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北歐人類演化研究涉用被盜骸骨化石 期刊《自然》表示關注化石去向

2017/11/17 — 11:33

三份分別來自 2013 、 2016 和 2017 年考古研究報告被發現使用的樣本為被盜化石,引來爭議。

德國翁特爾馬斯費爾德 (Untermaßfeld) 出土超過 14,000 件來自 90–120 萬年前的大型動物化石樣本。該區化石樣本完整記錄了歐洲北部於這段時期的生態和演化史。不過,自 1970 年後期考古學家未有在遺址發現人類或人屬骸骨化石。人類學家普遍認為當時人類尚未從歐洲南部遷徙至北部地區,要待 50 萬年前才正式擴展至歐洲北部。

然而, 2013 年一項刊於《Quarternary International》的研究就指,發現的疑似石器可能是100 萬年前人屬物種在該區出現的首個證據。兩位曾參與 2013 年研究的人類學家 Günter Landeck 和 Joan Garcia Garriga 再在 2016 年刊於《Journal of Human Evolution》的報告提出,動物化石樣本上的痕跡是由人類造成。他們再在今年發表骨骼樣本跟進分析報告。

廣告

不過,荷蘭萊頓大學 (Leiden University) 人類學家 Wil Roebroeks 和古生物學家 Ralf-Dietrich Kahlke 認為報告所用樣本相當可疑。 Lendeck 和 Garcia Garriga 在報告聲稱,收集到的石器或動物骨骼樣本屬於施洛伊辛根收藏 (Schleusingen Collection),是從一位生物學教師所得。不過 Kahlke 就指,自己未有聽聞此收藏系列,並質疑這類樣本是否確實來自 1970 年代後期至 1980 年代初期。他指出類似化石只在翁特爾馬斯費爾德一個小區出現,而該區自 1980 年起只有一隊研究隊伍獲批文進行挖掘工作。另外,此區曾多次出現失竊事件。他自己也曾在 2012 年報警求助。現時未有證據指出 Lendeck 與 Garcia Garriga 涉及偷竊。

除化石樣本發掘時間有可疑外,樣本中的絕種鹿隻的右肢骨同樣引起 Kahlke 懷疑。他指出, 2016 年報告描述的鹿骨樣本與 2009 年被盜鹿骨樣本吻合。另外,2016 年報告描述的另一個樣本亦與 2012 年失竊的犀牛肢骨樣本極為相似。令事件更耐人尋味的是,這批被盜化石竟然在 2014 年,分別以兩個匿名包裹送回翁特爾馬斯費爾德附近的博物館。古生物學家兼德國 Schloss Bertholdsburg 自然博物館總監 Ralf Werneburg 認出包裹中的骨骼樣本是來自翁特爾馬斯費爾德,故此聯絡 Kahlke 處理。

廣告

2009 年 5 月 28 日,發掘團隊於翁特爾馬斯費爾德發現該鹿骨,但幾日後已告失蹤。
Credit: Ralf-Dietrich Kahlke

2009 年 5 月 28 日,發掘團隊於翁特爾馬斯費爾德發現該鹿骨,但幾日後已告失蹤。
Credit: Ralf-Dietrich Kahlke

Kahlke 認為尋回的鹿骨樣本是來自 2009 年失竊的化石;另外同於包裹中的 63 個骨骼碎片亦與 2016 年描述的部份樣本相似。除此以外,包裹中的 11 個石頭碎片亦與 2013 年報告描述的相似。然而,現時尋回的樣本仍然未見被盜的犀牛樣本。 Kahlke 與 Roebroeks 分析失而復得的樣本後,認為並未支持到該地區曾有人屬生物出現。他們指出,動物骸骨上出現的花痕並非由人屬生物形成,而是由自然磨損或鼠類生物造成。不僅如此,石頭碎片上亦欠由人屬生物製作的工具中常會留下的花紋。

發送給 Schloss Bertholdsburg 自然博物館的匿名包裹中其中一塊化石是鹿骨碎片(下方),與 2009 年翁特爾馬斯費爾德盜竊案後留下的碎片(上方)可合併,證明其來源(最右方為合併後模樣)。
Credit: Ralf-Dietrich Kahlke

發送給 Schloss Bertholdsburg 自然博物館的匿名包裹中其中一塊化石是鹿骨碎片(下方),與 2009 年翁特爾馬斯費爾德盜竊案後留下的碎片(上方)可合併,證明其來源(最右方為合併後模樣)。
Credit: Ralf-Dietrich Kahlke

《自然》去信查詢原作者 Lendeck 和 Garcia Garriga 。他們回應指報告分析的化石樣本是由私人收藏家在 1970 年代至 1980 年代初期收集,而樣本是來自與翁特爾馬斯費爾德同一地質層的地區。他們相信博物館收到的樣本是由向他們借出樣本的人士歸還。 Lendeck 和 Garcia Garriga 堅稱自己與失竊事件無關,且會發表詳細文章回應指控。

《自然》編輯部關注三份報告的可靠性,並指出原作者未有在報告中明確指出及發掘樣本的確實位置,未能提供現時樣本的所在地。事件仍未有結論,但現時證據均顯示當時未有人類在歐洲北部出現。

來源:
Nature, Archaeologists say human-evolution study used stolen bone, 13 November 2017

報告:
Roebroeks, W., Gaudzinski-Windheuser, S., Baales, M. & Kahlke, R. (2017).Uneven Data Quality and the Earliest Occupation of Europe: The Case of Untermassfeld (Germany). bioRvix.org. Published Online. DOI: 10.1101/211268

文/Edward Ho、審核/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