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東非狩獵採集民族腸道細菌隨季節變動 或為史前人類飲食習慣提供線索

2017/8/25 — 17:47

哈扎獵人,圖片來源:Human Food Project facebook

哈扎獵人,圖片來源:Human Food Project facebook

正所謂「人如其食」,你吃什麼也會影響腸道細菌群系。最新刊於《科學》的研究指,東非狩獵採集族民的腸道細菌會隨季節飲食不同而有變化,研究讓學者更了解人類祖先於農業社會前的腸道細菌群系大概是怎樣,亦是首個研究顯示人體細菌群系有季節周期。

東非坦桑尼亞埃亞西湖畔的 200 個哈扎人 (Hadza) 是 1,000 人哈扎群族的少數。他們是全球僅存的數個狩獵採集民族之一。 2014 年,奧克拉荷馬大學人類學家 Stephanie Schnorr 的團隊曾邀請哈扎人進行研究,並發現他們比現代西方人腸道擁有更多樣菌種、哈扎人腸道細菌群系能有效地分解高纖食物;研究結果也與其他証據吻合——哈扎人從不患大腸癌、結腸炎及克隆氏症 (Crohn’s disease) 等腸胃疾病。

不似大部份現代社會,哈扎人仍隨季節不同而改變飲食。在濕潤季節,他們會採集漿果與蜜糖,以植物為主食;哈扎人旱季會打獵,疣豬、羚羊甚至長頸鹿都是他們的主食,而澱粉質高的樹根與猢猻樹果實則是哈扎人全年也會吃的食物。

廣告

為了解這種隨季節而變的飲食習慣會否改變哈扎人腸道細菌群系,「人類食物計劃」總監 Jeff Leach 與史丹福大學微生物學家 Justin Sonnenburg 領導的團隊在 2013 及 14 年收集 188 個哈扎人的糞便樣本,然後分析樣本中的核糖核酸 (RNA) 以及蘊含的所有細菌品種。 

團隊發現,哈扎人腸道細菌群系於旱季的多樣性高過濕季,當中 Bacteroide 屬細菌最多,並隨濕季到來而逐步減少數量在下一年旱季時回復正常。團隊又分析細菌的酵素,發現旱季細菌有較多消化碳水化合物酵素,但這令團隊感到奇怪,因為哈扎人於旱季食肉較多。

廣告

Schnorr 與另一已研究哈扎人 13 年的美國人類學家 Alyssa Crittenden 指,研究未有記錄哈扎人在提供糞便樣本期間的詳細飲食,無了這個背景數據,研究得出的結論產生了更多疑團。不過, Crittenden 同意研究可以讓我們了解史前人類在狩獵採集期間於哪裡居住與打獵、吸收什麼養份等資訊。

Schnorr 亦表示,研究顯示人類腸道演化出「生理節奏」,與吃進肚的食物進行同步,而現代人很有可能破壞了這種節奏,影響腸胃健康。不過,她提醒哈扎人的腸道細菌群系如現化人一樣,並非擁有遠古人類的細菌群系。可惜的是,未來要再研究哈扎人腸道細菌群系的機會越來越少。除了因為很多族人已出城打工,更重要是仍留在叢林的族人開始接受援助機構分發的麵粉與粟米等非本地糧食。

來源:
Science, Early human gut bacteria may have cycled with the season, 24 August 2017

報告:
Smits, S.A., Leach, J., Sonnenburg, E.D. & et al. (2017). Seasonal cycling in the gut microbiome of the Hadza hunter-gatherers of Tanzania. Science 25 Aug 2017: Vol. 357, Issue 6353, pp. 802-806. DOI: 10.1126/science.aan4834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