parrot’: the roles of imitation and phonological awareness in the creation of new labels from existing vocalizations. L. DOI: 10.1016/j.langsci.2005.12.002

  5. Pepperberg, I. M. (2002). In search of king Solomon’s ring: cognitive and communicative studies of Grey parrots (Psittacus erithacus). Brain, Behavior and Evolution, 59(1-2), 54-67. DOI: 10.1159/000063733

  6. Scharff, C., & Haesler, S. (2005). An evolutionary perspective on FoxP2: strictly for the birds?. Current opinion in neurobiology, 15(6), 694-703. DOI: 10.1016/j.conb.2005.10.004

  7. New York Times, A Thinking Bird or Just Another Birdbrain?, October 9, 199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