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氣候峰會前夕:咪啊,又想搞事?!

2015/11/20 — 11:20

Phil Roeder / flickr

Phil Roeder / flickr

六年前氣候峰會前夕,東安格里亞大學氣候研究中心 (Climatic Research Unit, CRU) 的 1,000 多封電郵和文件被盜放上網,令人質疑有科學家操縱論文結果。事件在否認氣候變化的專欄作家 James Delingpole 的推波助瀾下被稱為「氣候門」,一時之間氣候變化變成「騙局」。

被誣告的科學家

氣候科學是對全球來說都是一個相當重要的議題,研究時需要相當高的誠信、嚴謹性和透明度。對於 CRU 科學家的指控,我們認為他們的誠信,以及嚴謹性是不容質疑的。 Sir Muir Russell, 《氣候門》事件首席調查員 [1]

氣候變化確實存在是 97% 科學家的共識,而「氣候門」僅是否認氣候變化人士故意炒作的鬧劇,欺瞞大眾的謊言。經多家傳媒調查後發現「氣候門」只是被人將抽出 5 段文字加鹽加醋和斷章取義的流言。加上在 Sir Muir Russell 的獨立調查後,確認了科學家並無誠信問題——科學家被誣告了。報告指,負責的科學家誠信並沒有問題,唯一需要改善的是原始資料透明度不足,和要處理同儕評審時有潛在不公的問題。多得這一班「盲目」否認者,事件已賠上科研界信譽,亦令人誤以為科學家是被不明勢力所「操控」。

廣告

值得大家思考的是,為甚麼事件偏偏在 2009 年氣候峰會前才鬧出?是不是另一個陰謀?

衝突的開端

無獨有偶,事隔數年類似的事情又很神奇地地在氣候峰會前發生。起因來自《科學》論文:Possible artifacts of data biases in the recent global surface warming hiatus。論文再次破壞了「否認氣候變化人士」妄想推翻氣候變化的美夢——氣候變化沒有停止。

廣告

看似是科學界的一場勝仗,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隨之而來的又是一連串麻煩事。這份六月刊登的論文引起了眾議院和美國國家海洋及大氣管理局 (NOAA) 之間的衝突。眾議院科學委員會主席 Lamar S. Smith 質疑有關科學家的誠信。並在 7 月向 NOAA 索取數據和內部通訊調查報告「真偽」,又要求他們交出所有有關的文件。也許他們不太了解科學界運作,其實他們要求的研究數據,根本可以隨意在網上下載。科學家沒有可能隻手遮天。所以 NOAA 當然也十分配合地呈上有關資料;除了內部通訊資料,原因很簡單:

將科學家間的通訊保密令他們可更誠懇的交流,所以有關資料沒有呈交上委員會...保護科學討論內容早已是科研界長久以來的傳統。 [2]

科學發展要依賴科學家之間的坦誠溝通。隨便「公開」溝通的內容會破壞了科學家之間的互信,令所有科學家沒有信心毫無保留地發表意見,不利科學發展。而美國氣象學會 (American Meteorological Society , AMS) 也發出公開信,批評委員會多番要求 NOAA 公開這些資訊,會造成寒蟬效應,科學家對自由發表意見充滿恐懼:

要求 NOAA 的科學家提供通訊內容會令他們造成一定負擔,也會引起寒蟬效應,破壞 NOAA 在保護生命財產的努力。 [3]

當政治碰到科學

當然,政客為了達到目的,怎會隨便放過科學家。為了迫使 NOAA 交出內部通訊, Smith 日前再次去信 (對上一次在 4.11)要求將有份負責參與研究的科學家將內部通訊轉交予委員會調查,再強調是為了確保科研質素。相當高尚的理由,但他這樣一而再,再而三地這樣著急地刁難科學家真的是為了「維護科學信譽」,還是「政治因素」?未知道答案?或者從他的背景我們可以找到一點端倪。

Rep. Lamar 2014 年收取化石燃料業的捐款為 US$112,050 / OpenSecrets 網站截圖

Rep. Lamar 2014 年收取化石燃料業的捐款為 US$112,050 / OpenSecrets 網站截圖

Smith 是共和黨人,一直以來都對氣候變化抱著否定的態度。強硬的態度可能是和金錢有關——他早前被發現在 2014 年接受的政治捐獻中,的捐款比起其他行業還要多,兩者關係相當可疑。衛報作家 John Abraham 更形容他為「氣候學家獵巫者 (Climate Scientist Witch Hunter)」。這樣稱呼他也毫不過份,因為遭受 Smith 「洗橫手」狙擊的不只是 NOAA,為了抗行總統奧巴馬的氣候政策,他早前亦聯同共和黨黨員將美國太空總署 (NASA) 的地球科學研究資助大幅減少約 $3.23 億美元,令研究工作大受大擊。他更曾批評國家科學基金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的用於氣候研究的支出是「無意義」的。總總行為不難令人猜想,究竟 Smith 是不是被背後利益集團所操控,受自身政治利益左右,多於真的為科學研究質素設想。

不要以為 Smith 是第一個政客試圖影響科學。 2012 年維珍尼亞州首席檢查官 Ken Cuccinelli II 也曾故意為難科學家 (同為共和黨人)同樣在沒有合理懷疑的情況下,要求調查氣象學家 Michael E. Mann 有沒有扭曲數據。為了應付這場歷時兩年之多的無謂官非, Dr. Mann 任教的大學籌款共 $600,000 打官司。試想像,原本這筆錢可以用於更有意義的地方,現在卻浪費在應付政客的無理指控。

少數得益 全民當災

最可悲的是視政治利益遠比國民利益重要的政客竟掌握了人類命脈,而更有傳媒幫助炒作。他們這種自私的不但令更多人誤信流言,更動搖了科學界的根基。最後?因為大眾不相信科學家,你和我都要替他的行為找數——面臨氣候變化帶來的惡果。 

所以,科學家、決策者以及相關部門共同擁有重要的責任去保護和支持科學家表述科研意見的自由。 [3]

科學應該是中立、受保護的一門學問,盡力為公共政策提供實用的意見。一旦丟進政治角力遊戲中,科學家和我們都會是輸家。不只是對於氣候變化問題,其他科學議題一旦遭受政治入侵,後果不堪設想。

至於現在,鬧劇又再造成傷害。十日後,將會是巴黎氣候峰會的大日子。地球和我們何去何從?我們的命運會不會繼續被這些政客愚弄把玩...?不知道,唯有 Hope for the Best , Prepare for the Worst. 

註:

  1. Sir Muir Russell, The Independent Climate Change E-mails Review, July 2010

  2. Nature, US science agency refuses request for climate records, 28 October 2015

  3. American Meteorological Society, Letter to Science Committee, 4 November 2015

發表意見