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害的是以不知為知,不是 Wi-Fi

2016/2/25 — 11:29

Michael Himbeault / flickr

Michael Himbeault / flickr

大導演嚴浩過去幾日在《果籽》一連發表了幾篇有關電磁波有損健康的新聞。閱畢,兩字記之曰:荒謬。

他指電磁波會散發正離子,影響免疫系統、神經系統和身體功能,嚴重者更有機會導致不育、異常生產、流產、視覺障礙、腫瘤等問題。英國更有「對 Wi-Fi 過敏」的15歲少女自殺身亡。他批評質疑沒有人嘗試去了解;而本港政府更是視若無睹,只有台灣和歐盟有做一點事,令學童健康受損。

如果他不是有心去傳播錯誤訊息,就一定是不懂裝懂。

廣告

電磁波不只是 Wi-Fi,或者是電話的「無線電」。讀過中學初中科學的都知道,電磁波是一個光譜。光譜中有微波、紅外線、可見光、紫外光、 X 光和伽碼射線等。除了紫外光、 X 光和伽碼射線,其他都是「非游離輻射 (Non-ionizing radiation)」,不會令原子或分子游離出電子。換言之,電子儀器的電磁波根本不會散發「正離子」到身體。

雖然國際間的確有紀錄過電磁過敏問題,文獻指病人會同時出現作嘔、頭痛、心悸、以及皮膚問題,但並不代對嚴浩說對了。

廣告

事實上生物醫學界有不少研究,指沒有足夠證據支持電磁波致病的說法。而這類實驗大多以最嚴謹的雙盲實驗 (Double-Blinded Experiment) 測試,並不是隨口亂說。雙盲實驗可以確保實驗人員和參與者在實驗中都不知道環境有沒有過多的電磁波,而直接匯報自己的情況。實驗可令將研究人員偏見減低,也防止結果受參與者的反安慰劑效應 (Nocebo Effect) 影響。順帶一提,反安慰劑效應就是安慰劑效應的相反的心理作用:受影響的人會因為相信會某樣物件對自己有害,而出現病徵[1]

和嚴浩所說的大為不同,不論世衛 [2] 還是大學研究都得出一致結果:參與者根本分辨不到環境有電磁波和沒有電磁波的差別,而電磁波也不會對身體造成傷害,而亦未見會引起癌症。反而,這類病徵有機會是由其他疾病(例如常見的感冒)、個人飲食、作息習慣或者是生活壓力所引起。隨意將矛頭指向電磁波,做成的傷害不只是人會接收錯訊息,更會令人忽略了真正成因,耽誤潛在病情。而他提出的英國少女自殺案,也可能是這種「無知」,令人沒有理會女孩真正病情,迫使走上絕路 [3]

說到政策,嚴浩更明顯了扭曲事實。首先,歐盟政府沒有呼籲校園禁用 Wi-Fi 或者手提電話,提出的是歐洲委員會。歐洲委員會雖有影響力,但不能直接左右政府政策。而且歐洲不同衛生部門均沒有指電磁波會造成傷害。至於台灣,立委會立法禁止超時使用電子儀器的原因是保護視力,而非防止電磁波影響健康。

或者,退一萬步說: Wi-Fi 對人唯一真正的影響就是令我們,因為用多了電子產品,而增加患上肌肉痛症的機會。至於甚麼致癌或者影響免疫系統,還是不用杞人憂天。至少,現有的證據都相當肯定:沒事。

說到口臭的一句:發表健康知識文章,最重要是內容「準確性」。隨便用術語,扭曲實情來恐嚇公眾以令人相信自己的說法,根本是不負責任的離譜行為。現實不是嚴浩說了算,而是須有嚴謹的科學考證。讀者們,還甘心這些人日日寫文愚弄,甚至傷害自己嗎?

註:

[1] 在這個情況,就是人誤認電磁波有害,所以以為有電磁波時就自然會覺得不舒服。
[2] 世衛檢查了過去 30 年 25,000 份研究報告,現時沒有證據支持低能量電磁波會對身體造成甚麼影響。
[3] 《每日郵報》指,女孩自殺前仍因好友自殺而鬱鬱不歡,但卻未有求醫。 
[4] 早前《杞人憂天現代版:電話致癌》,亦有講及電話對人的影響甚微,在此不再重覆。

參考資料:

Berthelot, J. M. (2015). Is electromagnetic hypersensitivity entirely ascribable to nocebo effects?. Joint Bone Spine. DOI: 10.1016/j.jbspin.2015.11.003

Röösli, M., & Hug, K. (2011). Wireless communication fields and non-specific symptoms of ill health: a literature review. Wiener medizinische Wochenschrift, 161(9-10), 240-250. DOI: 10.1007/s10354-011-0883-9

Rubin, G. J., Munshi, J. D., & Wessely, S. (2005). Electromagnetic hypersensitivity: a systematic review of provocation studies. Psychosomatic Medicine, 67(2), 224-232. DOI: 10.1097/01.psy.0000155664.13300.64

Washington Post, Are ‘WiFi allergies’ a real thing? A quick guide to electromagnetic hypersensitivity., 31 August 2015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Electromagnetic fields and public health, 200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